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581章 权利是个好东西
  贝思甜和吴岳凯进屋的时候,贝德旺正皱着眉头在那说话,声音很小很密集,贝思甜仔细听了听,里边没有完整的话,只有某些词汇在一直重复。

  从里边的确能够听到之前听到的那几个词汇,翻来覆去一直说,贝思甜没有靠近贝德旺,静静地看着他,从他的神色当中倒是的确能够看出好转。

  而且既然能够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了,说明贝思甜的药奏效了。

  因为贝德旺之前过激的行为,贝思甜不敢过分靠近他,如果能够进行针灸配合治疗,效果会更好。

  贝思甜看着贝德旺,眼底并没有多少情绪,和看待普通病人是一样的,让她将眼前这个男人当做父亲,她实在难以做到,这和他是否痴傻疯癫无关。

  针灸的念头一起来,贝思甜就压制不住了,打算等贝德旺熟睡之后对他进行医治。

  回到客厅,吴岳凯知道她这念头,说道:“也好,如果能早些见效,说不定能够早点知道真相。”

  贝思甜点点头,抬眸问道:“老爷子,您有旭东的消息吗?”

  吴岳凯放下茶杯,摇摇头说道:“我是不能介入到任务当中去的,除非是我下达的任务指令,不然我连打听都会引起忌讳。”

  贝思甜肩膀微微塌下去,她明白的,只不过现在没有得到罗旭东消息的途径,这才会问吴岳凯。

  吴岳凯知道她在担心,说道:“执行这种任务,没有消息才是最好的消息。”

  因为一旦传回消息,绝对不会是成功的消息,这种任务成功的话就像水融大海悄无声息,而如果有消息,绝大多数都不会是好消息。

  贝思甜听了吴岳凯的解释,心下倒是松了口气,伸手捂住肚子,不敢随意抚摸了,邱教授告诉她,没事不要随意抚摸肚子,容易导致脐带绕颈。

  “有时候权利真是个好东西。”贝思甜轻声说道。

  上辈子从来没有因为这个发愁过,因为玄医是摆在明面上的,玄医印在手,再加上一身医术,走遍天下都没问题。

  这边玄医的地位也很高,但是尴尬的是,目前能够做到点灵成符的只有贝思甜和魏仲源。

  她更为特殊一些,所以一旦暴露在那群不明目的的玄医视线当中,肯定会带来很大麻烦,只有她一个人的话她自是不会在乎,但是现在还有了三个孩子。

  不为别人考虑,也要为三个宝宝考虑!

  “别想太多了,现在的步伐沉稳也快速,就按照现在这个节奏走下去就没问题,旭东那里你要暂时忍一忍了,他或许从来不和你多说什么,但是他真的很拼命的。”吴岳凯说道。

  罗旭东为了能够给妻儿营造安全和谐的环境,现在是玩了命一样,这次任务回来,他的军衔又要变一变了,那个副字肯定是要去掉了。

  罗旭东立下这么多军功,对于如此快速的升任也有人有了不同的声音,但是这些声音一起,军部都会拿出罗旭东的军功说事,那些声音也就不攻自破。

  这就是罗旭东一直拼命的原因,让那些试图阻碍的人闭嘴,让自己升的更快速。

  吴岳凯知道罗旭东不是一味的傻干,他很聪明,知道从各个方面去拓展自己的人脉,在他潜伏的那些年,就已经拥有了极为有影响力的势力,覆盖面很广的关系网。

  总参第九部是个很特殊的部门,里边固定就是九个人,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不论军衔大小,只要是总参第九部的,便谁也不能命令谁,有些人相互之间都不知道对方的信息。

  同时这九个人获得特殊权限,可以发展自己的势力,这样做的风险是非常大的,因为军部允许他们发展自己的势力,是为了能够更好的为军部充实力量,完成军部交代的任务。

  可如果这些人一旦有了反心,或是被利益所诱惑,将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

  所以九个人之间相互监督相互牵绊,形成一个制衡。

  罗旭东并非其中的佼佼者,但也绝对不会差,尤其是在年龄上占有很大的优势,又立下一等功不久,所以总参第九部对他也很是重视。

  罗旭东就是想趁着这个机会,迅速往上走,政策是会变的,一旦政策变了,适应还需要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就白白浪费了。

  贝思甜叹了口气,她只好让自己尽可能的不去想罗旭东,这样心情或许会轻松一些。

  和老爷子聊了会天,贝思甜就准备回去了,她有些乏了了,临走的时候她给贝德旺留下一些药物,让他先喝着,针灸也不是随便就针灸的,她还要再回去想一想。

  回到家之后,贝思甜刚刚歇下,外边就来了人,是费学勤来了。

  费学勤本来是拜访贝思甜的,但是被魏仲源拦在了外边,告诉他贝思甜正在休息。

  费学勤看着眼前一脸漠然的魏仲源,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感觉。

  他进门之后就看到魏仲源在院子的梅花石桌便上看书,澳门赌博网站:他道明来意,却被拦下来,一副等贝大夫睡醒之后再说的架势,俨然给人一种看家护院的感觉。

  若是不认识这人,费学勤自然不会有什么多余的想法,但是魏仲源现在是唯一一个可以做到点灵成符的玄医,现在居然在给人看家护院?!

  这说出去谁会信呢,反正他若非亲眼所见,是绝对不会信的。

  “没关系,我可以等的,我是南方来的云泉流派,久仰魏先生和贝大夫的大名,所以找机会来拜访一下,唐突的地方还请见谅。”费学勤笑呵呵地说道,远远比在程夫人那里显得谦逊有利。

  “那就坐在这里等一等吧,她才刚刚睡下。”魏仲源本想继续看,就看到费学勤不断瞥着眼睛往这边看,当即便合上笔记。

  这是贝思甜给他的心得体验,他怎么能随便给旁人看!

  他现在还不知道这是贝思甜给他准备的玄医符经,这个不是原版,而是贝思甜针对魏仲源的情况挑选总结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