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530章 和想的不一样
  邵思敏站在罗旭华身边嘴角含笑,并没有阻止他这一举动,因为就算想阻止也晚了。

  “看大哥很忙,就没过去打扰你。”贝思甜浅笑道。

  罗旭华很忙,邵思敏其实也比较忙,只不过两个人忙的重点是不同的,如果关系真的十分要好,她完全是可以找邵思敏的,所以现在这不过是个托词。

  罗旭华也明白,不再多说。

  他和贝思甜两句话的功夫,已经将彭宝成的目光吸引过来,他颇感意外地看了罗旭华一眼,然后看向马天来。

  马天来凑近在他耳边说了两句,彭宝成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思甜,尽量找些人少的地方,你现在怀着孕不方便,别碰着了,有什么事直接找我就行。”罗旭华说道。

  他的时间不多,能够和贝思甜说上几句话已经不错了。

  “好。”贝思甜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应声道。

  “晚上回去有车送吗?”罗旭华不太放心地问道。

  其实说起来贝思甜还是被邵思敏给拉过来的,本来就大着肚子不方便,罗旭东不在身边,他就不免担心,万一要是在这晚会上或者晚会前后出点什么事,他还不得郁闷一辈子。

  “有的。”

  “那就好。”

  罗旭华说了两句就准备撤了,却不想听到彭宝成说了话。

  “原来罗总和贝大夫有着如此深的渊源,要不是老马哥告诉我,我还想不到呢。”

  难怪贝思甜会有邀请函,不过既然是夫家的堂哥,那关系应该算是很亲近才是,为什么邀请函却是白色金边那种最低级的?

  这不免让彭宝成心中有些想法。

  一旁罗旭华听到彭宝成以如此熟稔的语气和贝思甜说话,不由睁大了眼睛,看看贝思甜,又看看彭宝成,不知道他们怎么会认识的。

  邵思敏暗道一声自己刚才看到的果然没错,脸上带上笑,上前挽住贝思甜的胳膊,说道:“弟妹真是见外,来了也不说找我,大概也是我太忙了没顾上,对了思甜,你怎么和彭总认识的?”

  贝思甜轻轻将胳膊从邵思敏的手臂当中抽出来,说道:“意外认识的。”

  意外认识的这种说法囊括太广泛了,根本一点信息都没给提供,完全没有参考价值,邵思敏当然不满意,而且贝思甜居然将手臂抽走了,这是不是有些不给面子啊?

  邵思敏压下心头的不满,也没有再去挽贝思甜的胳膊,她不好当着面去问她怎么和彭总认识的,不过私底下肯定是要问明白的。

  这时候有几个人来到彭宝成身边,和他说了聊了会,彭宝成回头对贝思甜说道:“贝大夫,澳门赌博网站:我先失陪,明天我准时过去接您。”

  贝思甜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明天去看看他夫人的状况,是否有斥符现象,好进行下一步。

  其实贝思甜也想多看一些脑部的病患,哪里是弱项就看哪里,只是上辈子这样的病患不多,就算有大多数也给关在家里或者当做死人处理了,对外不会声张。

  “思甜,这是……”罗旭华张了张嘴。

  “他是我的病人。”贝思甜不好将人家的私事说的太明白,只能这么说道。

  罗旭华恍然,原来是这样,“思甜的水平真是越来越高了!”

  他是真心赞叹,贝思甜要是没有一点真水平,不可能入得了彭宝成的眼。

  邵思敏面上不显,心中却不以为然,彭宝成之所以找到贝思甜看病,八成是因为田家的缘故。

  她这么想,却没有往深处想,如果是因为田家的缘故,为什么不直接去找田家看病,还要绕个圈子找贝思甜。

  罗旭华还要说什么,却有两个人端着酒杯走了过来,他还想再问些什么,却没了机会,只得转身去应酬,邵思敏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转身走了,没有留下来的打算。

  马天来也跟人去一边说话,年芳华走了过来,说道:“贝大夫站久了累吗?我给你找个地方坐一坐?”

  面对年芳华的善意询问,贝思甜脸上的笑容真实了许多,“谢谢,站一会没关系,夫人不用管我。”

  “这种场合有我家老马在呢,用不着我上阵,再者说了,这边的贵妇人我也都不认识。”年芳华说的倒都是实话,只不过这不是她留下的理由。

  两个人说着,向墙边走去,在角落里有几对沙发桌椅,可以人们休息,不过大家都在忙着交流感情,哪有时间坐下来。

  所以这里也只有一两个坐在这里,贝思甜和年芳华来了,才多了点人气。

  贝思甜的确有些累了,她不想耽误年芳华的时间,不过年芳华看样子就打算陪着她了,她也就不再说什么。

  “我儿子托您的福,现在基本上已经不碍事了,瘦是瘦了点,但比刚开始强太多了,精神头也足了。”年芳华说起了她儿子。

  “那孩子的底子不错,要不然以他的年纪,两年时间早就耗干净他的生命力了。”贝思甜说道。

  年芳华闻言心头发悸,颇有些后怕,庆幸遇到了贝思甜,不然还真有可能像她说的那样,她就这么一个儿子,要是没了,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挣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

  男人和女人的想法是不一样的,女人更多愿意为了孩子,而男人或许想的更多,需要的也更多。

  “幸亏遇到了贝大夫,没有贝大夫出手,我和老马还真是不知道要怎么办。”年芳华叹了口气。

  在她们不远处,有一个夫人正在静静地喝着果汁,因为距离近,年芳华和贝思甜聊天又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所以她都听在了耳朵里。

  她上下打量贝思甜几眼,忽然轻笑出声,“孩子的生命力都是很强的,哪有那么容易就消耗掉生命力的,这位是大夫吧,说的有些夸张了呢。”

  贝思甜二人一同看过去,便看到那坐着喝茶的夫人,她的面容姣好,四十来岁的年纪,容貌尚佳,皮肤白皙,虽然还是能够看出岁月的痕迹,不过依然显得风韵犹存。

  贝思甜还未说什么,年芳华倒是先不高兴了,看了那夫人一眼,脸色微沉,“的确是强,不过也分是什么病,病的种类不同,反应出来的病痛程度也不同,所以夸张的说法有些臆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