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89章 新的念头
  这符粉并非专门为这个小婴儿准备的,澳门赌博网站:毕竟贝思甜也是才知道状况,根本不可能有时间去准备,这个是上一次给周必武调理身体剩下的符粉,里边混合了少量的人参,都是千年人参。

  小小的婴儿一滴就够了,但是贝思甜抱过来的时候,发现婴儿在短短的时间内生机衰竭,只得给他滴了两滴。

  这药因由千年人参,属大补,再有符粉的加持,的确可以救回他的性命,不过今后,他也多了一个毛病。

  爱上火!

  两个医生看着贝思甜行为古怪,可是想起那红头文件,只能压下心中的疑惑,刚刚才给这婴儿做过检查,心率已经降到10以下,这和心脏停跳已经没有区别了。

  “糟了,还呛了羊水!”贝思甜皱眉。

  两个医生正疑惑着,听见贝思甜这么说,相视一眼,其中一个年轻一些的说道:“贝大夫,羊水我们可以帮着吸出来,可是……”

  可是吸出来又有什么用呢,孩子已经没了!

  贝思甜一听却是大喜,就算她有办法,也需要在婴儿生机充沛的情况下,配以符粉以及一些按摩手法促使婴儿咳出或是哭出来,而婴儿如今的状况,她却是有些无可奈何。

  那女医生从贝思甜手中接过婴儿,见婴儿和刚才没什么两样,小脸皱巴巴的仍旧是青灰的颜色,这样的孩子,就算吸出羊水,也没救了。

  更何况,吸羊水也不是简简单单的,不管是设备还是医疗用具,都是要花钱的,现在的情况,这钱花着就没什么必要了。

  这女医生想说两句什么,最后还是叹了口气,估计换做是谁都会尽最后一丝努力吧。

  女医生重新给婴儿贴上检测胎心率的电极片,却倏然发现检测仪上的那条直线变成了曲线,虽然幅度不是很大,但的确不再是一条直线了!

  “这婴儿……恢复心跳了?!”

  明明刚才已经停跳了,为什么现在又恢复了心跳?!

  另一个女医生闻言动作一顿,忙向仪器显示屏看去,果然像是同事说的那样,有了曲线变化,而且像是胎心率正在稳步上升!

  这上升的速度很快,这一会的功夫,已经临近50。

  两个女医生下意识看向贝思甜,刚才是她在婴儿嘴里滴了什么东西,这孩子就活过来了,她到底做了什么!

  “不要打扰邱教授。”贝思甜轻声提醒道。

  刚才其中一个人就想叫邱教授的,现在邱教授正在给田秋缝针呢,听说这样的手术,要一层一层的缝合,是个十分细密谨慎的工作,半点闪失都不能有。

  两个女医生看了对方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惊和疑惑,可是现在的确不好多问,两个人赶紧准备医疗器具,尽快将羊水吸出来,幸好呛的羊水不多,但这对孩子的肺部也造成不小的压力。

  之前是因为孩子没救了,所以对于吸羊水的事情表现的并没有那么积极,现在孩子活过来了,自然要抓紧一切时间想将羊水吸出来。

  很快,羊水就吸出来了,这时候婴儿的胎心率已经恢复到100,马上就会进入到正常值范围!

  两个人虽然行医时间不长,可是从未见过或是听说过这样奇异的事情,这婴儿恢复的也很快,脸上的颜色也逐渐好转起来,青灰色开始消退。

  等到邱教授这边缝完针,孩子的胎心率已经恢复正常,125/分!

  邱教授这边缝完针,剩下的工作就交给另外的医生了,那两个负责抢救婴儿的医生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邱教授忙走过来给婴儿检查了一番,发觉这孩子除了身体有些虚弱之外,居然一切都是正常的!

  她看向贝思甜的目光充满了诧异,不由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贝思甜笑而不语。

  邱教授见此知道她不方便说,随即响起杜院长种种奇怪的举动,难怪红头文件下来的这么快,难怪杜院长让尽量的满足她的要求。

  这位年轻的医生,怕是不简单啊。

  贝思甜看了田秋一眼,发现她倒是没什么大碍,一颗心落了地。

  那边的医生嘱咐田秋不要睡着,8小时之内都不能睡觉,这对于打了麻药的人来说有些煎熬,田秋还是乖乖地点点头,尽可能的让自己睁着眼睛。

  大人推出了手术室,婴儿虽然状况稳定了,但是刚刚的确停止了呼吸,还是要进行监护,所以暂时还不能推出去交给家属。

  医生出去后将情况和翁永安说了一遍,还有一些注意事项说的也都很详细。

  田家这时候早就有人过来了,二舅和二舅妈也都围了上来,他们当时一听吓得腿都软了,到了医院就责怪翁永安,剖腹产这种大事情,怎么也要和他们说一声,万一要是有个……他们连田秋的面都没见到!

  两个人虽然责怪着,却也知道当时情况紧急,说到后来也落下个叹气。

  “董老先生?”邱教授看到外边的董凤珍不禁一怔。

  先生放在女性称呼后边,是对这女性极大的尊重,邱教授是很敬重董凤珍的,早些年她甚至还去听过她的一些讲座,里边有很多关于调养身体,食用药膳的方法。

  邱教授惊奇于董凤珍在这里,后来双方一说才知道,她刚刚做手术的那个人,居然就是田家的人,而刚刚让她诧异不已的贝大夫,是董凤珍的外孙女!

  “不愧是行医世家,董老先生家里真是出了不得了的人物!”邱教授感慨地说道。

  虽然不知道贝思甜怎么做到的,但是婴儿的确是她救活的,现在状况十分好,检查不出什么毛病来。

  董凤珍知道贝思甜的本事,做手术的时候听到贝思甜在里边,她基本上就不再担心了,大人孩子平安的几率非常大,果不其然就是这样。

  邱教授和董凤珍闲聊两句,看了一眼坐在一边闭目假寐的贝思甜一眼,说道:“不过贝大夫也要注意身体,我刚才看她出来的时候似乎有些疲惫,像是费神过度,现在她不是一个人,不能过度劳累的。”

  董凤珍闻言一怔,随后仔细看向贝思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