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590章 说话
  药膳开始分批次上桌,澳门赌博网站:热菜一共十八道,凉菜九道,汤品三种,除了这些,还有粥羹,都是以单品小份上桌,每人一份。

  酒水是魏家提供的,每个推车上都有六坛子酒,封上都有酒的名称,可以自己选择喝哪一种酒,服务员会根据要求为你倒上。

  热菜凉菜基本上都是田家提供的技术和方子,这一次的主要宣传对象并不是在菜品上,而是在汤粥羹一类。

  提供给众人的是小份,并非贝思甜小气,而是加入符水的药膳是有定量的,不是喝的越多越好,过了这个量虽不至于说如何,但是补的过剩,也对身体也会产生负担。

  就像补多了会流鼻血会上火一样。

  知情的人都知道面前这些小份的汤羹一类是好东西,除了这些,桌上摆上的三种汤品也都是天降福出品的,定然也是加入了那主药的。

  吴岳凯对桌上的菜不是很感兴趣,在那一车车酒被推出来的时候他的全部注意力就都吸引过去了。

  虎骨酒喝着虽然不错,但是劲太小了,他喜欢和烈酒,可惜身体状况不允许。

  其他的酒不知道喝起来怎么样?

  贝思甜见状无奈地笑了笑,开口说道:“老爷子,您还是喝虎骨酒吧,如果你想换换口味,我再给你酿其他的酒。”

  吴岳凯脸都皱成了一团,现酿的酒或许是好,但要等到很久以后,他现在就想喝!

  当着这么多人,吴岳凯可不好意思闹脾气,一股气息从鼻子里喷出来,他默默压下肚子里的酒虫,抬眼看了李学军一眼。

  李学军忙移开视线,装作没看到的样子,绝对不会和老首长的目光碰上。

  吴岳凯气的心里直哼哼,他是不是应该换一个勤务兵了?

  刚才就是这小子跟丫头使眼色,才让丫头注意到他这边,别以为他没看到!

  尽管吴岳凯没有表现的太明显,但架不住这一桌全都是会察言观色的人,老将军的神色落入他们的眼里,他们心里就跟明镜似的。

  吴岳凯对贝思甜的态度几乎可以用宠溺来形容!

  周必武感到一些惊奇,虽然知道他们关系亲近,吴岳凯对贝思甜极为关照,却没想到关系亲密到这个地步,像是自家人一样。

  周必武和吴岳凯是相识的,以前一起参加过维和,还多次凑在一起进行野战训练,对彼此都有不少的了解,所以他对吴岳凯如此表现更为惊奇一些。

  这两年似乎吴老将军的身体好多了,是因为有贝思甜调理吧。

  菜品一个个上来之后,宴会厅议论的声音稍稍大了一些。

  这时候主持人拿起话筒给大家介绍起菜品和汤品。

  主要介绍的自然是天降福的药膳。

  三个主要汤品是虫草花滋养汤、当归羊肉生姜汤和银杏桂花圆子汤。

  三个汤品都是加入了魏仲源的符水,属于中级药膳,将其中的功效加大了很多倍,还有一些其他的功效,喝了这样的汤,很大程度可以提高免疫力。

  主持人介绍完这三种汤品之后,很多人的目光便从菜品上转移,看向了那三个瓷盆的汤品,量很足,味道不知道怎么样。

  每桌配备四个服务员,专门为客人盛汤布菜,服务非常到位,让不少老总也感到很满意,这国宾酒店本身的服务就是一流的,只要舍得花钱。

  汤品介绍之后,服务员很自觉的给每个人盛了一小碗汤,谁想喝哪一种口味的,都可以提出来。

  不少人虽然好奇,但是都抱着浅尝辄止的心态,毕竟有钱以后类似的补品没少吃,都吃腻歪了。

  不过大多数人喝过之后,觉得并没有想象中那种油腻的感觉,反而让人感觉有一种淡淡的清爽滑口,喝完了还想继续喝。

  大多数人,包括邰总在内,都将汤碗里的汤喝的一点不剩。

  三个瓷盆看着大,但是八个人一分基本上就没多少了。

  邵思敏还想喝第二碗的时候,瓷盆当中已经空了,她只好抬头对服务员说道:“那个圆子汤再加一份。”

  服务员听后不禁相视一眼,其中一个说道:“非常抱歉夫人,主办方只准备了一份。”

  邵思敏闻言皱了皱眉头,“为什么不多准备一些?”这未免太小气了!

  这个问题服务员就回答不了了,主办方是这样要求的。

  这时候一个轻笑声响起,同桌另一位夫人轻轻掩嘴,见邵思敏看过来,不由地说道:“多来几位夫人这样的,天降福还没开业就要破产了,您可知道这一份汤品要多少钱吗?”

  邵思敏不满这女人的随意插话,而且她话中的讽刺意味很浓,这让她十分不舒服,反驳道:“我倒要听听多少钱,就算再贵也应该以满足来宾为主,我们是来捧场的,难道连一顿饱饭都不管吗?”

  这话说的太没有水平了。

  罗旭华皱起眉头,低声说道:“别说了。”

  邵思敏也知道自己有些头脑发热了,但是她说的也是实话,只不过这么说多少有些难看。

  那夫人身旁的男人笑着打圆场,“天降福的东西的确是贵,这样一份汤品要四百二,我当时知道也是吃了一惊的,难怪每个人都是定量了。”

  这也算解了邵思敏的围,这种地方若是吵起来,可真是太丢人了,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可不想因为这种事在圈子里出名。

  邵思敏听到这个价格嘴角直抽抽,这一份汤就抵别人下好几顿馆子了,还是那种高档点的饭店,怎么会这么贵!

  正想着,她微微转头看到罗旭华看她的目光带着寒意,心头一颤,脸上有些挂不住,闭嘴不再说话,心里很是埋怨贝思甜。

  他们可是亲戚,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提前支会一声吗?

  邵思敏都不知道自己在埋怨什么,不过一旁的罗旭华却是陷入深思,这汤的价格刚才主持人可是一句没提,为什么桌上会有人知道?

  他扫了一眼自己这一桌,又扫了一眼其他桌,众人看向那汤品的目光是不同的,这说明知道的人不止一个。

  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帝道独尊http://bqg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