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522章 我要挂贝思甜的号
  知道了事情的始末,澳门赌博网站:罗旭东就不打算再姑息乔显宏,怪只怪他瞎了眼,错将这样一个人当成可以将后背交给对方的战友!

  乔显宏原本的日子就不怎么样,又有那样一个爹,罗旭东只是让人稍加引导,他爹的毒瘾就一发不可收拾。

  乔显宏退伍之后想做一些声音,现在这个时候正是白花等待开放的时候,基本只要找到机会就能挣钱。

  可是乔显宏做什么都赔,不仅赔本,连带着还特别倒霉,总被人坑,总有各种各样的麻烦,总之这两年里,他就算是吃饭都塞牙,睡觉都做噩梦,半件顺心的事情都没有!

  最后可不是只有他爹欠了钱,他也欠了钱,这才想起罗旭东来。

  “娘,这下放心了吧。”贝思甜笑着说道。

  秦氏一闭眼,眼泪就下来了,她现在不缺钱,儿子儿媳妇都有本事,所以她要钱不是真的因为这个钱,而是憋屈啊,她那几年是怎么过来的,只有她清楚,别的人都体会不到其中的滋味!

  别人家都在奔着好日子,奔着小康去的时候,她还在为每天放几把玉米面而算计,放多了下一顿说不定就没找落了,放少了这人都饿的干不动活,当时唯一的小儿子就一层皮包骨头,外边人家的孩子不说白白胖胖,至少高高壮壮,她这当妈的心里能是滋味吗!

  “娘,都过去了,旭东正给你们出气呢。”贝思甜将手绢递给秦氏。

  一旁罗安国低垂着头,心情也很是不好,显然也想到那几年摊在床的日子,光是想想就觉得胆寒,那几年生不如死的,居然也这么过来了!

  发泄了一会,两口子情绪稍稍平静了许多,贝思甜将两个人送回那院,回来便看到罗旭东坐在沙发。

  “还继续下去吗?”贝思甜问道。

  罗旭东面色寒冷,“还不够,八千块钱连带利息,我一分不剩都会拿回来。”

  “乔显宏明显不是那种底线清晰的人,要小心他的反弹。”贝思甜见乔显宏走的时候有点阴阳怪气的,因为没借到钱,他反而感到愤怒了。

  她知道罗旭东有分寸,几乎不用想就知道,罗旭东会继续逼迫乔显宏,在不逼出人命的情况下,也能折腾的乔显宏够呛。

  “我到最后在告诉他。”罗旭东淡淡地说道。

  贝思甜笑了,不知道乔显宏最后知道自己这两年的窘迫都是罗旭东逼的,会是什么感想。

  乔显宏这样的人不值得同情,罗旭东当初交给他八千块钱,是将身家性命都交给了他,而他却拿去还了赌债,不管做什么,总归是拿去私用了。

  他倒是解决了自己的问题,可是罗家这一家老小呢?

  乔显宏的事情两个人都不打算再说,贝思甜将后天要去参加晚会的事情说了。

  罗旭东闻言沉默片刻,他是不太希望贝思甜去的,身姿不方便,他很担心。

  “听说参加会议的有两个官员代表,还有一些军队的人,总之这一趟还是值得去的。”贝思甜说道。

  罗旭东心中暗叹,如果他的实力够,贝思甜也就不需要如此操心了。

  他没有阻止贝思甜,他准备让陈金良继续跟着,陈金良身手是警卫连最好的,不然他也不会放到贝思甜身边。

  “别太勉强自己。”罗旭东说道。

  “放心吧,你在努力,我也不能干看着啊。”贝思甜笑道。

  罗旭东见她笑颜如花,在她额头落下一吻,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罗旭东最近一直都很忙,若不是乔显宏来了,他怕是又要很晚才会回来,这一晚两个人躺在床聊着天,一直聊到十点多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贝思甜就坐着车去了单位,她前脚刚走,后脚彭宝成就拎着礼品门了,然而却是扑了个空。

  他知道贝思甜在军区医院,手中的礼品就不好太明显了,现在治理受贿呢,他可不能让贝思甜受批评,因此便打算将礼品放在她的家里。

  哪知道罗安国死活都不肯收,说是什么无功不受禄之类的,罗安国不是固执,而是他知道最近治理这风气,他可不能因为他们而让罗旭东和贝思甜受到攻击。

  彭宝成无奈,只好将礼品放回车里,开车去了医院。

  昨天马天来那番话他自己琢磨很久,他夫人变成植物人快两年,马天来的儿子可不止两年了,他知道马天来到处寻医,国内国外都跑了个遍,却没有一点效果。

  后来听马天来说儿子忽然就醒了,但是具体是怎么醒的他没有明说,他也就没在细问,因为不是一个病症,没有可参考的价值。

  马天来儿子醒来之后,彭宝成还去探望过,当时那孩子瘦的就剩下一副骨头架子,可是没过半年,就像是充气的皮球一样,不能说珠圆玉润,但是差不多也恢复正常了,只是比一般的孩子瘦一些。

  彭宝成当时不知道马天来的儿子是被人治好的,不然肯定刨根问底地追问,而当时马天来也不能明说,贝思甜的身份太敏感了,他和贝思甜也根本不熟悉。

  现在和贝思甜熟悉了,又有了定制礼服这么一码事,他便想起了彭宝成,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求医。

  彭宝成想了一个晚,仔细琢磨着马天来的话,猜出马天来的儿子定然是这个年轻夫人治好的,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他越想越激动。

  连马天来儿子那样连问题都找不出的毛病都解决了,说不定他夫人真的有希望呢!

  就算没有,也就是继续等待他夫人离开那一天而已。

  马天来没有完全告诉彭宝成,他担心贝思甜知道了会怪他,所以彭宝成到了232军区医院大厅,排队在窗口询问着挂号的事情。

  他觉得既然那位年轻的夫人治好了马天来儿子的病,怎么也是一位专家或是教授,可是他要挂专家号,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怎么可能没有?你在好好看看,我要挂贝思甜的号!”彭宝成快急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