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510章 人手
  说到后来,马天来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贝大夫,赶上你这样的合伙人,换成任何一个企业做梦都会笑醒,什么要求都没有,却给提供最硬的货!”

  马天来说完,没想到贝思甜噗嗤一声笑了,不禁纳闷起来,笑的他有些莫名其妙。

  “我前两天才刚刚进行了股权转让,从一个上市公司净身出户,你这话让人听到,不是要笑了吗。”贝思甜笑着说道。

  马天来一怔,随即问道:“哪个企业?”

  贝思甜嘴中的净身出户,八成都是以出资价值转让的股权,不然不会这么说的,这到底是哪个企业,这么没有眼光,他好像认识认识,说不定还能从对方那里占个大便宜呢!

  不过这也难说,对方肯定是因为不知道贝思甜的真正本事,要不然哪里能够干出这么傻的事情。

  想到这里,马天来无比庆幸,因为吴老将军认识了贝思甜,当然,他也差点错失了贝思甜,幸好当时他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动了动脑子。

  马天来现在更加想认识一下拒绝了贝思甜的人,要没有他们的拒绝,他也没有这个机会!

  在合作上贝思甜的要求和刚开始一样简单,她出一部分的资金,配方都有她提供,过程她可以进行指导。

  至于分红,就按照她的出资价值和配方产生的价值来换算,马天来是个特别会做人的人,他用一部分的钱买下了贝思甜手里的一些简单配方,然后用这些钱再加上贝思甜手里的资金,让她成为了最大的股东!

  这个产业是马天来新成立的公司,他原本也是打算在大陆发展的,以前的产业多少有些涉黑,现在打击的虽然不太严厉,可是早晚会有这么一天,他也想趁着这个机会给自己洗白白。

  公司就由马天来去注册,手续也都是他去跑,法人是马天来,因为贝思甜可不想总往银行跑,也不太想在这上边浪费太多的精力,她的主要目的是挣钱,有能手比她挣得多,她干嘛还去费那个心思。

  虽然说是马天来去跑手续,但是他本身就经营着一个大公司,还是在香港那边上市的大企业,对此找个手底下的人去跑就行。

  注册资金一共十五万,这可不是个小数目了,不管是哪家银行都原因要他们这样的大户!

  商定好这些,天马来就准备离开了,他要尽快将这件事跑下来。

  “这个给安然,对他的身体很有好处。”贝思甜拿出一个小瓷瓶来放在石桌上。

  马天来和贝思甜认识的时间不短了,看到这个模样秀气的小瓷瓶顿时大喜,这是贝思甜专门用来装符水的瓷瓶,他见过的,底部刻了一个贝字,这几乎就是贝思甜的标志性用具了。

  “快谢谢贝大夫!”马天来忙对儿子说道。

  虽然贝思甜也给他儿子调理了,但基本上都是中药调理,贝思甜的中药调理效果也是杠杠的,可是马天来仍旧知道,符水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马天来最终还是让儿子跟着自己叫了贝大夫,这样不是礼节,不显得不尊敬,也不会让人觉得刻意套近乎。

  马天来走后没多久,老三媳妇苏兰就过来了,“贝贝你叫我过来什么事?”

  “三舅妈。”贝思甜笑着打了招呼。

  三舅田青云和三舅妈苏兰如今算是贝思甜的人,虽然仍旧没有单出来,不过在田鹤鸣和董凤珍默许的情况下,田青云渐渐将手中家族的生意放权。

  田青云倒是没有什么不甘心的,只是这边交出去了,在贝思甜那边却没有事情干,总觉得有些无聊。

  可是田鹤鸣已经摆明了态度,既然你们是贝思甜的人了,就不要再插手家族生意,这也是为了向贝思甜表明态度。

  而且田鹤鸣已经在想着是否将老三一家子给提前分出去,只是这分出去,到底以什么形式,毕竟家里除了外放的老四一家子,还有老二一家子。

  老大和老五暂时是不会分出去的,他们都是中医出身,对于田家来说是中流砥柱,而且老大是长子,老五家又出了田智,到最后如何,田鹤鸣还在思索当中,家族有田俊管理着,就不需要更多的管理者了。

  贝思甜这一次将苏兰叫过来,是打算问问苏兰是否有管理的经验,如果有,她就让苏兰和田青云两口子一起进入新公司当中。

  虽然马天来看样子是有意结交,但贝思甜仍旧觉得和他相处的时日尚短,日久见人心,她还是没有完全相信马天来。

  相比于马天来,田青云和苏兰更值得信任一些,虽然是长辈,可是两个人从来没有端出个长辈的架子,自从那件事之后,对她更是多了一分信服。

  “三舅妈以前是做什么的?”贝思甜问道。

  苏兰没想到她会问起这个,说道:“帮着你三舅干点事,生意上的事情难免会和银行打交道,你三舅不放心别人去,就让我去,不过我学的是会计。”

  说起会计,苏兰心里还是很满意的,会计是个十分吃香的职业,老会计比老中医还要值钱,虽然她岁数不大,可是干这一行干了十几年了,不禁和各式各样的手工账本打交道,也总是和银行打交道,对这些都是熟门熟路。

  贝思甜一听心中一喜,她不打算完全用马天来的人,虽然说是甩手掌柜,但里边也要有能让她放心的人才能安心做甩手掌柜。

  除了她自己想好的一些人,她还打算挑选一些新人。

  “贝贝怎么问起这些事了?”苏兰回答完才问出自己的疑惑,她给自己的定位很准确,贝思甜虽然年纪不大,还是她的晚辈,但是真正的能力可是能够压倒整个田家的,面对这样一个人,她必须定位好自己的立场,保持一个正确的心态。

  她是聪明人,做过一次傻事,可不能再干第二次!

  “我和人合伙做生意,药膳方面的,缺乏一些人手。”贝思甜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