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599章 纷乱
  “是受伤了,虽然处理过,不过还是能够闻到细微的血腥味。”吴岳凯说道。

  贝思甜皱眉,这里边到底有着什么隐情,贝佳乐为什么会知道罗旭东在什么地方?

  她倒不是怀疑什么,如果真有什么,在第一次的时候就有了,她只是心里疑惑,她担心这是什么人筹划好的圈套。

  贝佳乐如今是什么心思谁也不知道,她没有见过贝佳乐,是好是坏也不知道,她不想也没办法从旁人的嘴中去判断一个人。

  和老爷子说的一样,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安心地等待消息。

  可是这心如何能够安的下来。

  “她去看父亲了吗?”贝思甜只好说些其他的话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吴岳凯摇摇头,“帮佣说她只是在石子路上停顿了片刻,甚至都没有多看一眼。”

  贝思甜有些意外,可是却又有一种预料之中。

  她知道贝佳乐和贝德旺之间一定有着秘密,他们之间的故事如何,只有等一方清醒,或是找到另一方为止。

  她觉得有些可惜,如果再早来一步,就将贝佳乐堵在红漆大院里,这样她也能够见一见这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孪生姐妹了。

  “她叫你姐姐,或许你出生比她早一些。”吴岳凯说道。

  贝思甜点点头,想起什么问道:“老爷子,真的和我很像?”

  吴岳凯说起这一点也是感到十分惊奇,“何止是像,简直是一模一样!若非我熟悉你的感觉,根本分辨不出来!”

  他和贝思甜有着一种难以名言的牵绊,他一直觉得这种牵绊和之前做过的怪梦有关系。

  也正是因为这种牵绊,所以在贝佳乐出现的一瞬间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可是两个人真的太像了,他即便感觉到不对,也不敢当即承认什么或是否认什么,直到贝佳乐转过身来,他才真正意识到。

  至于哪里出现的破绽,吴岳凯也说不上来,但是他就是知道那不是丫头。

  贝思甜听后更是想要见一见贝佳乐,她无法想象看到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站在对面,说着和自己不同的话,有着和自己不同的人生,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我问过邱教授了,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只有一种可能,我和贝佳乐是同卵双胞胎。”贝思甜道,“可即便是同卵双胞胎,能够完全一模一样的也不多。”

  “也不是没有,我以前也见过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只不过那些人并非我在意的人,当时也只不过感到惊叹罢了。”吴岳凯叹了口气。

  现在换成他在意的,这种感觉就变得古怪起来。

  贝思甜一直没有离开红漆大院,也没有心思去给贝德旺治疗,她在等待罗旭东的消息。

  这种等待无疑是煎熬的,尽管吴岳凯一直和她聊着天,她也是心神不宁,是不是就会看一眼电话,或者看一看门外,总觉得会有人从大门进来,带来她需要的消息一般。

  “老爷子,您再打电话问一问,看看怎么样了。”贝思甜说了第次这样的话,吴岳凯也第次开始打电话。

  方向下电话通,吴岳凯摇了摇头,其实他知道不会这么快有结果的,就是这中间的距离,赶过去就需要一定时间,再加上找人呢。

  不过为了避免贝思甜太过焦躁,他还是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的打,反正他是中将,没人敢不耐烦。

  贝思甜从上午等到下午,又等到傍晚,她在客厅当中不肯去休息,来回来回走动,心跳一直就慢不下来,终于在七点多的时候,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罗旭东找到了!

  贝思甜几乎是跑过来的,目光紧紧盯着吴岳凯脸上的表情,想从他的神情当中看出些什么。

  吴岳凯拿着电话筒不住点头,最后嗯了一声挂断电话,转头对贝思甜说道:“人用飞机带回来了,受了伤,你跟我去一趟吧。”

  只要没死,贝思甜去了肯定有办法!

  贝思甜忙点头,跟在吴岳凯身后向外走去。

  汽车离开红漆大院,向着罗旭东的部队开去,这还是贝思甜第一次去罗旭东的部队。

  路上,她呼吸很低,心里做了一万种设想,最后脑子里乱成了一团乱麻。

  具体的情况吴岳凯也说不好,电话中到底说的不清楚,不过听说人已经重度昏迷,已经送往军区医院进行救治。

  路上,吴岳凯接到电话,罗旭东已经转院去了300医院,听到这个消息,他眉头一皱,只有在军区医院束手无策的情况下才会进行转院,转到大医院!

  他让司机转了方向,向着300医院驶过去。

  贝思甜心里七上八下的,好不容易到了300医院,下了车她就赶往军人急救室。

  300医院本身就是军人医院,军人看病是有优先权的,而且有绿色通道,像是罗旭东这样的情况,直接就走了绿色通道。

  贝思甜到的时候,罗旭东已经住进了重症监护室,目前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人一直是重度昏迷状态,随时都有休克的可能性。

  饶是贝思甜有了心理准备,也觉得脚下一软,幸亏陈金良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

  他和李云峰早就到了医院。

  “让我进去!”贝思甜声音低沉沙哑,小脸一片雪白,却只能强撑着。

  陈金良和李云峰相视一眼,都看向吴岳凯,见吴岳凯点点头,两个人玻璃窗里边的医生说了一下,医生给打开了门。

  贝思甜快步走了进去,来到罗旭东的病床前,就看到罗旭东口鼻上带着氧气罩,清俊的容颜此刻一片苍白,紧闭着双眼,即便昏迷当中,也是眉头紧皱。

  人说医不自医,其实并非给自己看不了病,而是很容易受到情绪的影响从而判断失误。

  现在贝思甜看着静悄悄躺在床上的男人,这个走进了她心里的男人,不言不语,在她来到他跟前的时候,第一次没有将他的目光投过来。

  贝思甜脑海此刻纷乱无比,像是一个普通的家属一般,竟有些看不出罗旭东的状况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