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519章 姓乔
  “你来北京的消息我之前听宝丽说了,最近一直太忙,也没顾得上联系你。”张子全说道。

  这话倒是不假,九叔爷张报举刚刚接管北京总店这边的事情没多久,正是忙的时候,要不然怎么也不能忘了贝思甜这半个恩人了,要是没有她,张报举根本坐不上这个位置!

  贝思甜和张子全寒暄两句,然后给他和彭宝成相互做了介绍,张子全来的时候就听张宝丽说了这次事情,当即便是没问题,如果是贝思甜的礼服,他们会找最好的绣娘,免费给做!

  彭宝成看张子全的样子,全权拿主意没问题,不禁看了贝思甜一眼,没想到贝思甜在宝娘绣坊的地方还不低呢。

  张子全心里正高兴着呢,他知道贝思甜这是在给他们拉生意,而且他们早就有些向外拓展,进行一些转型,如果全然是传统的刺绣,早晚有一天会推出舞台。

  但是开拓市场太艰难,九叔爷张报举有心做出点业绩,却是有些寸步难行,毕竟东西方差异很大不说,而且东西方的女性心态不同,男人看女人的心态也不同,文化差异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贝思甜这一通电话,却是让他们看到了突破口,只要找到一个口子突破,他们能够迈出第一步,第二步就好说了。

  给贝思甜免费刺绣,他们也是为了感谢贝思甜给了他们这么一个机会,当然,仅仅这样感谢显得诚意不足,他们到时候会再好好谢谢贝思甜的,顺便还能找到机会谈一谈继续合作的事情。

  张子全和彭宝成相互握手,算是认识了,两个人也不多说废话,毕竟这一次是关于贝思甜礼服的事情,如果谈合作,张子全的级别还不够,到时候肯定要张报举出面的。

  张子全看到贝思甜画的图也是连连赞叹,说道:“贝姑娘,你要是学设计的,保准别谁都设计的好!”

  贝思甜笑笑没当回事,她有自知之明,这几个样子不过是她自己喜欢的款式,能够画出来,也是因为她有丹青的底子,至于真要去做设计,她不是那块料!

  而且她这几个样子图,也就是因为没有人穿过从而显得新鲜,等到真正的设计师受到启发,设计出来的肯定比她的更好更适合向现代女性。

  “放心,我会尽快赶制,我先回去找绣娘,彭总让下边的人准备好东西,晚上我过来拿,明天中午之前肯定给送回来!”张子全说道。

  只有胸前一小片有刺绣,张子全尽量争取一些时间,是为了能够完美的进行刺绣,这可是活宣传啊,他必须多费些心思,找最好的绣娘赶制!

  商量妥当之后,张子全立刻就回去了,彭宝成也准备离开了,两个公司的事情都需要他决断,他有多忙只有自己知道,能抽出这么多时间在这家服装店上,很多人都无法理解他的做法。

  回去的路上,贝思甜也和马天来了解了一番这种晚会的习惯,女伴大多都是之陪同作用,男人依然是晚会的主角。

  这一次的晚会似乎不仅仅是走个形式,来的人有两个地方官员,是为了贫困山区建设希望小学而来的,这次晚会会成立一个慈善基金会,专门为了那些贫困地区的学生。

  “也说不好,没准这一次是真的,不过是不是真的,到会的人大多数心里想的绝对不是建希望小学,多数都是怀着别的目的。”马天来说道。

  以前也不是没成立过类似的基金会,只不过这基金会到最后都会成为某个人的私囊,为某个人打着行善的幌子敛财。

  马天来对此都司空见惯,所以他去了也就是跟着走形式,趁机多认识认识大陆这边的附上们。

  贝思甜点点头,对此她很明白,也知道有些人的心思。

  “对了贝大夫,有件事我得跟您说一说,就是关于彭宝成他老婆的事情,当然,您的情况我一点都没敢说,我只是告诉他来求医。”马天来坦白道。

  这件事肯定得提前跟贝思甜说,不然彭宝成求过来,贝思甜肯定知道是他说的,到时候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就不好了。

  马天来看到贝思甜似笑非笑的眼神,忙说道:“我不是给您找麻烦,只是您知道的,我儿子昏迷那两年,我和阿成在这件事上很相似,一起求医,一起失望,一起再起希望,我特别能明白他心里的感受,他说他放弃了,可是真能做到放弃的又有几个?”

  他几乎已经肯定彭宝成会来求贝思甜了,换做是他,也会来!

  贝思甜安静地听着,她没觉得马天来这么做是错的,她本来就是医生,如果能救自然是要试试的,更何况那个人还是买了她那副‘凤舞龙盘’的人。

  贝思甜没有对马天来多说,所以马天来也不知道她是否生气了,心中颇为忐忑。

  “视情况而定吧。”

  马天来下车的时候,便听贝思甜说了这么一句,有些摸不着头脑,视什么情况而定,是彭宝成求她的情况,还是彭宝成他老婆的情况?

  不过不管怎么样,贝大夫没有一口回绝,就说明阿成有希望,也说明了贝大夫在这件事上没有生气。

  陈金良将贝思甜送去单位,中医诊室的人比平日里多了一些,如果说以前一天挂号的人有十个,那么现在就有二十个。

  所以大家也都有了一些事情做,比每天待在这里发霉好,拿工资也有底气了。

  这些人有的是慕名而来的,江艳梅好的差不多以后,就开始四处宣传,还是那种自发的宣传,所以她家那一片,知道贝思甜的人可不少,只是真正来的却是不多。

  马三枪同样也会和周围的人多,不过男人没有那么好热闹,通常都是别人问他就说。

  贝思甜下午给四个病人看诊之后,看时间差不多就准备下班了,依然还是陈金良来接的贝思甜。

  从陈金良的嘴里她知道罗旭东今天离开的也早,而且早早的回了家,说是家里来人了,是个军官,姓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