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514章 邀请
  马天来见贝思甜不在这方面一意孤行,澳门赌博网站:心下松了口气,干脆地答应下来。

  “对了贝大夫,罗旭华这个人您认识不?”马天来问道。

  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之前稍微打听了一下,结果发觉罗旭华和罗旭东真的是兄弟,堂兄弟,一个爷爷的那种,这关系可就不一般了。

  他后天晚上就要去参加晚会,这晚会是罗旭华筹办的,他看看贝思甜的反应,也好想好用什么态度去应对。

  若是之前马天来或许不当回事,但是自从房产的事情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尘埃落定之后,他就知道贝大夫她男人也不是个一般人,他的堂兄弟,关系好的自然要好好对待,关系一般的他也不去得罪他。

  这两者还是有所差别的,所以他才有了这一问。

  “认识,堂哥,关系不错。”贝思甜笑着说道。

  马天来看贝思甜浅笑的样子,有些琢磨不透她的意思,这关系不错,看样子应该不是反话,既然这么说,他到时候就见机行事吧,多一个伙伴,总比多一个对头要强。

  更何况盛华集团可是大企业,要是能够打好关系,也是个不错的伙伴。

  虽然是上市大企业,不过马天来没有太放在眼里,在香港他就是大佬,很多上市大企业的大股东都要巴结他,虽然在大陆没有了以前的势力,但是马天来眼界已定,自然很难将盛华集团太当回事。

  马天来从来不是个伤处悲秋的人,他既然舍弃了那边的势力和产业,毅然决然来了大陆,就打算好好在大陆发展。

  而且他想要在大陆成为有权有钱的人也不是不可能,贝思甜就是他自大的际遇,当然现在还加上罗旭东。

  对于马天来要去那什么晚会,贝思甜没有过多发表什么意见,可没想到晚上的时候,邵思敏一个人来了这里。

  “大嫂来有事吗?”贝思甜平和地问道。

  邵思敏见到她这清浅的笑容就像要皱眉头,这种笑容让她完全看不透贝思甜心里想的是什么。

  不过想想这次来的目的,她收敛好自己的情绪,说道:“旭华筹办了一个晚会,邀请了很多大企业的老板,本来你在受邀目录上的,不过因为你撤股了……当然了,就算你撤股了,我和旭华一商量,还是希望你能出席这个晚会。”

  邵思敏一脸诚恳。

  之所以邀请贝思甜参加这个晚会,是希望能够弥补一下之前转让股权带来的不快,毕竟他们真的以出资价格收购了贝思甜的股份,占了她一个天大的便宜。

  罗旭华对此很无奈,但当时贝思甜一心转让,他如果不收购,有的是人收购,他不想股权旁落,再加上他本身就有优先权,就受够了这股权。

  现在罗旭华本来就是盛华集团最大的股东,现在更是没有人能够动摇他的地位,不过他也因此心里存了个大疙瘩,甚至没脸来小院,没脸见他那兄弟。

  因为这件事,罗旭华对待邵思敏的态度很冷淡,这让邵思敏倍感委屈,怎么对他好,怎么顺着他他都不改变态度。

  邵思敏知道解铃还须系铃人,便将心思放在了贝思甜的身上,希望贝思甜能够出席旭华筹办的晚会,也是为了告诉罗旭华贝思甜是真的没有生气。

  邵思敏是这么想的。

  而且她还有另外一个想法,她觉得贝思甜心里肯定也会觉得憋屈,这次让她去,就是想让她看看到会的都是什么样的大老板,根本就不是贝思甜这样拿着固定工资的上班族可以想象的。

  这样也好让她心里后悔后悔当初撤股的行为,同时也让她知道,后悔已经晚了!

  “大嫂心意我都明白了,不过我身子重,不方便去,就不去了。”贝思甜道。

  她对这种晚会一点兴趣都没有。

  邵思敏没想到贝思甜居然一口回绝了,这样的晚会如果不是特邀嘉宾,根本连会场都进不去,现在她过来邀请,她竟然还不去。

  “思甜,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这次因为是慈善晚会,邀请的人并不全是商业人士,还有很多有爱心的政治人士,而且我们要邀请了一些军区医院的领导与会,这个慈善晚会,可不是徒有外表的。”

  邵思敏一脸郑重,她没有夸大其词,为了筹办这次晚会,罗旭华已经准备了一年多的时间,与会人员都是他费尽心思邀请过来的。

  贝思甜本就不喜欢这些嘈杂的地方,怀了孕之后更是喜静,不过听邵思敏说的一些与会人名单,她稍稍动了心。

  马天来在这边的人脉和门道都还没有扩展开来,贝思甜必须要多想一些,等到步入正轨,她就可以真正不管了。

  而且对于特供产品的事情她一直放在心上,这个晚会倒是个好机会,可以先了解一下。

  邵思敏见她面露迟疑之色,就知道她动心了,笑着说道:“知道你不方便,不过这次机会难得,你到了会场找一个人少的地方观看就行,这种也就是去凑热闹的。”

  贝思甜想了想便点头答应下来,她怀孕之后除了家就是单位,要不就是田家或者老爷子那里,心里有些憋闷,就当出去走一走了。

  这样公开的晚会,去的又都是一些有身份的人,秩序有保证,安全也有保证,她在里边不会有安全一类的问题。

  邵思敏见她同意,心下一笑,和贝思甜也没什么话题,随便说了两句就准备走了。

  “对了,记得要穿礼服啊。”邵思敏走到门口回身提醒了一句。

  贝思甜这个农村来的,别到时候穿着褂子长裤就去了,到时候忒丢人,丢人反正也不丢她的,她只是怕罗旭华认为是她搞的鬼,这才提醒了一句。

  不过现在准备礼服有点晚了,两天想定制是来不及的,但是那种场合,穿的稍微便宜点都会被人认为寒酸。

  贝思甜心里倒是感到一抹新鲜,这个时代的晚会会是什么样子的,同上辈子的宴会有什么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