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531章 丢了西瓜捡芝麻
  说话的女人红唇带着笑,正在看着贝思甜,似乎没有介意年芳华的态度。

  “小孩子的生命力是强,但心理太脆弱了。”她摇头说道。

  通常这么说的人,身边都有类似的情况发生,才会发出这样的感叹,不过看她脸上并未有难过的样子,应该不是自己的亲人。

  “人都很脆弱。”贝思甜不置可否。

  那女人美眸又在贝思甜身上流转片刻,问道:“夫人贵姓?”

  “免贵姓贝。”贝思甜礼貌地回应,她看得出来这女人并不是想要找茬。

  “我姓云,夫人是医生?”云夫人问道。

  贝思甜笑了笑,“是的,中医。”

  云夫人唇角勾了勾,“中医啊,那看来是帮不上忙了。”

  虽然这么说,但她并没有失望之色,心中定然从未指望过能在医院外边找到好的医生,但眼里也没有轻视之色。

  虽没有轻视之色,但对中医不以为然是肯定的。

  贝思甜微微垂眸,“云夫人想找什么样的医生帮忙?”

  “自然是经验丰富的,见过各类疑难杂症的。”云夫人说道。

  她看样子只是随口聊聊,没想过在这种地方找医生,可为什么又和她们两个陌生人说这些,一副想要找医生的样子。

  “云夫人心不诚。”贝思甜看着她说道。

  云夫人闻言一怔,随即笑了,站起身来,剪裁得体的西服裙子将她还算好的身材勾勒出来,她来到贝思甜二人这一桌,问道:“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请坐。”贝思甜说道。

  年芳华无所谓,她也有些好奇,好奇这女人的身份,看她的样子,不像是一般人家,身边也没有男伴。

  “夫人真是厉害,这么快就反驳回来了。”云夫人笑着坐下,“心诚不诚也要分地方的,在这样的地方,若是找合作伙伴或许诚心,可找医生,我说心诚,夫人信吗?”

  贝思甜笑了,这人倒是有些意思,因此便多问了一句,“夫人可以将病症描述一下,说不定我可以帮夫人。”

  云夫人笑笑然后叹了口气,澳门赌博网站:“是我的一个朋友,她的孩子得了厌食症,已经有一年之久了,十来岁的孩子现在骨瘦如柴,大腿还没有胳膊粗,外表看上去十分可怖,寻遍了医生也没有治好,说是要从心理医治,这孩子原本生性乐观,很阳光的一个孩子。”

  说起这个,她嘴角的笑容便消失了,没看到那孩子不知道,但凡看到都会露出十分吃惊且惊恐的眼神。

  那眼神像是看怪物,厌食症没有给孩子太大的精神压力,倒是周围人的目光给了她灭顶性的压力。

  那孩子如今休学了,连家门都不敢出,每次有人到他家里,他的房门也是紧闭,连点声响都没有。

  年芳华听在耳朵里,好像觉得在哪里听见过这件事,只是突然之间想不起来了。

  贝思甜听的认真,厌食症她倒是见过两次,那时候她还没有正式成为玄医,跟在师父身边见到的。

  有一个病患有着非常严重的厌食症,严重到一点点东西都不肯吃,师父来到的时候,这个人已经在弥留之际,强留不了了,最后即便给他喝下符水,也无力回天。

  还有一次也是个类似的病症,只不过每天进食量少的可怜,而且都是被强灌下食物,虽然活着,但是整个人就像是骨头架子一般,一身皮紧包着骨头,模样可怖,出门差点被当地百姓当成活死人给烧死,还是被师父给救了下来。

  师父一开始利用符水维持这个人的生理需求,而后逐渐增加药膳类的师父,这个人很抗拒,被人往下灌都要吐出来。

  贝思甜看的出,他其实是愿意配合治疗的,但他自己根本控制不了自己,吃下去不吐出来整个人就要疯掉似的,至少给当时的贝思甜是这样的感觉。

  师父知道强灌的手段对这种病症在一定程度上会有加重的可能性,因此只得另想办法,这个人喝符水倒是没有抗衡的现象,因此贝思甜出主意,在制符的时候能否加入一些带味道的草药活着蔬菜。

  当时师父瞪了她一眼,瞪的她莫名其妙,后来她才知道符水是不可改变的,所有加进去的东西都是无色无味。

  但是师父却因此受到启发,想尽办法将一些可以做饭的草药加入,制成了没有颜色却有味道的清水。

  是的,那已经不能称之为符水了,虽然没有颜色,但因为有了味道,便失了符水的效力。

  那人刚开始只能勉强喝一口,强撑着不吐,慢慢地开始逐渐加量,因为味道相当,一个月以后开始吃真正的食物,那人闭着眼睛吃下,倒也能接受了。

  她和师父离开的时候已经过了三个月,那人已经能够正常进食,量比一般人少了一倍,却比他往日多了很多倍,维持身体机能完全没问题了,而且随着病情好转,会恢复的和正常人一样。

  贝思甜成为玄医之后,就再也没有遇到过厌食症的患者,她很想亲手试试师父制作的那种只有味道没有颜色的清水。

  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厌食症的患者。

  “国内这样的病很少,都说要用心理疗法,可治疗了这么久一点效果都没有。”云夫人叹了口气。

  “夫人可否带我去见一见那个病人?或许我能帮上忙。”贝思甜‘见猎心喜’,直接提出要求。

  云夫人闻言笑了,“夫人,恕我直言,他们刚从国外回来,也没有特别好的办法,国内请了几个专家,同样是没有作用,您这样年轻,怕是经验不如这些医生丰富。”

  年芳华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看了贝思甜一眼却是什么也没有说。

  贝思甜也不是第一次被人质疑,甚至都有些习惯了,闻言说道:“试试又有何妨?”

  云夫人却是摇了摇头,之所以说一说这件事,是因为谈论到了孩子,话赶话说到这里,对方身份不一般,她哪里能随便带个人过去看看,这件事本来就不愿对外宣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