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566章 杂牌子
  贝思甜走了以后,邱老师就开始教导罗旭平了,她问了罗旭平几个问题,他都答上来了,于是便加深了一些难度,罗旭平就有些傻眼。

  邱老师见状笑了笑,差不多摸到罗旭平的底,准备开始给他辅导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其实过的很快,罗旭平尽管基础差,但是学的很认真,而且脑子很灵活,给他辅导起来并不费劲。

  邱老师见状倒是很欢喜,不怕基础差,就怕态度不认真,如今罗旭平不仅态度认真,头脑还很灵活,想要提升成绩很快的。

  辅导老师辅导的学生进步的快,直接就能体现老师的水平,她自然是高兴的。

  十一点半的时候,罗旭平回家吃饭去了,八岁的孩子自己来自己走,邱老师还有些不太放心。

  “没关系的,我是男人,老师放心吧。”罗旭平的样子都笑了邱老师。

  罗旭平走了以后,邱老师回到家里准备做饭了,中午的时候她丈夫回来,看到桌上放着的一个礼品盒子,端起来看了看,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邱老师闻言一边系上围裙,一边说道:“一个学生家长送的,说是药膳,可以清肺润嗓止咳。”

  邱老师的丈夫往桌子上一扔,“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天降福这牌子听都没听过,要是田氏药膳还凑合。”

  邱老师抿嘴一笑,“人家的一点心意,田氏药膳多贵呢,一盒就得三十多!”

  她之前看了看,这里边不添加防腐剂,有效期在三四天左右,正好她最近有些咳嗽,嗓子有些不太舒服,可以喝了,不管多少钱,也是花钱买的,省的浪费了。

  一盒是四个小盅,包装倒是非常不错,送人看着挺有面子的,可惜是个杂牌子。

  现在市面上有好几家药膳品牌非常不错的,其中以金穗药膳、美家美药膳和田氏药膳比较有名气,其次也有几个不错的食品牌子,做的也都不错,这天降福的确是听也没听过。

  邱老师倒是不在意这个,毕竟她辅导学生是收费的,学费不低呢,这个只是家长的一点心意而已。

  罗旭平补习的事情算是落定,贝思甜也算放下心了,只要他肯努力,一年级的课程还是非常简单的。

  这天年芳华忽然接到程夫人的电话,叫她去打麻将,她心里咯噔一下,程夫人现在还有心思打麻将?

  而且听程夫人的语气似乎很高兴,她儿子好了?

  年芳华心中犹疑,马天来却说让她去。

  “她肯定是想告诉你什么才让你去的,不管是怎么样,她既然叫了,咱们不能不去,这样得罪人,不过这次去,你可能要受些委屈。”

  年芳华笑了笑,“只要不是大委屈就行,一些酸言酸语的我都能忍着,这件事毕竟是我莽撞了,还连累的贝大夫跟着受那些言论。”

  想到程夫人当时对贝大夫说的话,就是她都有些生气,居然问贝大夫是不是缺钱,现在好了,人家把符水真正的价值说出来,你又不肯付钱了。

  年芳华还是去了,到了那里,并不是真正的打麻将,而是几个贵妇人一起聊天,她还在这些女人当中发现了云夫人。

  云夫人见到年芳华也很意外,她记性好,也记起了那个怀着孕的夫人,似乎是个大夫来着。

  程夫人看到年芳华只是点点头,神情淡淡的,转头又和其他人聊起天来。

  年芳华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坐在一旁,没有贵妇人和她说话,她也不主动上前攀谈,只是听着这些人聊天。

  “您可算是可以松口气了,为了天吉这几年您可没少操心。”一个贵妇人说道。

  另外一个跟着附和,“是啊,如今找到了可以医治天吉的人,我们都跟着松口气,这么小的孩子,却要受这么大的罪!”

  年芳华微怔,转念就明白过来,程夫人今天叫她来,不过是让她代为传递消息而已,告诉贝思甜,他们不需要她,也能治好自己的儿子。

  程夫人就是这个意思,如果主动跑到贝思甜面前说,一个是太掉价,还有一个她自持身份,这样不免显得有些幼稚,可是却又咽不下心里这口气,于是才叫来年芳华,让她在一旁听着,总会传到贝思甜耳朵里的。

  “程姐,这位大夫是什么人?”云夫人开口问道。

  程夫人放下茶杯,笑道:“是我家那位,托了很多关系才找到的,是个非常特殊的大夫,听说是位高人,使用的药和咱们吃过的都不一样,听说是没有颜色的,像是白开水一样,但却是有奇效!”

  “还有这样的药!”

  “是啊,从来没听说过中医有这样的药,要是夫人不说,我们都不敢相信。”

  贵夫人们都惊叹起来,这话若是别人说的,听听乐乐也就算了,但这话是程夫人说的,那就不一样了,更何况人是她男人找的,那肯定是真的。

  年芳华听完手一抖,茶水差点撒了,这说的不就是玄医吗!

  没有人注意到她的神情,只有云夫人注意到了,即便年芳华很快敛去脸上的惊容,还是被她察觉了。

  这个人知道那药是什么!

  云夫人立刻就有了判断,既然知道那药是什么,八成也知道对方的身份,她其实是知道的,正因为知道,所以她才明白年芳华也知道。

  可是一个香港来的老板夫人,怎么会知道这样隐秘的事情?

  云夫人心中有了疑惑,便留意起来,同时也有些奇怪程夫人为什么会请来年芳华,让她旁听如此隐秘的事情。

  看样子还是刻意在她面前提起来一般,是想通过她的嘴告诉谁吗?

  年芳华一开始根本没打算告诉贝思甜的,平白给她添堵,可是现在却不得不告诉她,因为里边牵扯到玄医,这个信息就变得至关重要起来。

  年芳华有些坐不住了,她想尽快回去将这件事告诉贝思甜,于是寻了个借口,向程夫人致歉,离开了这里。

  程夫人嘴角微微露出笑意,真想看看贝思甜郁闷的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