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595章 隐情
  “很多人都是你这样的想法,可宴会听说请来的不止一位将军!”

  几个夫人边说边笑,都当成了茶余饭后的消遣话题。

  云夫人安静地坐在一旁,这件事她是知道的,她和程夫人是闺中密友,所以这件事程夫人并没有瞒着她。

  也因此,她如何都没有想到,一次宴会上遇到的孕妇大夫,就真的是一位了不起的大夫。

  云夫人每次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心里想着不论再来多少遍,她的决定怕是都不会改变。

  所以她没什么可后悔的,只是以这样的方式和这样一个人物邂逅,让她分外感慨。

  天降福的名字逐渐在各个地方流传开来,马天来作为第二大股东和天降福的实际决策者,是越来越忙,各种宣传营销手段层出。

  贝思甜这个甩手掌柜,此刻在程振国的家里。

  这是那次急救之后,第一次来看少年程天吉。

  程天吉早就醒了,虽然仍旧躺在床上,身体没什么力气,但是精神状态比之前好了不少。

  见到贝思甜出现,程天吉眼睛一亮。

  “感觉怎么样?”贝思甜站在床边问道。

  程天吉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没什么感觉,身体好似没有似的,脑袋下边都感觉空荡荡的,而且和以前一样,想到什么食物都没有胃口,身体好似有了排斥一般,什么食物都无法接受。

  “想喝水。”程天吉说道。

  贝思甜拿出小瓷瓶,一旁的程振国目光落在这小瓷瓶上,这瓷瓶和之前贝思甜用过的不一样,应该不是符水。

  “喝了吧,特意给你准备的。”贝思甜递过去。

  程天吉点点头接过来,喝了一口就停了下来,抬头疑惑地看着贝思甜说道:“这不是水。”

  因为有味道,是什么味道说不出来,不过似乎并没有恶心的感觉。

  “能喝下去吗?”贝思甜问。

  程天吉想想那味道,犹豫了片刻点点头,仰头喝下去了,刚喝完就看到贝思甜又递过来一个小瓷瓶。

  “再喝点这个。”

  这个小瓷瓶当中装的是符水。

  刚才的那个,只不过是贝思甜特质的算是蔬菜汁一类,有轻微的蔬菜味道,她想想看看程天吉对食物排斥到什么地步。

  还好,微量的蔬菜汁并没有让他产生排斥的心理,这才又给了他符水,维持他身体所需,提高免疫力,防止继续衰竭。

  喝完这些,程天吉的胳膊从被子里露出来,朝贝思甜伸出手。

  一旁的程振国一怔,不知道他这是要做什么,贝思甜却嘴角含笑将手递过去握住少年的手。

  少年轻轻握了握贝思甜的手,说道:“上次姐姐握了我的手,这次要握回去,我怕以后没有机会了。”

  程振国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在房间里待不下去,转身就出去了。

  贝思甜心里也被触动了一下,这少年很清楚自己的状况,他知道自己再有一次肯定活不了的。

  贝思甜面容很是柔和,拉着少年的手说道:“姐姐会想办法治疗你的病,你尽可能地配合姐姐好吗?”

  程天吉笑了笑,点点头,对此没有过多的话,不知道他是觉得没有希望了,还是有其他的想法。

  程振国出去后,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程天吉忽然问道:“姐姐,你怕血吗?”

  贝思甜一怔,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为这样一个问题,想了想说道:“要看是什么血了,如果是指被刀划破一个口子,我是不怕的。”

  程天吉认真地看着贝思甜,半晌又问道:“如果是很多很多血呢,里边还有肉,不完整的肉呢。”

  贝思甜默然,她忽然意识到这少年似乎是想要表达什么,她刚想要问两句,就看到程天吉忽然紧闭了双眼,张口想要吐。

  她忙将话咽了下去,拿出一根香点燃在他鼻下扫了扫,少年睁开有些发红的眼睛,抹了抹眼泪,这是因为刚才干呕流下来的。

  “姐姐,这香真好闻!”少年好似不记得刚才的事情了,眼睛看这贝思甜手里的香很感兴趣。

  “这是安神香,可以让你晚上睡得很深沉,可以养精神的。”贝思甜笑着将香掐灭,然后递到他手里,“送给你吧,晚上睡觉之前一个小时点上。”

  程天吉欣喜地结果熏香,小心翼翼地拿在手里,怕不小心将香弄断了。

  “姐姐,你能把柜子上的盒子递给我吗?”程天吉脸上有了一些笑容,但因为太瘦,脸上没有肉,笑起来反而有些可怖。

  贝思甜却没有因此而有异样,转身将一人多高的柜子顶上的一个铁盒子拿下来递给他。

  程天吉打开盒子,里边装的是很多的零钱,有钢镚有纸票,面额都不是很大,最大的也只有两块钱。

  程天吉将盒子捧到贝思甜面前,问道:“姐姐,这些够吗?”

  贝思甜一怔,“这是做什么?”

  程天吉有些赧然,挠挠头说道:“我上一次听见姐姐和我母亲的对话了,姐姐的药都很贵的,而且姐姐要存奶粉钱,这些是我以前存下的零花钱,要是不够我会继续存的。”

  贝思甜顿时感觉哭笑不得,差不多的话,从不同人嘴里说出来,意思是完全不同的。

  程天吉是真的以为她在存奶粉钱,而且他眼里那种,姐姐你怀着孕还要来给我看病,真的很辛苦的意思,让她不由地嘴角上扬。

  这样一个纯善的少年,如果真的因为病痛的折磨离开人世,就太可惜了。

  “这香是姐姐送给你的。”贝思甜摸了摸他的头。

  程天吉脸上发红,“是不是钱不够啊?”

  “不是的,等将来你自己挣钱了,再来跟姐姐买药吧。”贝思甜笑道。

  程天吉捧着盒子怔住了,是啊,这些钱是不是他存下的,也是来源于父母哪里,不是他自己挣得。

  “我挣的钱,姐姐要吗?”程天吉抬头问道。

  “嗯,将来你挣了钱,姐姐就要。”贝思甜笑了。

  离开程天吉的房间,贝思甜坐在客厅当中,程夫人有些局促,想问问情况。

  “夫人,他以前经历过什么血腥的事情吗?”贝思甜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