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93章 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邵思敏一直觉得既然贝思甜和田家有着如此亲近的关系,就应该多为公司做贡献,尽可能地将田家的那些药膳配方都低价买过来,近水楼台先得月!

  但贝思甜根本不搭理她,不管她明里暗里说了多少遍,她都从来不对田家张口,这让邵思敏又是气闷又是无奈,不知道在罗旭华耳边吹了多少耳边风。

  贝思甜根本不在乎邵思敏想的什么,不过她既然是盛华集团的股东,自然也希望盛华集团越来越好,这样她也能多分红。

  既然她要储备力量,钱是绝对离不了的,以前她对钱没有那么看重,现在却是不同了。

  有了这样的想法,贝思甜便真正上了心。

  田秋最是怕疼,一时半会还不敢下地,直到贝思甜的膏药起了作用,小腹的疼痛减少了许多,她才敢在翁永安的搀扶之下坐起来,垫着脚尖下地,但是挪步却是十分困难。

  小腹的伤口虽然不疼了,但是还未完全归位的子宫却还是又肿又大的疼着,让她呼吸都有些不畅。

  邱教授盯着田秋,问了问她的感觉,看样子贝思甜的膏药是真的起作用了,心里很想要过来看看是什么。

  “贝大夫,那膏药还有吗?能否给我看一看?”邱教授笑着说道。

  贝思甜微微一笑,拿出一片给了邱教授,说道:“这膏药的作用还不错,邱教授需要的话,就送给邱教授了。”

  邱教授拿过膏药,看膏药做工十分粗糙,一看就是自己做的,她不是中医,只是闻味道是闻不出其中成分的,打算拿去研究研究。

  田秋虽然虚弱了一些,但是状态还不错,二舅妈也是全天候地在这边伺候着。

  贝思甜又去看了看小家伙,因为是足月出生,小家伙有五斤五两,这个年头,有五斤多就算是胖乎的了,这还是家里有些油水的,那些吃都吃不好的,孩子都是皱巴巴的,哪有这么胖乎,有个四斤就算是不赖了。

  孩子的情况倒是很稳定,只不过因为出来的时候差点窒息而亡,而且呛了羊水,身体有些弱,贝思甜一眼就看出来这孩子底气不足。

  幸好这一点后天可以补救,等到他满月之后,就可以给他适量的调养一下了。

  看过大人孩子,贝思甜就回去了,魏仲源正在院子里看典籍,手中的典籍书页已经泛黄,他翻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

  见到贝思甜回来,他站起身来,俨然持晚辈之礼。

  “在看什么?”贝思甜笑着问道。

  “是关于玄医的一些野史。”

  魏仲源不似魏仲熏那样爱开玩笑,他有些不苟言笑,因此对于贝思甜的问话,回答起来也是一板一眼的。

  玄医的野史?

  贝思甜微感好奇,从石桌上拿起那本书,魏仲源的目光立刻不离那书,显然很在意这书。

  贝思甜翻了几页,记载的都是一些趣谈或是轶事,不过里边记载的,倒十有八九都有发生过。

  “倒是有趣。”贝思甜笑着说道,随后翻到了关于玄医符经以及玄医印的那一页。

  “玄医印是在左派那里吗?”贝思甜问魏仲源。

  她想起来曾经在老爷子那里看到过盖有玄医印的书函,所以有此一问。

  魏仲源却摇摇头,“玄医印同玄医符经已经消失很久了,大概是在那空白的历史当中消失的,如今就连盖有玄医印的书函都十分少见,因此这类书函都万分宝贵!”

  贝思甜安静地听着,眉头却微微蹙起。

  “至于左派,的确是有一枚,然而却是仿制的,玄医符经同样如此,早就消失在了悠悠历史当中,不过魏家和左派都留有一些残页,最早两家关系尚可的时候,曾经将各自的残页拼凑,可发现前言不搭后语,完全不着边际,显然不是一部分的内容,便也没能拼凑上。”魏仲源一口气说了出来。

  贝思甜听的倒也痛快,不用问一句答一句。

  玄医印仿制不得,是由羊脂籽玉雕琢打磨而成,在那枚玄医印当中,有一枚古老古朴的钱币。

  没有人知道这枚钱币是如何进入羊脂籽玉的,毕竟这是一整块,只有雕琢的痕迹,没有被破坏的痕迹。

  正因为不可模仿性,这玄医印成了唯一一个让所有玄医认同的的东西,当然,在一定程度上,这也跟当时制作玄医印人的身份有关系。

  “若是有玄医符经的话,对于增强实力倒是个最佳途径。”贝思甜喃喃自语。

  虽然他们有了时间准备,可是这边的总体实力还是太弱了,只有她一个能够点灵成符的玄医远远不够应付将来可能会有的争斗。

  虽然有军队在身后,可如果那些人来暗的,他们这些人在明,根本防不胜防,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所有人的综合水平提高,有应对坏水的能力和应对那些人的能力。

  这件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何其难,就是被称为妖孽的魏仲源,如今到了最后一步却怎么也踏不过去,魏仲熏和田智还需要不少时日,就算只能增添他们三个,也是一个不小的助力!

  魏仲源听到贝思甜的话点头道:“是的,如果能够有玄医符经,任何一个学过的人都可以进境神速,只是可惜……”

  可惜说了也是白说,玄医符经失传上百年了,从这些残页上根本学不到什么。

  魏仲源在一旁可惜着,贝思甜却有了自己的计较,玄医符经失传?这是对于他们来说是,可在贝思甜的脑袋里,有着整部玄医符经!

  这是上辈子她通读研习过十数遍的符经,也是所有符医的经典符经,但凡玄医,都是看过这部符经的,区别在于没有她研究的那么透彻。

  她可以将玄医符经默写出来,可听魏仲源话中意思,这符经一出世,怕也是会引起不小的争端。

  她除非有应对这争端的能力,否则还是装在自己脑袋里比较稳妥。

  因为这层顾虑,贝思甜一时没有说出来,心里想着如何才能提高身边人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