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557章 循循善诱
  两个孩子哭着道了歉,他们的家长就沉着脸离开了,贝思甜和徐永光打了声招呼也带着罗旭平离开了。

  徐永光在这里边就是和稀泥,他也只能和稀泥,贝思甜是无所谓的,她本也没打算从这两家人手里要出赔偿,也没必要赔偿,总体说起来,罗旭平没吃亏。

  看到对方的脸色,贝思甜就满意了。

  李云峰看的恨不得把脚趾头上的两个大拇指也竖起来,嫂子真不是一般人啊,那嘴皮子利落的,一句话顶别人三句话,每句话说出来都让对方不好反驳。

  不对,应该是她每句话说出来要不就是给对方挖坑呢,要不就是给后边的话做铺垫。

  “终于明白你什么意思了!”李云峰感叹道。

  陈金良脸上露出得意之色,“哥什么时候骗过你,你看到的也就是嫂子练练嘴皮子,你还没看到她真正的本事呢!”

  定制礼服最后都能让人给她付钱,这可不是靠嘴皮子就行的。

  “连长,你说咱咋碰不上这样的姑娘!”李云峰嘿嘿笑着开始磨嘴皮子。

  陈金良嗤笑一声,“你碰上了能怎么着,想要这种女人当媳妇,首先你智商就要高,像副团长那样的,还有一个说法怎么说来着,情商吧,这玩意也得高,要不然哄不住!”

  李云峰也就是说说,这种女人用来佩服就好了,要是当了媳妇,总感觉会矮一头。

  学生都留在学校上课了,澳门赌博网站:贝思甜临走的时候对罗旭平说道:“要是再有人骂你,就揍他。”

  秦氏嘴角抽了抽。

  罗旭平重重地点点头,然后回到教室去上课了。

  贝思甜和秦氏出了校门口,看到赵有才母亲正站在门口,见她出来,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那眼神有些阴冷。

  看着她走远,秦氏脸上有些难看,她拉住贝思甜的胳膊,说道:“小甜儿啊,看那娘们的样子说不定还会找咱们麻烦,你可得小心着!”

  别人都没事,说破天了被打一顿,可是贝思甜是万万不能受到伤害的。

  “放心吧娘。”贝思甜笑道。

  她看出赵有才母亲不是个善茬,吴彪看着厉害,其实是个纸老虎,真要让他动手,他未必敢,虚张声势的成分多,但这女人不一样,有些阴险。

  而且从她的一些言谈话语当中能够听出来,她家里应该认识一些人,所以才会觉得自己很硬气。

  贝思甜自然不可能没防备,不过那女人明着动手的可能性比较低,八成都是回家去找人准备整治他们了。

  这样也好,问题上升到大人的角度上就更好解决了,如果只是孩子们打架,她还真不好多做什么。

  晚上罗旭平放学回家,就来到贝思甜的小院。

  “今天的事你想过了吗?”贝思甜问道。

  罗旭平点点头,贝思甜真的让对方有苦说不出,明明自己的孩子被打了,还要道歉。

  可是他很多话都记在心里了,却不知道怎么能够达成这个效果。

  “你心里是不是在想将来该怎么做?”

  罗旭平点点头,他希望能像哥姐这样,不但能让自己过得很好,也能够护着身边的人。

  “反驳要有理有据,要针对对方的话,寻找对方的弱点,做到这些,至少不会让自己吃太多的亏。”贝思甜说道。

  罗旭平点点头,随后茫然地问道:“怎么才能做到这些?”

  贝思甜见他问到重点,笑着说道:“拓展自己的知识面,好好学习,或许有的知识看起来用不到,可是真的学到了,总会在不知不觉当中用上。”

  罗旭平想了想就知道贝思甜的意思了,的确是这样,贝思甜反驳那两个家长的话都是建立在有一定认知上,没有这些认知,贝思甜嘴巴也没办法这么利落,更没办法吓唬住他们,将形势逆转!

  罗旭平想通了这点,忽然就涌上来想要好好学习的渴望,他懂得越多,就会明白的越多,当他站的比别人高的时候,就会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风景,眼界不同,思想不同,自然而然很多事就会更好解决。

  “知识意味着你前进的方向,你想要保护家人,知识是基础,能力是辅助,更重要的是看你的力量,姐说的力量不是蛮力,而是你的影响力,这些话你记在心里,将来总有一天你会想明白的。”贝思甜说道。

  罗旭平认真地听着她说话,真的将这些话悉数记在了心里,为他将来在政治这条道路上高歌猛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罗旭平尽管比同年级的同学大了两岁,可是学习却很吃力,他努力的听着,少了出去玩的时间,多了翻书的时间。

  班主任袁萍已经给他联系了补习老师,在每周六日的上午和下午分别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去老师家里学习,不过费用也相对较高,是按照次数收费的。

  对此贝思甜没有异议,多少钱也得花。

  补习的事情定下来,贝思甜才算是真的松口气,这周末她准备带着罗旭平去补习老师的家里,目前补习的是语文和数学。

  这天下午,贝思甜正在院子里悠闲地晒太阳,年芳华来了。

  马天来最近忙着开业的事情,也顾不上年芳华这段时间在干什么,就知道她很忙。

  “贝大夫,我今天来是有件事想和您说说的。”年芳华坐在沙发上说道。

  “请说。”贝思甜脸上带着浅笑。

  “您还记得上次在盛华集团的宴会上见到的那位云夫人吗?”

  贝思甜微怔,随后想起这个人是谁,同时也想起了那个得了厌食症的孩子。

  “我刚到大陆的时候,经过几个夫人介绍,倒也和那个孩子的母亲有过两面之缘,所以当时听到云夫人说的时候,我总觉得似曾相识。”年芳华笑道。

  没有不透风的强,那家人再怎么不愿意宣扬,只要有人知道,就会一传十十传百,每次传还都要告诉对方不要告诉别人。

  “我看贝大夫对那孩子挺上心的,这段时间我就打听了打听,那孩子期间因多器官功能衰竭差点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