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515章 风格不合
  有些事情是有心和无心的事情,澳门赌博网站:以前贝思甜无欲无求,甚至想过离开靠山村以后浪迹天涯,到处去走一走。

  可是现在,她再也不是无牵无挂,有很多人走进她的心里,已然让她放不下,肚子里的三个宝宝,更是牵动着她的心弦。

  她想给这三个孩子一个安全宁和的环境,她的身份使然,这个对于一般人来说很简单的愿望,于她而言却要费尽心思。

  她绝对不能让她的孩子受到任何威胁,所以她才开始有了这份心思,罗旭东努力着,她也不想懈怠,在确保环境安稳之下,她便答应了邵思敏。

  贝思甜上辈子倒是没少参加王孙公主闺阁贵女们的聚会,但是时代差距太大了,场合、礼仪甚至小到礼服这类的,定然是完全不一样的。

  贝思甜可不想两眼一抹黑的去,想了想,给马天来打电话问了问,马天来一听到她也要去,还有些诧异,听了她的话,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一家定制礼服的店,我和他们老板很熟悉,今天您要是去量身,让他走个加急,差不多也能赶制出来!”

  贝思甜想了想点头道:“也好,你告诉我地址,下午我过去一趟。”

  “用不用去接您?”

  “不用。”

  下午张金良可以陪她过去。

  “得嘞您,您尽量早点,要不时间上来不及。”

  马天来说了一句京片子,可惜说的不伦不类,他的普通话说的还是挺好的,不过仍旧能够听出来是香港人。

  陈金良提前来到小院,因为贝思甜说去一趟其他地方,然后再去单位。

  “嫂子要去做衣服?”陈金良问道。

  这个地方他知道,看样子还挺高档的,一套衣服邪乎点的要大几千,可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消费的。

  贝思甜到的时候,马天来已经等在了门口。

  马天来看到后边一个穿军装的人,猜到这是罗旭东的人,客气地打了招呼。

  马天来是第一次见到陈金良,陈金良却不是第一次见到马天来了,见马天来笑着招呼,他也点头示意。

  这家店采用的是大大的玻璃窗,外边是玻璃橱柜,里边放着身穿华丽礼服的模特,店面里边装修的富丽堂皇,以白色调和粉色调为主,单看店面就显得很高档。

  柜面上的礼服都是架起来的,一个格子一个格子,在灯光的照耀下,奢华耀眼。

  礼服有很多都说修身的,以现在的人眼光来看,长袖长裙已经相当保守,可是贝思甜看到那大大的领,后背至少露出三分之一,不禁摇摇头。

  这礼服的品牌是英国品牌,这样的衣服在国内也只有一些极为有钱的女性,在一些大型场合会考虑穿着,像外边大街上的人们还有人穿着褂子长裤甚至布鞋,风格截然相反,相差太大。

  这也说明如今社会贫富差距很大,那些有钱人已经早早开始接触这些奢华品牌,中下层的人们,还都为了小康而努力奋斗着。

  看到这些衣服,贝思甜就有些打消念头了,这些衣服,实在不适合她,她也不喜欢这样的风格,而且价格也太贵了,就算是有马天来从中说项打了五折,一件定制礼服也要近两千块钱!

  马天来一直关注着贝思甜的脸色,看出她对这些礼服都不是很满意,又看了一眼她的肚子,想是不是因为怀孕的缘故,却根本没想到她一点不喜欢这样闪亮亮的风格。

  “这样的衣服有人买吗?”贝思甜不禁有些疑惑。

  她觉得就算以盛华集团的底子,邵思敏也不会去花这么多钱买这么贵的礼服的。

  她猜的没错,马天来带她来的是最为高端的那种店面,不过目前国内选择这些作为礼服的人很少。

  政治方面的人物大多数都会选择带有中国风的衣服,不能让人说崇洋媚外,而一些十分有钱的人,也不会穿的太暴露,毕竟风俗在这里。

  这家店的老板是归国华侨,他本意是想将外国的风格引进国内,打造一个高端的服装品牌,可惜国人太保守,他专门请的设计师已经快要辞职不干了,因为他觉得中国人不如穿个筒子,这也不能露,那也不能露,胸前稍微露出的多一点,衣服指定卖不出去。

  马天来擦了把汗,他其实也是存了想要帮一把朋友的心思,他那朋友心高气傲,就是不肯将价格降下来,可是不降低价格,风格又不是国人所喜,年年都赔钱,年年都自己垫钱,房租水电费以及设计师的高额薪酬,他根本就入不敷出了!

  马天来本来是想如果贝思甜喜欢的话,说不定能给宣传一下,看能不能打开市场的一个口子,没想到贝思甜看了一圈,目光始终没有在一件衣服上多停留一秒,最后还问出这样一句话,定然是很不满意了。

  “这个,贝大夫要是不喜欢的话,我们再去别的店看看。”马天来只好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就看到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走了进来,这男人有四十来岁了,穿着不仅得体,而且人很精神,眸子带着亮光,面容也很周正,让人看了不会新生厌烦,反而会忍不住的多看两眼。

  “别走啊,我们店还有很多其他风格的礼服,可以多看看的。”

  这人声音清润,语态间带着笑意,尽管只是说话,也会让人心生好感。

  “你迟到了……”马天来摇头说道,他想告诉彭宝成的是,营销已经没什么希望了。

  彭宝成和马天来是在香港认识的,后来通过几次合作两个人渐渐熟悉起来,虽然两个人性格有些不同,可是意外的很谈得来,喝过几次酒,一起去做过保健,就这么成了朋友。

  中午的时候马天来说会来一个重要人物,让他把下午的活动推了,赶紧回店里来,还说这人说不定能改变他这店面低靡的态势。

  彭宝成回到大陆两三年了,这店也跟着赔了两三年,要不是家底殷实,这么赔可真是赔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