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99章 和贝大夫名字一样
  翁永安在刚刚知道大人孩子都没事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一个大男人就在走廊里掉下眼泪,后来更是对着贝思甜深深一鞠躬!

  后边的事情有翁永安打理,田秋和孩子也都没什么大碍,贝思甜就准备回去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觉得有些疲惫。

  今天虽然没有点灵成符,但全程她的那根弦都绷着,手术她看了全过程,对现在的医疗水平而言,如果出现一些意外的情况,失败的几率会成倍成倍地增加。

  这也是她不敢放松的原因,可也不会因为这个而感到疲惫。

  贝思甜随同董凤珍一起来了田家,她其实是想回小院休息的,可是董凤珍不肯放她走,说有话想问问她,只好跟着一起来了。

  董凤珍拉着贝思甜来了大北屋,厅中只剩下她们两个人,董凤珍便笑着上下打量贝思甜。

  贝思甜本以为她是要问如何救治的婴儿,没想到她进来就盯着自己猛看,不由问道:“姥姥,我有何不妥吗?”

  “你自己可有什么感觉?”董凤珍问道。

  俗话说医不自医,不知道玄医是否也是这样的。

  贝思甜摇摇头,“只觉得累,其他的并没有什么感觉。”

  董凤珍了然地点头,果然是一样的,因为现在状况并不明显,邱教授在此科几十栽,才一眼看出来,换做是她怕是还不那么确定。

  “贝贝,你怀孕了。”董凤珍轻轻笑着说道。

  贝思甜怔住了,一手下意识地轻抚于小腹,她自己自然是毫无所觉的,并不是所有人都长妊娠斑,现在也没有妊娠反应,她自己更是不会莫名地给自己切脉,自然也就不会发觉。

  更主要的是,她根本就没往那方面想。

  贝思甜抚完小腹,才想起来确认一下,伸手摸上自己的脉,医不自医,玄医也是如此,有时候对自己的诊断会有所失误,判断失误了,诊治自然也会有所偏差。

  不过大多医生,尤其是中医大夫,都会对自己身进行一个长期的调养,这体现在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当中,所以一般中医相对而言活的时间更长一些。

  贝思甜感受着脉象,的确是喜脉,只不过现在还比较弱,大概是时日尚短的缘故。

  “贝贝现在可就要注意了,现在不是一个人了,不能太劳累了。”董凤珍嘱咐着,“养生之道你只比我强,我也不会太多叮嘱你,不过怀孕这码事,你也是头一回经历,如果有不明白的,就立刻来问我。”

  贝思甜点点头,心中还有些无法回神,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充斥于心间。

  她的小腹当中,如今孕育着一个小小的生命,是她和罗旭东的小生命!

  董凤珍驱车让人将贝思甜送了回去,贝思甜静静地坐在厅里沙发上出神。

  这时候秦氏过来了,她在那边闲着也是闲着,听见动静知道贝思甜回来了,就过来说会话。

  “干啥呢,坐这发呆?”秦氏坐下来,笑着说道:“我打算去买点菜籽,你给我掘出来的那几块地我都想好种啥了,我估摸着,种上不但不乱,还能维持美观。”

  秦氏说着,发觉贝思甜有些走神,知道她有心事,想了想还是问道:“小甜儿,是不是出啥事了?”

  贝思甜这才回神,闻言笑了,“娘,没啥事,就是……”

  “就是什么?”秦氏知道他们的事情自己通常都帮不上忙,但是知道知道,也免得给他们添乱。

  “我怀孕了。”贝思甜嘴角带着轻柔的笑意。

  秦氏一听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随即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大喜过望,他们其实早就盼着能有个孙子孙女了,只是他们知道贝思甜和罗旭东都忙,他们不愿意催促他们,给他们增加压力,所以一直什么也没说。

  现在倏然听到喜讯,她整个人都不知道怎么是好了,坐也坐不住,围着贝思甜转悠也不知道干什么,良久才想起,“我先回去告诉你爸一声!”

  这样的好消息,当然要赶紧告诉罗安国了!

  没多久,罗安国和秦氏一块过来了,罗安国脸上带着喜意,看着贝思甜就是笑,其他连话也不知道该说啥了。

  秦氏在这边住了两个星期,什么东西摆放在什么位置都是门儿清,所以她决定从今天开始,早晨六点半过来给贝思甜做早饭,等贝思甜上班了再回去,晚上做好晚饭,他们可以一块过去吃!

  贝思甜见两个人如此,顿感哭笑不得,说道:“娘,早饭我自己可以做的,不用这么麻烦。”

  秦氏摇头,“我好不容易能帮上你了,你还不让我干!”话中颇有委屈的意思。

  贝思甜听完有些头大,“不是啊娘……”

  “不是你就好好待着吧,有什么事叫我一声,你在的时候我也在这边。”秦氏乐呵呵地说道。

  贝思甜苦笑几声,也不好再说什么,有些力所能及的活儿,她该自己做也要自己做的,怀孕了就更不能只待着,对胎儿也不好。

  好在,现在有了剖腹产技术,不用在担心难产了!

  这种大喜事,罗安国等不到罗旭东回来,就去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罗旭东听到电话筒中说出的内容,拿着电话的手一紧,心脏莫名的漏跳两拍,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从心中窜起。

  他要当父亲了!

  “罗连长!”副连吃惊看着电话筒,那上边清楚地出现了一条裂痕,这东西虽然是塑料的,可也不是一捏就出裂痕的,这得要多大的力道!

  罗旭东反应过来,挂断电话,一脸淡漠,“这电话不结实。”

  副连险些没哭了,是电话不结实,还是您老太激动了?

  他看得出罗旭东刚才是激动的,家里有什么事让他这么激动?

  “嫂子有了?”副连小心翼翼地问道。

  罗旭东倏然看向副连,目光如隼盯着他。

  副连忙嘿嘿一笑,“能让罗连长怎么高兴的事情,除了这件事,我都想不出还有其他的。”

  谁要当爹了,这心情都是高兴的,副连家里孩子都会跑了,当初他也是这个心情。

  能理解!

  就是这电话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