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562章 脆弱的少年
  因为电话里说着不方便,澳门赌博网站:杜凯博和贝思甜也没有过多说什么,他主动要求和贝思甜通话,也是在变相地告诉程夫人,眼前这位大夫不简单,可以信任。

  程夫人的确对杜凯博主动要求通电话印象深刻,她知道自己看走眼了!

  挂断电话,程夫人态度变得客气了很多,“非常抱歉贝大夫,你的年龄太具有欺骗性了,也是我见识少,没想到还有如此年轻却如此有本事的医生!”

  程夫人做了这么久官太太,城府是有的,与其遮遮掩掩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然后态度变得客客气气,倒不如大大方方道歉,给对方的印象会更好一些。

  贝思甜笑笑,不以为意,道:“药可以喝了吗?”

  “可以可以,你随我来。”程夫人笑着说道。

  年芳华见此,一颗心陡然放松下来,不愧是贝大夫,一通电话就让这位高傲的像孔雀一样的夫人客气起来。

  再次回到少年的房间,贝思甜轻轻坐到一旁椅子上,对床上的少年说道:“我这小瓷瓶当中装的是水,你喝下去身体就能好起来。”

  程夫人欲言又止,又想告诉贝思甜这样他是听不到的,谁知道床上的儿子却倏然睁开眼睛,看着贝思甜道:“你骗人,这里边装的明明是药!”

  程夫人张大了嘴巴看着儿子,他醒了?还是一直没睡!

  贝思甜微微一笑,转头对程夫人说道:“我想和贵公子说会话,单独的。”

  刚才一转念程夫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儿子这是不想和人说话才装睡,醒来一点惺忪感都没有。

  贝思甜既然能让他睁开眼睛说话,或许也能让他喝下这样药,而且这么一会的关系,她们又都在外边,应该不会有事的,想着,她就叫着两个帮佣出去了。

  等人都出去了,贝思甜笑道:“我这就是水,不信我给你倒出来你看看。”

  少年正懊恼刚才贸然开口,以母亲的精明,肯定被她发现了,如今听贝思甜一说,皱眉道:“你别骗我了,我刚才都听到了!”

  “不信你看看。”

  贝思甜说着将小瓷瓶当中的符水倒进玻璃杯中,然后在少年面前晃了晃,道:“你看这是药吗?”

  少年瞪着玻璃杯,眼睛里露出一抹疑惑,然后看向贝思甜,“那也不能证明它是水,我输液的药也是没有颜的。”

  “你输液的药是注射的,这个是喝的,不信你尝尝,要是有味道你大可以吐掉。”贝思甜道。

  少年对水并不排斥,不吃饭或许还能坚持,可是不喝水可不行,他拿过贝思甜手中的玻璃杯,先是凑近了闻一闻,的确没有闻到什么味道,便双唇抵住杯沿儿,极小地抿了一口。

  砸吧砸吧嘴,他发觉真的没有味道,看了贝思甜一眼,将整杯符水都喝了下去,正好口渴了,本来也应该喝水了。

  贝思甜见状笑了,“刚才的确骗了你,刚才喝的那真的是药!”

  少年一脸无语,“你骗人,那肯定是水!”

  贝思甜哈哈笑起来。

  看着贝思甜笑,少年更是无语,“你倒是没骗我,可是你骗我母亲了,你跟她说你是医生,我喝了你的药就能好,现在却给我喝水,我母亲那么聪明,这样是不会给你钱的!”

  贝思甜见他一本正经居然在替她发愁的样子,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不给我钱你担心什么?再者说了,谁说这个没有用的,你喝下的确是可以补充营养的。”

  少年脸一红,有些恼怒,“谁在担心你了!”

  其实他刚才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有这种担心,明明是这女人骗了母亲,他应该更向着自己家才对,现在却是胳膊肘往外拐。

  可是刚才贝思甜柔声细语的话还在耳边,他以为自己还会听到一些惊呼声,然后窃窃私语说着他如何如何可怖之类的话。

  “反正不管用我是不会让母亲给你钱的!”少年将头往另一边一转。

  贝思甜笑笑,轻轻拍了拍少年的头,“我该走了,这第一瓶药是送给你的。”

  说着,她站起身来,却被一只骨瘦嶙峋的手抓住。

  少年转过头来看着她,“你刚才拉了我的手,我要拉回来!”

  贝思甜见状眼神柔和了许多,道:“拉回来了,我们扯平了”说着,又稍稍用力握了握他的手,只感觉手心当中都是硬硬的骨感,“这个等有机会了你再握回去。”

  少年转过头来,冲着贝思甜露出笑容,“好。”

  他没想到,自己差一点就再没能做到。

  看着少年脸上欢喜的笑容,贝思甜心中感慨,这孩子,只有给他一点点的暖意和善意,他就会特别珍惜。

  符水给他喝下了,只要没有斥符现象,基本上可以迅速补充身体营养,不过这样不是长久之计,必须让他能够自己进食,通过进食补充身体所需。

  贝思甜和程夫人没有太多的话说,给少年喂了药,她就准备离开了。

  “贝大夫,那药多少钱,我现在就结给你,不能让你白忙活。”程夫人也是个会做事的,不过这话中的意思,仍旧是把贝思甜当做趁机挣钱的大夫了。

  贝思甜露出淡淡地笑容,“我和这孩子投缘,第一瓶是我送给他的,第二次就要开始收费了,不过这药很贵的。”

  “那就多谢贝大夫了。”程夫人不以为意,他们都花了这多钱了,自然不在乎一瓶药,再者说了,再贵能贵到哪里去,一瓶进口的药可是要上百块一瓶,还能比进口的药更贵?

  贝思甜离开了,年芳华将她送了回去,然后将事情和马天来说了说。

  马天来摇头直叹,“你看着吧,这程夫人早晚后悔自己有眼不识泰山!”

  年芳华一把抓住要走的马天来,瞪眼道:“我全都是靠猜测行事,你总也该告诉我贝大夫的真正底牌了吧!”

  马天来一脸为难地看着她。

  “我可是你老婆,我和你是一体,你站队了我自然帮着你,一荣俱荣一损俱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