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567章 准备
  对于周必武一直在关注她这件事好理解,因为她和贝佳乐长得很像,但对于他总是参与自己的一些活动,她就有些不能理解了。

  不过前后两次周必武并未做什么多余的举动,贝思甜也就默认了,对方到底是个中将,她还真不能不给这个面子。

  更何况这件事对她只有利没有弊,多一个这么大军衔的实权将军参加,对宣传会可是有好处的。

  马天来心中澎湃,在香港的时候举办的宴会也没有这么重量级过,那时候请再多的大佬,也都是一些黑道上的,不能搬到明面上,手里的权利仅限于自己地盘上。

  可看看这场宣传会的与会名单,马天来就觉得心潮澎湃,这些人都是看在贝思甜的面子上来的。

  “排场不要太奢华。”贝思甜说道。

  马天来一怔,张了张嘴,很想说越是大官越是爱看排场,但是接下来贝思甜的话就让他闭嘴了。

  “来的都是有身份的人,明面上的奢华会让人诟病,尤其是一些新闻媒体,很容易会钻这个空子,如果给与会人员按上铺张浪费的名声,咱们的宣传会就会害了他们。”贝思甜道。

  马天来一听觉得很有道理,可是大官到底是大官,如果太简单,只会让人觉得不重视他们,那样可是要得罪一票人的。

  贝思甜将他露出愁容,笑道:“咱们不如来个低调的奢华。”

  马天来一怔,这怎么个低调的奢华?

  “会场所有的食品都采用中级药膳规格,特定的几种采用高级药膳规格。”

  贝思甜的话让马天来一惊,“这样的用量会非常多的,那位魏先生可以在短短时间供应过来吗?”

  “宣传会不采用自助餐形式,那样魏仲源吐了血也折腾不过来,全部采用定量,用国人传统的餐桌模式。”贝思甜说道。

  马天来苦笑,这样魏先生八成也得累吐血,不过这就不是他该操心的了。

  “菜单我来定制,饭店的厨师最好有我们的人监制,符水要我们自己人亲自放进去。”

  马天来仔细听着,认真地记在心里,如此一来,刚刚安排妥当的场地事情,又要重新再商定了。

  厨师当中放入自己人这种事,人家国宾酒店能同意吗,到时候再商量商量吧,符水这种事,的确不能让外人知道。

  不过参会的人,尤其是那几个重量级的人都知道贝思甜的身份,这样对宣传也有很大的好处。

  “吃食上是这样,酒水咱们自己提供,我想想办法,看看魏家有没有一些陈酿药酒提供。”

  马天来默然,贝大夫这是打算将魏家挖空吗……挖空了好!

  贝思甜说完之后,马天来就准备走了,他得赶紧去准备,本来敲定的事情现在有了变化,还要重新商议,眼看着时间已经临近,都算是迫在眉睫了。

  场地他一开始是极尽奢华的布置,现在还要重新布置,不过贝思甜也说了不能太寒酸,就按照正常会场布置就行,真正的奢华体现在吃食上。

  “对了,宣传会的名单不要外泄,那天肯定会有媒体过来的,当权人士都不允许拍摄,只有咱们内部知道就好。”

  马天来都起身来,听见贝思甜这话又重新坐了回去,他有些着急,“贝大夫,这样一来宣传效果就达不到了!”

  他这次就是想靠着那些当权人士的名头让天降福一炮打响,现在不让宣传哪行。

  “咱们不能总顾及那些人的想法啊。”

  贝思甜见他着急,笑了,“曝光的人有郑启威一个就够了,就用他的名头宣传,这是他自己说的。”

  “可……”

  “听我的,这些人的身份曝光出来,只能是给自己找麻烦,大众知道了是会胡言乱语的,不过我也没打算捂紧他们的身份,通过其他渠道,将他们的身份扩散出去,少数人知道就可以了,你应该明白我说的少数人都是指的哪些人。”

  马天来怔忪片刻,就恍然明白了,贝思甜这是要让天降福走高端产品路线,就像是奢侈品一样,绝大多数的人只是听说然后向往,购买能力却要看自身能力。

  这样一来的确是可以,虽然不会说一炮打响,但是这些人的影响力可是相当厉害的,到时候在上层圈子里只要流传出一些画面或是传言,他们就会闻风而动。

  而且天降福并非那些奢侈品一样完全属于上层社会或是政要军人所专享,还出了很多亲民的产品,价格在可接受范围,送礼也绝对不会寒酸。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我这就去办!”马天来抖擞起精神,如果最后效果好的话,天降福的名气会比他想象的还要大!

  这名气自然也是建立在产品质量至上,他们的底气也是来源于此,这一点马天来从来没有怀疑过。

  年芳华也跟着走了,贝思甜打算去一趟魏家和田家。

  不多会,魏仲源就过来了,一起过来的还有魏仲熏。

  “我需要你帮忙。”贝思甜笑着说道。

  自然也不是要他白帮忙,贝思甜将这次宣传会的事情说了,魏仲源听后毫不犹豫地点头,“没问题。”

  “这么快就答应了,我还准备了交换条件呢。”贝思甜笑道。

  魏仲源正色说道:“你救过我的命,这么点小事还要交换,你尽管跟我说就是了。”

  他不喜欢贝思甜如此客气,她知道贝思甜并没有把他当做自己人,至少她和魏仲熏说话的时候就很自然,不会这么客气,还要交换。

  尽管魏仲源这么说,贝思甜还是准备用一些制符的方法交换,当然不会说的这么明白,直接教给他,然后再让他制符,这也是他目前来说最需要的东西。

  “仲熏,你家有没有陈酿的药酒一类?”贝思甜问道。

  魏仲熏懒散地躺在沙发上,“有啊,很多呢,十几个酒窖呢。”他毫不犹豫就把老头子那点珍藏给卖了。

  贝思甜一听大喜,“一会我去见一见老先生。”

  她打算和魏元卿做一笔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