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561章 你认识杜院长吗
  换成任何一个人站在程夫人现在的角度来看,澳门赌博网站:贝思甜都是一个市井百姓且年轻到过分的孕妇,哦是大夫。

  程夫人同意她进来看看她儿子,也是因为那句可以给他生机,现在她拿出一瓶来历不明的药就要给她儿子喝,她怎么可能同意!

  就算他儿子真的病入膏肓了,也不能随随便便喝这种药!

  贝思甜明白程夫人的顾虑和现在的想法,所以她说完仔细想了想,有没有能证明这药没问题,还能让程夫人信任的人。

  “冒昧问一句,前段时间贵公子就医的医院是哪里?”贝思甜问道。

  “300解放军医院。”程夫人皱眉说道,已经有心让贝思甜离开了。

  贝思甜挑眉,猜的果然不错,这并非是巧合,300医院在全国都很有名,大多数从外地来北京就医的人,都会优先选择这个三甲医院,除非是一些其他的专科病症,会找在专科方面尤其突出的其他医院。

  “夫人可认识杜院长?”贝思甜问道。

  程夫人认识杜凯博最好,那样即便是贝思甜提供的号码,她也会信,如果不认识,那就让她打办公室的电话,转到杜凯博那里。

  程夫人自然是认识杜凯博的,她和丈夫来到北京之后首先找到的就是杜凯博,希望他能给介绍这方面的专科医生,或者300医院当中是否有相关的治疗方案或者治愈好的病例。

  当时杜凯博就想到了贝思甜,可是考虑到贝思甜当时刚刚怀孕,一个是没好意思打扰她,还有一个是顾虑贝思甜的意愿。

  因为周必武的清醒,杜凯博又亲身参与到这件事当中,所以他对那些制出坏水的玄医也有了一些了解。

  他很了解贝思甜现在的顾虑,像程振国这样的身份,八成是要扒贝思甜身份的,那么到时候可能就包不住了。

  虽然程振国身居要位,但和整个医学界比起来,还是医学界更为重要一些,所以思来想去,杜凯博没有提贝思甜。

  他只是没想到,贝思甜居然会对这样的病症感兴趣。

  程夫人听她开口就提到杜院长,显然也是认识杜院长的,不由地有些诧异,“认识。”

  “如果夫人有杜院长的电话,可以给他打电话问下这药是否能吃,如果没有,我可以给你办公室的电话,让他们办公室主任给你转接。”贝思甜说道。

  程夫人见贝思甜轻描淡写地说着这些话,心中顿时惊疑不定起来,她给人的感觉和杜院长很熟悉似的,难道真的很熟悉?

  程夫人见此,决定打电话问问,一个是弄明白心中的疑惑,一个是如果这药真的能吃呢?

  程夫人有杜院长办公室的电话,他和自己丈夫有些交情,这次来北京主要就医的医院就是300解放军医院,自然不免会多接触。

  “电话在外边。”程夫人说着,就往外走去。

  贝思甜也不好单独留下,跟着出去了。

  程夫人翻了翻电话本,拿起电话筒拨了过去,电话响了一会就有人接了,听声音自然是杜凯博无疑。

  “您好杜院长,我是程振国内人,是的,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是这样的,我请了一位大夫,嗯她给我儿子开了一瓶药,因为我也没见过这样奇特的药,在这方面我也不懂,所以能不能到您那里做一下检验,毕竟这药是提前准备好的,在她给我儿子看病之前就准备好了。”

  程夫人一边说一边想措辞,万一两个人真的认识的,她也是将自己的顾虑说出来,她这样的怀疑是个正常人就会有。

  杜凯博闻言大感奇怪,这电话本身就挺奇怪的,现在居然让他检测用药?

  “是什么药?”杜凯博问。

  程夫人看向坐在沙发上的贝思甜,扫了桌上的小瓷瓶一眼,说道:“我也不太清楚是什么药,装在一个收口的白小瓷瓶里,我是想看一下的,不过这位大夫宝贝的很,不肯给我看,说是定量的,少一滴都会减少药效。”

  程夫人语气当中带着一抹笑意,恕她见识少,从来没听说过有这样娇气的药,少一滴就减少很多药效,这也太夸张了!

  杜凯博闻言一顿,脑海当中立刻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小瓷瓶,他忙问道:“那小瓷瓶底部是不是有着贝字的字样?”

  程夫人听出杜凯博言语当中的急切,愣了一下,开口道:“稍等一下。”

  她将话筒小心地放到桌上,然后走到茶几旁,以眼神询问贝思甜是否可以看看,见贝思甜点点头,便拿起小瓷瓶微微倾斜,见地步果然一个是贝字。

  这应该是这年轻大夫的姓氏吧。

  程夫人回到电话旁,重新拿起电话,道:“的确是有一个”

  “可以吃,没问题的!”杜凯博张了张嘴,贝思甜居然在程振国那里!

  他很想说一句这位大夫是位很厉害的大夫,说不定就可以治好你儿子,但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

  以程振国的尿性,要是刨根问底,他该怎么说?

  程夫人顿了顿,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她不由地回头看了贝思甜一眼,见她坐在桌旁,姿态从容,从气质忽然变得不一般起来。

  “那”程夫人想问问这药有什么不同,可是问了她也不是很懂,而且显得很不信任杜凯博一般,这很容易引起他的误会。

  杜凯博听电话里说了一个字就不说了,问道:“我可否和贝大夫说句话?”

  程夫人接下来的话全都咽到肚子里去了,她惊异地看了一眼贝思甜,听杜院长的意思,这贝大夫很不一般啊,应该不会是认错人了吧,或者是这位贝大夫的长辈一类的,毕竟她也太年轻了,也就二十岁吧。

  “杜院长,在我这里的是一位年轻大夫。”程夫人提醒了一句。

  “我知道,贝大夫本来就很年轻。”杜凯博道。

  程夫人再无怀疑,忙将电话筒给了贝思甜。

  贝思甜走过来接过电话,笑着说道:“杜院长,很久没联系,一联系就给你添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这算什么麻烦,没想到你会管这件事。”杜凯博在电话那边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