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502章 明摆着的
  田青军知道父亲暴怒,肯定和这件事有关系,可是他不明白这么一件小事为什么会引起父亲的暴怒,因为贝思甜?

  田青军刚才看贝思甜的那一眼,便想到了那个一向乖巧可爱的小妹,大概是因为小妹的缘故,父亲对贝思甜多有偏帮?

  不过田青军也不瞎,田鹤鸣对待贝思甜,已经不止是偏帮的问题,三代孩子里边,只有田俊可以随意进出内院,因为他是三代中管理家族的人,但那时以前,现在又多了一个贝思甜!

  不仅如此,在很多问题上都有这样的体现,贝思甜再怎么像小妹,她也姓贝,而不是姓田,他父亲这样做,应该是年纪太大,已经老糊涂了!

  田青军心里斟酌着该如何说,在大家的沉默当中开了口,说道:“爸,您先别生气,这件事的确是叶红和莹莹做的不对,都是一家人,哪有自己人因为一个男孩子闹成这样的。”

  他如此说,倒是让董凤珍的面色缓了缓,田鹤鸣脸上的神情一直没有变,别说旁人,就是大儿子也看不出他心里想什么。

  “但思甜也有不对的地方,空穴不来风,莹莹虽然年纪小,但不是个莽撞的人,她若不是心里确定了,肯定不会如此气急败坏的,这件事,作为舅舅,我也要说一说思甜了,既然结了婚,就算男人不总是在身边,也要好好珍惜自己,女人要懂得自爱!”

  男人不总在身边,田家的人都知道贝思甜的男人罗旭东一心奉献在国家上,不说早出晚归的,每个月总有那么十几天不在家里,现在贝思甜又怀着孩子,心里能没有个怨气?

  田青军一直觉得贝思甜应该管一管了,因为仗着两个老人的疼爱,虽然面上没有趾高气扬的,但总让人觉得不够谦逊,尤其是对待他这个四舅舅,见面喊一声就完了,远不如对老大和老五那样。

  他说出这番话,并不是一味的维护妻女,雷叶红的性子他知道的很清楚,现在管也不可能管得过来了,田莹是要管一管,可是设身处地的想一想,他女儿愤怒也不是没道理的!

  “思甜毕竟这么多年一直流落在外,有后妈欺凌,没有父母教育,在思想上肯定会有些偏差,现在好不容易和姥姥姥爷想见,爸妈,你们不应该一味地宠着,这不是弥补她,而是把她往歪路上带!”

  田青军越说越觉得有道理,也正好能够趁这个机会点醒父母,一味的宠溺对孩子来说不是好事!

  因为心里的想法,所以他说完才注意到父亲母亲脸上那阴沉到可怕的脸色,心里一晒,便知道父母根本就没听见去,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样吧,把那个男孩子叫过来问一问,他不是魏家的吗,魏家也是个大家族,做了事情总要有些担当的,正好,我也希望能借此机会给思甜一个教训。”

  魏家的人就算再傻,也不可能放着田家的直系子弟不要,反而要一个有夫之妇的。

  田青军前后一番话,让田鹤鸣两口子彻底绝望。

  贝思甜冷笑一声,眸低半点笑意也没有,对着田青军淡淡地说道:“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她的语气充满了不屑和讽刺,让田青军的脸陡然沉了下去,“思甜,好歹你是我小妹的女儿,哪怕这么多年了关系没有那么亲近,我也是你亲舅舅,你说话给我注意点!”

  他这么直言开口警告,已经算是非常不客气了,一个晚辈,竟然仗着宠爱如此态度!

  “亲舅舅?”贝思甜一脸的嘲讽,“亲舅舅就可以在事情没查清楚之前,随便往外甥女头上扣屎盆子的吗?”

  田青军眉头一皱,一个是对贝思甜的态度极度不满,还有一个是这件事的确他没查清楚,但是莹莹这孩子他很清楚,要不是证据确凿,也不会如此失控的大呼小叫的,她在老宅一直都很注意自己的言行。

  这也是他从小教导田莹的,田家说到底都是指望着田鹤鸣的,就算是大哥和五弟也远没有父亲那样的影响力,所以田莹想要将来过的更好,就必须得到老头老太太的喜欢。

  田青军觉得贝思甜这孩子在外边也养歪了,性子太野,这样的孩子说什么她都不会听的,既然如此,就等魏家那男孩子来吧,他是个男人,最明白不过男人的想法。

  田家的人联系到魏仲熏的时候,他正在和田智一起,两个人因为共患难过,所以表面上吵吵闹闹的,但是关系是真的不错。

  因为距离田家本家也不远两个人很快就到了,里边的田青军听到外边的动静,很自觉地就站了起来,不能让人看热闹不是?

  “我让你起来了吗!”一直没再说话的田鹤鸣猛地一拍桌子,田青军腿一软,下意识就又跪了下去。

  跪下来之后,心中又羞又恼,第一次跪当着媳妇闺女的面就丢尽了人,现在来了外人,居然不让起来!

  可这个家是田鹤鸣做主,他说不让起来,田青军还真没有那个胆量起来。

  魏仲熏和田智进来的时候,便看到这样一番画面,相视一眼,就知道出事了。

  田莹一直躲在雷叶红身后,见到魏仲熏来了,借着雷叶红的身体遮挡,她抬手冲着魏仲熏挥了挥手,幅度很小,别人看不到。

  魏仲熏看到田莹却是一愣,因为之前跟踪贝思甜的缘故,对田家的人员组成有了一个了解,后来因为拜师,更是将田家以及和贝思甜有关系的人都熟记于心。

  所以他自然是知道,那个肥胖的女人是田莹的母亲,跪在地上的男人是她的父亲,也就是贝思甜的四舅。

  因为大厅里的气氛很压抑,两个人进来也都不知道情况,自觉地便站到了贝思甜身后。

  田莹见状,面露不可思议,喊道:“熏哥,你为什么要站在那女人身边,她已经结婚了,她都怀孕了!”

  魏仲熏一怔,这话是什么意思?

  因为他内心早就给自己定义过,所以根本没反应过来田莹这番话的意思,他师父结婚了怀孕了,这不是明摆着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