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589章 提问
  很多人都知道魏仲源,澳门赌博网站:听到中级药膳的主要由他提供,都有些恍然,怪不得要限量销售呢,那高级药膳的主药是由谁提供的?

  话说回来,这主药到底是什么药?

  温老板是吃魏仲源那一套的,听说主药由他提供,心里就有了底,心思也活络起来,但是有些人是不吃魏仲源那一套的,虽然听过魏仲源的传说,但是没有亲眼见过,就觉得那些人是夸大其词,把有些事说的太玄了。

  众人又提了几个问题,郑启威和马天来相继回答,解了很多人心里的疑惑,就开始有不少人对天降福的药膳动心,就是罗旭华也动心了。

  只是罗旭华却在犹豫要不要谈合作,毕竟贝思甜是从盛华集团离开后才开办的天降福,也就是说这些原本都属于盛华集团的,是被他和邵思敏生生推出去的,现在再找人谈合作,未免有些打脸,而且很疼的那种。

  台下又有一个老总举手示意,主持人快步走到跟前,将话筒举过去,那老总看上去三十五六岁的年纪,没有大肚子,身高修长高大,算的上在一众大肚子老总当中很是英挺的。

  “台下的问题一直都是马老板和郑副院长在回答,不过大家都知道天降福的大股东在这里,能不能请贝总说两句。”

  这位老总姓邰,是个真正的大老板,跨国集团的总裁,与多个国家大型企业保持着长久的合作,也因此,国家对他有了一些优待政策,希望他能带动国家经济发展。

  这位邰总以前的主要阵地不在国内,国内利用这些政策将他拉回国以此带动经济发展,比很多国企老总的地位都要高。

  他也是马天来这次请来的企业当中最为重量级的一个,这也是为什么别的人都不说这话,他却敢,因为他有这底气,也想趁着这个机会认识一下贝思甜,借助贝思甜认识那些大佬。

  所以他主动‘招惹’贝思甜。

  马天来看了贝思甜一眼,这样的场合如果贝思甜能够说两句自然是最好的,这要看她的意思了,如果她没打算讲话,他就给推了。

  主持人迟疑了一下,看向马天来,马天来正看着贝思甜,见她几不可见地点点头,就笑着下台将话筒递给她。

  贝思甜站起来,拿起话筒说道:“晚上好,应这位先生的要求,我也说两句,我的本职其实并不是企业家,而是一个医生。”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下边的邵思敏差点翻个白眼,还有这么缺心眼的人呢,这里来的都是大老板,你又是天降福的大股东,这时候怎么能说自己不是企业家,硬着头皮都要承认,反正有人给你解围!

  “和老马哥创办这个公司的初衷自然是为了能够将药膳推广,让更多人因此而受益,天降福作为新生企业,还需要大家多多支持,这次的宣传会也是这个目的,让大家能够了解天降福的产品,那么这位邰先生,您有什么问题就问吧。”贝思甜说道。

  这个时候当然不能说是为了挣钱,自然是要说几句漂亮话的,这也不是假话,药膳推广出去,的确是为了让大家受益,只不过这成本很高,所以受益群体会有一个分类。

  邰景林看着贝思甜大大方方地讲话,眉宇之间隐含浅浅的笑意,谈笑自如,虽然挺着大肚子,却有着一番不一样的气质。

  “贝总说自己不是企业家而是医生,这倒是让我很是意外,我想知道,天降福的药膳真的可以药到病除吗?”

  一旁的马天来几不可见地蹙了一下眉头,这个邰总今天是怎么了,刚刚他太太和郑启威已经说过,虽然不能立刻见效,但见效时间十分快速,且没有副作用,现在邰景林直接就将‘药到病除’这个概念说出来,会让很多人都这么认为的。

  现在贝思甜否认也不妥,承认更加不妥,邰景林这是什么意思?

  马天来心里有些不悦,请邰景林是为了让他的身份给天降福添彩的,不是让他来为难贝思甜的!

  贝思甜笑了笑,说道:“想必邰先生事物太繁忙有些累了,因此没有听到刚才郑副院长的那番话,这药膳虽不能说立刻见效,但是见效速度很快,邰先生?”你听明白了吗?

  众人大概没想到贝思甜这个大股东笑语嫣嫣的将话给怼了回去,很显然并不买这位邰总裁的账,跨国集团老总又怎么样,人家也是有着身份背景的。

  众人以为会有一场好戏看,邰景林却笑起来,“贝总真性情,刚才打瞌睡来着,多谢贝总解惑。”

  贝思甜笑容不变,“您客气了。”

  邰景林问完之后就没有人再有疑惑了,再有疑惑也等私下问,因为听说下边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

  吃饭!

  一些听到了风声的人对这顿晚饭很好奇,一些知道底细的人对这顿晚饭很期待。

  今天晚上的晚饭,包括酒水在内,全部都是采用中级药膳以上,甚至还会出现高级药膳。

  高级药膳最便宜的也在五百以上。

  中高级药膳就是意味着符水,虽然不是纯符水,但是配合着各类中草药,喝下对身体十分有好处。

  这样一桌符水药膳餐食,可谓是大手笔,这样一桌要多少钱才能下来,没有人估算过,但绝对不是大家伙能够承受的,即便一些大佬,也不会这么奢靡!

  众人低声议论着接下来的药膳,罗旭华和邵思敏坐的这一桌也有几个听到风声的,罗旭华安静地听着,对接下来的药膳也感到有些好奇。

  不过这让他更为郁闷,越是对这药膳了解的多,他心里就越是烦闷。

  邵思敏也有这样的感觉,这原本都是盛华集团的,可是贝思甜一直藏着掖着,怎么也不肯明说,甚至到现在了,他们作为贝思甜最为亲近的亲戚,都不知道这药膳的成分到底是什么,还是从同桌的人嘴里听到的,也仅仅是猜测。

  她对贝思甜十分不满。帝道独尊http://bqg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