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99章 和贝大夫名字一样
  杜丁伟并非不愿意说那段神奇的经历,澳门赌博网站:只是他曾经被人嘲讽过妄想,甚至拿这些经历开玩笑,有不少都是小辈,还是他自己的后辈。

  不管贝思甜怎么弄来的这些字,肯定是花了一番心思,这真心实意他看到了,绝对不是只来听个乐子然后点评一番,在笑一笑他的妄想。

  所以杜丁伟面对一个真心想听的听众,他现在很想再说一遍。

  “我们连队当时的军医牺牲了,当时炮火连天的,哪都不安全,我们当时有两个军医,都是在运输伤兵的过程中被战火波及死的。”

  杜丁伟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没有军医受了伤的战友就只能等死,虽然有军医大部分人也都死了,但总有活下来的,至少是有希望的,你不知道,在那种情况下这种希望对于一个频死的人来说有多重要!”

  “连队紧急向上反映,可是现在各个连队都缺少军医,我们的军医迟迟没有到位,很多战友就这样死掉了。”杜丁伟说到这里,声音低沉下去,情绪也有些低落。

  毕竟是亲身经历的,杜丁伟每一次讲述,都要沉浸于回忆当中,当时的感觉便如潮水般涌来。

  “因为连队一直没有派来军医,我们团长先急眼了,决定就近找一些赤脚大夫,不管怎么样至少懂些医术的人,不能眼睁睁看着兄弟们被耗死在病榻上!不过你也知道,当时在前线,附近的村子大多数都空了,就算没空也都是一些老弱妇孺,哪里可能找得到大夫,就是村里的赤脚大夫都没有。”

  “后来呢?”贝思甜觉得他快要说到重点了。

  杜丁伟从烟灰缸里捡起剩下一半的烟头子想点了,被马三枪给抢了过去,说贝大夫有了身孕,闻不得烟味,杜丁伟只好掐了烟头。

  “姑娘也姓贝啊,当时我们找到那对老夫妇的时候,那老先生也是姓贝。”杜丁伟说道。

  贝思甜瞳孔微缩,她忽然便有一种感觉,那对老夫妇绝对和她有着某种牵连。

  “那对老夫妇是我们副团长找来的,说是村里的大夫,两口子都是大夫,团长知道大夫越老越好,当即就答应下来,至少有个人能包扎伤口都是好的。后来让谁也没想到,这对夫妇来了以后,伤兵的死亡率大大减少!”

  杜丁伟咳嗽两声,看了一眼烟头子,有些犯烟瘾,不过看在那两副字上,还是忍住了。

  “要不是我也受了伤,在前线上谁会注意这些事情,我当时大腿里钉了颗子弹,要是不想办法剜出来,这颗腿就废了,但连队里一点麻药都没有了,本来物资就很紧张,伤兵又多,再多的麻药都不够。我当时就想,疼总不能疼死,没了腿以后怎么打仗!”

  “当时这么想着,就决定不用麻药将肉里的子弹剜出来,幸好贝老先生过来了,要不我就真一刀下去了,贝老先生在我腿边上抹了一层水,我当时觉得是水,但是抹上之后腿那块就麻了,很快就没了知觉,直到贝老先生将子弹取出来,我都没啥感觉,之后给我喝了一杯清水,没过两天我那伤口就好多了,都能下地了,五天我就在此投入到战场上了!”

  “贝老先生夫妇没有其他的药,看着像是老中医,可也从来不熬药,给战友们喝的也都是这种清水,一开始还有人质疑,但是喝下去的人外伤很快就好了,死伤率大大的下降,若非这样,在没有医疗物资的情况下,不用敌人消耗我们,我们自己就能把自己耗死。”

  杜丁伟一口气说完,便盯着贝思甜看,他每次说到清水这里的时候,都会听到嗤笑声,显然根本就不信。

  可是贝思甜并未表露出怀疑的神色,反而是在沉思,这让杜丁伟心里好受了很多。

  “说起来打完那场仗后,我们团长特意带着人去了那个村子想要感谢贝老先生夫妇,可是到了那村子四处一打听才知道,村子里根本就没有这两个人!后来我们就问副团长哪找来的人,副团长说,他就到了这村子附近看到这一对老夫妇,跟他们一打听,他们说自己就是大夫,他当时就以为这老夫妇是这个村里的。”

  杜丁伟说到这里就感到不可思议,“他们就是老天爷派下来救我们连队的,要是没有这对老夫妇,我们连队都得完了蛋!”

  “所以,你们最后也不知道那对老夫妇到底去了哪里?”

  杜丁伟点头。

  “那您知道他们的名字吗?”贝思甜又问。

  “贝老先生好像叫贝天成,至于老太太叫什么,我没有细问。”杜丁伟说,那个年代一般也不问女性的名字,都是以男人的姓氏称呼。

  贝天成

  有了名字,再加上贝思甜的怀疑,倒是可以去查一查,如果贝天成真的和她有关系,那便说明贝家出过玄医!

  “姑娘这都有五个月了吧,我孙媳妇和你差不多,比你大了一个月份,你们年轻人啊不要怕吃,要多吃点,那孩子越大可不就越好吗!”杜丁伟吧嗒吧嗒嘴,烟瘾又犯了。

  他不用生孩子,自然不知道生孩子有多痛,自然是孙子越大越好。

  贝思甜听了却是怔忪,她还不足三个月呢,杜丁伟这么说是有比较的,她的肚子真的比一般人大吗?

  贝思甜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孕产科于她而言本身就是一个弱项,所以对一些变化,一些不同,她自己看不出来。

  看样子,真要去做个检查了,邱教授和她说过,等过了三个月,给她照个b超检查一下,现在做孕检的人还比较少,邱教授说应该普及起来,避免一些畸形儿出现,减轻了大人负担,也不会让孩子痛苦一辈子。

  贝思甜有人接,马三枪也不用带路,就留下来和老战友喝两口。

  “那纸上写的啥字啊,让你这么激动?”马三枪问道。

  杜丁伟哈哈一笑,“让你多认两个字跟要了你命似的,这姑娘有本事啊,太有本事了,这两副字都是专门写给我的,排头写着我的名字,看到没,杜丁伟,落款魏贤散人,这个是贝思甜,一个是书法圈子德高望重的前辈,一个是文坛新秀!”

  “贝思甜?这和贝大夫的名字怎么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