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568章 气度
  贝思甜平日里和魏家来往也颇多,澳门赌博网站:所以当即就去了魏家。

  魏元卿知道他要来,一早准备好了果汁,没办法,贝思甜怀孕了,现在只喝水和果汁。

  “我听仲熏说了,贝大夫是想要一些陈酿的药酒是吧。”魏元卿笑呵呵地说道。

  “是的,我想要些不同功效的酒,都想要陈酿的,大概要供十五桌人左右,按照每桌八人的规格。”贝思甜笑着说道。

  “这个好说,仲熏说完以后,我就找人列了个单子,这是不同功效和年份的,贝大夫可以看看。”魏元卿递给贝思甜一张清单。

  他一点犹豫都没有就拿出来了,自然是知道贝思甜不会白拿,肯定是带了好东西,钱魏家不缺,这一点谁都知道,贝思甜也不可能用钱来买,这东西可不是用钱衡量的。

  魏元卿很期待贝思甜拿什么来谢谢他,她手里的东西,都是好东西。

  贝思甜拿着清单扫了一遍,上边的种类不下二十种,数量有多有少,年份都在百年以上,看来是魏家时代珍藏下来的。

  这酒可是好东西!

  魏家还有很多其他年份的酒,但是魏元卿特意挑的都是百年左右的,很显诚意,也希望她一会用来感谢的东西,能对得起这酒的价值。

  贝思甜计算了一下,要了八十余坛陈酿,年份都在百年,药效有五种,基本上满足众人所需。

  这样八十余坛百年陈酿,如果按照魏家现在在市面上出手的一些药酒来计算,至少要十余万元!

  贝思甜计算之后,也被这个数目惊了一下。

  决定要多少,自然也要拿出相当价值的东西来才行,谁家的东西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贝思甜家底可不如这些老牌家族丰厚,但是她脑子里的东西多,还是对方所需要的。

  魏元卿看到她拿出两本手抄本放在了桌上,心里一顿,随即激动起来,这里边记载的,难道是关于玄医的一些法则?

  “魏老先生,这是我手抄的玄医符经第一册,当是我的谢礼。”贝思甜将两本手抄本轻轻推到魏元卿面前。

  魏元卿闻言蓦然睁大了眼睛,“你说什么,玄医符经!”他说完,慌忙拿起那两本手抄本,又觉得自己动作太过鲁莽,忙变得小心起来。

  他一页一页地翻着,越翻越是激动,随后将两本手抄本放在桌上,倏然站起身来离开了客厅。

  贝思甜见状不由地一怔,看着魏元卿消失在门口的身影,不知道他去做什么了,正奇怪的时候,魏元卿又风风火火地小跑着回来了。

  他手里捧着一个小盒子,快步进了大厅,然后将小盒子小心翼翼地放置在桌上,拨动上边的密码,便听到里边有什么东西在转动,啪的一声响,随后他又从怀里掏出一把钥匙,伸进锁眼,才将小盒子打开。

  贝思甜看到魏元卿如此这个盒子,或者说盒子里的东西,大致已经猜到这里边是什么。

  魏元卿从里边小心翼翼地拿出十数章泛黄的纸,其中有几张已经开始掉渣了!

  他从中挑出五张纸,然后又轻手轻脚地翻开贝思甜给的手抄本,开始一点一点找起来。

  贝思甜也不打扰他,安静地在一旁喝着鲜榨的果汁。

  “哈哈哈,一模一样!”魏元卿拿着手中的残页对比着贝思甜的手抄本,尽管他已经将残页上的内容背了下来,但还是忍不住想要去对照一遍。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终于知道这篇的上文是什么了!”魏元卿一个人拿着放大镜在那里喃喃自语,宛若神经病一样。

  终于将五页纸都对照着找了出来魏元卿缓缓放下放大镜,抬头看着贝思甜,“贝大夫,这……真的是要送给我?”

  贝思甜笑笑,“算是答谢魏老先生的酒。”

  魏元卿摇头,“我就算再给你一百坛,也远远比不上这玄医符经的价值,这是无价的!”

  要知道这玄医符经是所有玄医的圣经,哪一家收藏的玄医符经多,这个家族当中出的玄医也就会多,他魏家一共收藏了近二十页,一册都包含了一些,也因此家族里才会出这么多有水平的玄医。

  贝思甜笑了笑,“只有体现出它的价值它才是有价值的。”

  玄医符经曾经作为玄医的基础,是所有玄医都会依照的基础,内容囊括广泛渊博,虽说是基础,但被称作玄医的圣经也不为过,成就了很多的玄医。

  玄医符经也是贝思甜的入门基础,在承袭师父的衣钵之前,她将玄医符经研究的很透彻,倒背如流,她不能将自己的传承完全流传出去,但是却可以将玄医符经拿出来供有心人士学习。

  玄医这个职业本就稀少,贝思甜不希望它消失在历史长河当中。

  魏元卿听了贝思甜的话肃然起敬,就单论贝思甜这份胸襟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贝大夫,这玄医符经对我的吸引力太大了,我实在说不出不要的话来,今后但凡贝大夫有需要的,尽管找我魏家,在所不辞!”

  八十坛百年陈酿就换来这无价之宝,魏元卿不知道该庆幸自己的气运,还是该庆幸遇到了贝思甜这样的人物!

  贝思甜准备走了,酒的事情解决了,玄医符经也以正当的理由送了出去,这只是第一步,她希望在她有生之年,能够看到玄医繁花似锦的那一天。

  她不是个伟大的人,她没有更多的志向去复兴玄医,她只是在能力范围之内,做她能够做到的,至于如何挣扎,是否能崛起,就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贝思甜这辈子,可不打算太难为自己,白得的一生,悠闲一点更好。

  魏元卿珍而重之的将第一册的手抄本放入盒子里,一重重地锁好,然后再次放入书房的保险柜当中,亲自送贝思甜出了门。

  “别送了,魏老先生回去吧。”贝思甜说完上了车。

  魏仲熏一直在外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贝思甜上了车,就赶紧踩油门准备走了,免得老头子怪他将那点私藏都宣扬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