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94章 新的问题
  但魏仲熏到底是万花丛中滚过来的,还自认为是个情圣,因此他转了转念头,就明白田莹说的意思了,顿时就是面色一变。

  这时候田青军开口了,虽然跪在地上,但是腰板挺得很直,“小伙子,你认识我家田莹吗?”

  魏仲熏心中已经明了是怎么回事,看到大厅里这气氛,居然是因为他而形成的,怎么想怎么觉得头疼又恶心。

  “认识……”

  不等魏仲熏说完,田青军就又问道:“那你认识我外甥女贝思甜吗?”

  他特意将‘外甥女’三个字咬的很重,是想告诉这年轻人,怎么站队你自己想好了再说。

  魏仲熏又不傻,相反他鬼精鬼精的,这大叔明显就想把他往阴沟里带,他怎么可能顺着他的话往下说。

  魏仲熏看田鹤鸣和董凤珍那青黑的脸色就知道,这两位离暴走不远了,再看贝思甜,不管是眼神还是脸色,都十分淡漠,他很少见贝思甜这样,显然心里也是极为不悦的,不过以他对贝思甜的了解,怕是也已经很不耐烦了。

  所以魏仲熏不敢在这上面拖拖拉拉的,眼珠子一转,然后在田青军微有些自信的目光当中,在她田莹期待的目光当中,‘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师父,徒儿不知道是给你惹了什么麻烦,徒儿任凭师父打骂,只希望师父不要气坏了身体!”

  一旁的田智垂着眼皮,黑亮的眼睛瞥了一眼魏仲熏,真是太狡诈了,一句话就将自己摘了个干净!

  虽然吐槽魏仲熏,但是田智心里给魏仲熏比了个大拇指,魏仲熏不愧是魏家的传承子弟,就冲着聪睿的脑子,快速的反应,他就还有的要学!

  田智都是十九的大学生了,脑子又不笨,哪有看不明白的,再加上田莹喜欢魏仲熏的事情他是知道的,因为有一次田莹跟他炫耀过,说有有一个魏家的子弟在追求她云云,后来知道是魏仲熏,他就不以为然了。

  魏仲熏会喜欢田莹?呵呵……

  魏仲熏这一句话,不仅将自己给摘了出去,还将贝思甜弄的清白无比,不仅彰显着贝思甜的清白,还在另一方面说明田莹的自作多情和无理取闹。

  是啊,他是贝思甜的徒弟,相当于上下两个辈分,怎么可能会有私情,他又表明不知道眼下的事情,除了田莹自作多情之外,还有别的解释吗?

  田青军因为魏仲熏的话,脸一下子黑到了锅底,魏仲熏不可能骗人的,至少在这件事上,因为他是魏家的直系子弟,不可能为了诓骗别人,为了演戏去跪贝思甜。

  既然真的下跪磕头,那就说明魏仲熏真的是贝思甜的徒弟!

  虽然他不是很明白为什么魏家这么一个庞大的家族,其直系子弟会跟着一个外地来的小丫头学医,但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田青军就这么将最关键的问题放置一边,去想着该怎么去解救他那可怜的闺女了。

  然而田莹不知道脑子是不是长包了,听见魏仲熏这么说,又看到魏仲熏这样的作态,瞬间便相信了他,然后欢喜地说道:“熏哥你和这个女人真的没那种关系?我就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

  魏仲熏眼观鼻鼻观心,对田莹的话没有一点反应,现在有反应才是傻了呢。

  田智暗自叹了口气,以前只觉得四表姐只是花心了一些,换男朋友换的有点勤,却从来不知道她是这么个没脑子的人。

  她难道看不出现在是个什么样的局势吗?

  她这话一说出来,直接就将田青军给卖了!

  刚才田青军还信誓坦坦的说他女儿不会无缘无故失控,不会没有掌握到证据就发难,现在他那无比信任的女人,回身就给了他一刀。

  这一刀扎的有点撕心裂肺的,偏偏捅刀子的人还满脸欢喜。

  田青军扎心了,他现在真的很后悔自己的莽撞,应该提前将事情弄明白,他根本没想到一直在老头老太太面前很注意仪表的女儿,会因为一个男人如此反常失控,连带着他也被拖下水去。

  田青军此刻根本不敢抬头去看老父老母的神情,心里盘算着如何才能将这件事圆过去,便听到田鹤鸣开了口。

  “老四,贝贝不仅是我的外孙女,你的外甥女,也是田家的恩人。”田鹤鸣声音不复刚才的激动,显得平静了很多。

  然而田青军却半点欢喜都没有,心头一慌,如果田鹤鸣大发雷霆,他还不会真的担心什么,但是现在田鹤鸣这样,他害怕了,心头总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你们一家子,澳门赌博网站:窝在本家这边有点委屈你们了,去东北闯闯吧,咱们家正要打开那边的市场,你们也好锻炼锻炼自己。”田鹤鸣语气平静地说道。

  他说完,田青军就呆滞了,去东北?

  相比较北京而言,东北是苦寒之地,而且早些年田家的确有想过要打开那边的市场,但是后来鞭长莫及,又因为赶上一些麻烦,所以放弃了东北,所以田家在东北,别说话语权,就是一点小小的影响力怕是都没有,充其量就是一个小诊所,还是中医诊所!

  他……这是被流放了?

  为什么!

  雷叶红一听也傻眼了,她只是要帮着闺女报仇,整治一下贝思甜,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田莹听了心中一凛,刚刚因为魏仲熏和贝思甜没有关系而产生的喜悦也没有了,她才不要去东北呢,除了北京,她哪都不想去,更不想离开她的熏哥!

  “爸……”田青军张了张嘴,一脸不可置信,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尤其是见到田鹤鸣眼底的决绝,他就知道自己一定错过了重要的信息,才让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

  “让他们下去吧。”田鹤鸣挥了挥手,对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田青辉说道。

  田青辉微微躬身,上前两步弯腰去扶田青军。

  田青军晃身躲开田青辉的手,还未开口,雷叶红倒是先开了口,“娘,我们不去东北,你忘了我当初的孩子是怎么没的了吗!”

  雷叶红故技重施,打算利用这一点勾起董凤珍的怜悯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