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523章 不信
  挂号的服务员颇为无奈,澳门赌博网站:态度有些恶劣,可是架不住彭宝成占着窗口不走,她只好说道:“这个星期出诊的专家都写在小黑板上呢,你自己不会看看啊,根本没有叫贝思甜的好不好,你是不是来错医院了!”

  彭宝成目光落在她后边的黑板上,扫了一圈的确没有发现贝思甜的名字,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茫然。

  怎么回事,老马哥告诉他的就是在这家医院,难道他真的来错地方了?

  “你别占着窗口行不行,后边还那么多人等着排队呢!”服务员皱着眉头说道。

  彭宝成心中有事,无意于她计较,退后两步,茫然地看着挂号大厅,这里的确是232军区医院啊,怎么没有要找的人呢?

  就在彭宝成准备去打电话问问的时候,一个模样长得不错的青年人走了过来。

  “你要找贝思甜?”

  彭宝成听到这个名字,顿时激动了,点头道:“没错,你认识?”

  郑启威叹了口气,转身向外走去,边走边说:“跟我来吧。”

  今天周四,上午有一个预约的病人没有来,他得了片刻功夫,准备出去一趟,刚下到一楼就听到有人大喊贝思甜的名字,寻声望去,就看到彭宝成。

  看明白原委,郑启威觉得还是带他去一趟吧。

  他现在其实已经明白自己大概是真的认错人了,刚开始还在固执的认为是贝佳乐故意的,可是后来观察了好几次,发觉贝思甜和贝佳乐长得极为相似,可是性格却是完全不一样!

  人可以伪装,可是有时候处事态度,尤其是一些细节上核能看清楚一个人的真面目。

  贝佳乐也不是那种能够在一个地方待下去的性格,可是为什么两个人会如此相像?

  他想继续调查,但是身边那双眼睛一直盯着他,他没办法。

  彭宝成跟在郑启威身后,见他出了外科大楼,向着一个偏僻的地方走去,顿时心生警觉,停住了脚步。

  郑启威听见动静也听了下来,回过头来看向彭宝成。

  “你是谁?怎么认识的贝大夫?”彭宝成开始和马天来一样称呼贝思甜为贝大夫。

  郑启威笑了,这个人警惕性倒是挺高的,他点了根烟说道:“我是中医大夫,她也是中医大夫,认识有什么奇怪吗?你可以选择不跟着,万一我要是害你呢。”

  说着,郑启威不再停留,继续向前走去,他本来也没义务,不过是顺道而已。

  至于怎么顺道,就只有他清楚了。

  彭宝成顿了顿,还是迈步跟了上去,不过和郑启威保持一定距离。

  路上他遇到了不少人,手里都拿着单子,似乎是去开药的,见这里不是那种偏僻的没有人烟的地方,彭宝成倒是放了心。

  不怪他疑神疑鬼,他们这样的身价,不是没有被人绑架勒索过,命大的回来了,还有一些就再也没回来。

  郑启威停在了外科大楼的拐角处,掐灭烟头,指了指大楼后边,说道:“那边有一片平房,你要找的贝大夫就在那里,自己去吧。”说完,也不再理会彭宝成,迈着步子走了。

  彭宝成看着郑启威走的一点犹豫都没有,向前走了几步,侧头看了看里边,果真是有一排平房,里边进进出出的,阿猫阿狗三两只,人气并不活泛。

  他心里疑虑大增,按照马天来的话说,这位贝大夫是个有真本事的人,可是看这里,可不想是她这样的人待的地方。

  “老马哥没有理由坑我。”彭宝成看着那排平房,却是迟迟没有走过去,那边太偏了,肯定不会有摄像头这样的高端设备,如果被人套了麻袋往车上一扔,谁都不知道他的下落!

  “你是干什么的!”

  彭宝成身后一个声音厉声问道,吓得他一个激灵,忙回身看去,就看到一个老头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目光犀利地盯着他看。

  老实说,一般行将就木的老头子都不会有这样的眼神,这老头子年轻的时候是个硬茬!

  “我是来看病的。”彭宝成说道。

  马三枪冷笑一声,“看病怎么探头探脑的,鬼鬼祟祟的到底要干什么?你不说我就可就叫派出所了!”

  这时候派出所是个吓唬大人小孩的好说辞。

  彭宝成翻了个白眼,直起腰来说道:“老头子,你别用警察吓唬我,我就算不是来看病的,你也管不着我,就这破地方,就算是来个劫匪小偷,能偷什么东西去?”

  马三枪本就是个好管闲事的,再加上老革命的底气,能不上去掰扯掰扯?

  马三枪正要上去,后边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走了过来,笑着问道:“马大爷,你在这干什么呢?你再慢走两步,我可就赶在你前边了,现在贝大夫那么忙,你这排队可要排很久的。”

  来人是刘春杏,虽然算不上是‘钉子户’,但也治了很久,见效甚微,后来在贝思甜的治疗下终于有了起色。

  刘春杏和江艳梅也是为这个认识,两个人经常一起来找贝思甜学习养生,今天江艳梅有事没来,她一个人来的。

  彭宝成一听到‘贝大夫’三个字,立刻问道:“这位大姐,你说的贝大夫,是不是贝思甜?”

  刘春杏脸沉了下来,上下扫了彭宝成一眼,“你这人眼睛可不怎么好使,我怎么看都比你小,你怎么叫我大姐!”

  彭宝成紧张地等着答案,没想到这女人居然在纠结称呼问题,他哭笑不得地说道:“官称官称!请问到底是不是贝思甜?”

  刘春杏哼了一声,勉强接受了他的解释,“这边被称为贝大夫的,除了贝思甜还能有别人?”

  彭宝成一听大喜,看这样子是没找错地方,而且不管是马三枪还是刘春杏,一个老态龙钟的,一个腰上带着好几个游泳圈的,一看就是普通人。

  想到这里,彭宝成再不犹豫,迈步走了过去。

  马三枪和刘春杏相视一眼,眼中带着了然,看样子他也是来求医的。

  彭宝成来到一派平房的位置,心中有些咋舌,都是一个医院的,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