|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600章 怎么可能
  贝思甜知道这时候不能自乱阵脚,如果真的乱了,罗旭东就没人能救了,只有她能够救他!

  她救了那么多人,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离开。

  贝思甜坐在他床边的椅子上,放空自己的大脑,任由自己出神,她需要给自己一个缓冲的时间。

  二十多分钟的时间,贝思甜闭了闭有些酸涩的眼睛,深深吸了口气,然后集中注意力,将目光落在罗旭东的脸上,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面容,很大程度影响了她的发挥。

  贝思甜强行稳定下心神,孩子不能没有父亲,她现在必须冷静下来。

  罗旭东是受了重伤,流血过多以至于陷入重度昏迷的,他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止住了血,身上的伤口被处理过了。

  如果没有这些处理,罗旭东是没办法活着回来的。

  急救医生将他的伤口重新做了处理,因为血已经止住,倒也好处理了,只是病人失血过多,怕是要进行输血了。

  贝思甜轻轻抚了抚肚子,喃喃说道:“孩子,你们的爸爸现在需要妈妈的救治,需要本源精气神,你们乖乖的,要坚强一些。”

  抽取本源精气神制符可比输血要强百倍,但是因为怀孕,抽取本源精神力是很危险的,很容易伤害到孩子的根本。

  贝思甜尽可能的将这种可能性控制在最小的几率之内,罗旭东肯定是要救的,有一丝希望她都没办法放弃。

  “情况怎么样了?”杜凯博赶了过来,他听到消息的时候吓了一跳,忙放下手边的工作赶回医院。

  虽然贝思甜是个大夫,可是病人是亲人,很容易受到影响,这种影响可大可小,因人而异。

  贝思甜正需要杜凯博的帮忙,她说道:“杜院长,我需要在这里制符。”

  杜院长见她脸上带着坚定的神色,果断地吩咐医生们都出去,然后打电话关闭这个房间的监控,不允许存档。

  做完这一切,杜凯博很自觉的就要出去,却被贝思甜拦下来了。

  “还要麻烦你帮我。”贝思甜说道。

  那些仪器她不懂,澳门赌博网站:但是她需要很直观的数据,所以必须杜凯博的帮助。

  杜凯博自然是一万个愿意的,见识过魏仲源点灵成符的过程,他早就想看一看贝思甜的有何不同了,他以为这个愿望一辈子都不可能实现了。

  杜凯博知道贝思甜此刻心情沉重,同样严肃着一张脸,将所有人都挡在门外,然后将病房中央的帘子拉上,隔绝了外边人的目光。

  贝思甜拿出黄纸和毛笔,一手持符,一手持笔,动作优雅,带着一种无与伦比的飘逸气质,和魏仲源完全是不同的风格。

  看着一团浓如墨汁的青色光韵自贝思甜的手掌心泛起,随着她画符咒的速度增加,青色的光韵一直在向上泛起,逐渐将整张玄符包裹住,最后当贝思甜划出最后一笔的时候,青色光韵倏然消失。

  玄符紧随漂浮而起,顷刻自燃,转瞬便烧成一搓灰烬。

  玄符成!

  整个过程连三分钟都不到,因为不需要融入中草药,便节省了许多时间。

  玄符一成,贝思甜就觉得脚下有些不稳,一条腿往前迈了一步才站稳身体。

  杜凯博见状吓了一跳,只见贝思甜额头全是虚汗,脸色都有些发白了,这是虚脱的想象!

  贝思甜顾不上整理自己,将玄符给罗旭东喂了下去。

  不过,只有这一道玄符是不够的,罗旭东失血过度重度昏迷,已经不完全是补血就能有用的。

  不过若是再抽取本源精气神,贝思甜担心会对孩子有所影响,可如果不抽取,以罗旭东现在的状况,靠现在的医学水平,脱离危险的几率有些小。

  贝思甜轻轻抚了抚肚子,“妈妈会小心,你们要坚强!”

  她还是决定抽取本源精气神,以她多年的制符经验,她可以将度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只不过她自己怕是会累的虚脱。

  贝思甜稍稍休息了一会,便起身继续制符,杜凯博安静地站在一旁不敢多做打扰。

  罗旭东在喝下第一次符水之后,数据变化的并不明显,他皱了皱眉头,这不应该才对,以他现在的眼光,他知道贝思甜眼下所制的符应该是相当了不起的,怎么会没有一点起色呢?

  贝思甜再不会看仪器,却也看得懂那数据没有变化,已经捏好的黄纸放到一边,她皱起眉头凑了过去。

  拿出银针,贝思甜轻轻挑出罗旭东的一滴血液放入嘴中。

  杜凯博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场景了,知道贝思甜是在寻找原因。

  贝思甜闭着眼睛,仔细感受着舌尖上的血液,脸色倏然就白了,雪白雪白的。

  她睁开眼睛,踉跄着后退几步,一脸的绝望,无意识地摇着头,“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杜凯博见状也是吃了一惊,认识贝思甜这么长时间,从来没见她如此失态过,难道罗旭东身上还有其他的问题?

  “贝大夫,怎么了?”杜凯博只好问道。

  贝思甜眼神呆滞,缓缓转向杜凯博,两行泪就这么流了下来,吓得杜凯博也慌了神,忙上前不知道是该给她擦擦眼泪还是怎么的。

  “贝大夫别哭啊,这……这……您到底是怎么了?”

  贝思甜紧抿着嘴,眼泪直往下流,根本不受她的控制,让杜凯博一度认为罗旭东已经没了,可是看仪器上,他的数据还停留在刚才的状况,没有一点变化。

  贝思甜好似有着无尽的悲伤,此刻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一般,眼底充满了茫然,嘴里喃喃地吐出几个字。

  “他……斥符!”

  杜凯博怔住了,和玄医接触这么长时间,他当然知道斥符是什么意思,罗旭东的身体抗拒符水,换句话说,贝思甜的符水再厉害,对罗旭东是无效的!

  杜凯博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之后也有些不知所措,罗旭东这样的情况,只能在重症监护室当中待着,一旦遇到生命危险就抢救,除此之外他们没有更好的办法。

  原本觉得有贝思甜在,罗旭东不会有事,可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斥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