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85章 没有呼吸
  翁永安听到剖腹产这三个字腿肚子都要转筋,如果没有贝思甜跟着,他怎么都不想让田秋进去。

  “再犹豫就来不及了!”邱教授皱眉沉声低喝,现在情况太危险了!

  “让我跟着一起进去吧。”贝思甜说道,她也不放心田秋。

  医生一共有三位,邱教授和一位四十来岁的女性主刀,还有一位麻醉师,是男的,他皱眉看着贝思甜,说道:“手术室怎么可能让闲杂人进去?”

  这样的要求简直太无知了,要是平时他理也懒得理,可现在情况这么复杂,他都被叫到这里来了,这种状况病人家属都看不到吗,竟然还在纠结这种问题!

  贝思甜没有理会麻醉师,眼睛看向邱教授,虽然这要求有些过,但她进去不是凑热闹的,在危机时刻,说不定她能够起到作用,当然,但愿她不用去起这作用。

  邱教授有一层她的考虑,杜院长特意嘱咐过她,如果她提出什么要求,尽可能的满足。

  一开始她以为会是一些特权要求,像单间病房这种都不用她提,直接就会给她,可是怎么也没想到她会提这样的要求。

  现在邱教授想起杜院长的话才明白,他的那些意思,应该是指的这些吧。

  可是让贝思甜进去,的确违反院方的规定……

  就在这个时候,护士长忽然小跑着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红头文件,“邱教授,院方下发的指令性文件,这位……这位贝医生,刚刚被聘为我院的名誉特聘医生……”

  护士长脸上的震惊和诧异还没有散去,说话都有些不利落,这文件下发的太突然,而且从速度上来看,竟然是刚刚拟定签署的,通常这种指令性文件,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会下发到她们手里……

  邱教授心里明了,看来这年轻优秀的医生,可不仅仅是年轻优秀而已!

  “立刻进行手术,贝医生也请准备一下!”邱教授当机立断。

  翁永安两侧的双手止不住地轻抖,如果可能,他当初宁愿不要孩子,也不想田秋面临如此大的危险!

  如果不要孩子了,做引产,大人是不会有危险的!

  翁永安突然后悔起来,刚才不应该在手术单上签字的,应该做引产!

  他对这方面虽然进行了一番了解,但是到底了解的不多,再加上周围人很多都说剖腹产的可怕性,便将这三个字魔性化了,提到就会觉得心惊胆战。

  其实对于现在的田秋,剖腹产远比引产更为安全,引产的风险性并不比剖腹产小,现在情况危急,一旦引起大出血或是羊水栓塞,田秋很可能会没命!

  尤其是羊水栓塞,在国内还没有抢救条件,几乎遇到就是死!

  剖腹产或许国内技术还不是很成熟,但是病例已经有过不少,成功的几率更是远远大于失败的几率,只是国人在内心当中不愿意接受罢了。

  几句话的功夫,胎心率再次下降,现在能不能成功抢救胎儿,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邱教授心中叹息,这个时候最怕的就是不果断,可到了这个时候,又有多少人能够做下这样的决定!

  贝思甜穿好手术服,在进入手术室的时候同其他医生一起消毒,目光时刻在田秋脸上徘徊。

  田秋此刻已经打了半身麻醉,肩膀以上都被遮挡住,医生提示她尽可能的不要睡着。

  田秋现在也没有睡意,她现在都顾不上害怕,只希望孩子能够好好的出世!

  她不由地看向一旁的贝思甜,贝思甜感受到她的眼神,回以一个安心的目光。

  田秋心下稍安,至少在这可怕的手术室当中,她还有贝贝陪着!

  田秋虽然想刻意不去感受,可是想到下边正有刀子在划开她的肚子,还是忍不住将注意力集中过去,不过却是什么感觉也没有。

  “现在要取孩子了,会有一些不舒服。”邱教授提醒道。

  田秋忙提神,随后便感觉到肚子好似被挤压,还有一些其他古怪的感觉,却没有疼痛的感觉,很快就消失了。

  “没有呼吸了,进行抢救!”邱教授立刻将孩子交给了一旁等待的抢救医生。

  田秋听到这句话,澳门赌博网站:眼泪哗就流了下来,无助地看向贝思甜,好似再问,真的没有呼吸了吗?她怀胎十月的孩子,真的没救了吗?

  贝思甜面沉如水,她看的出那孩子还没有完全窒息,不过对于婴儿的抢救措施,似乎还不太完善,很多应用于大人的抢救措施,孩子都用不了,尤其是刚刚出生的孩子,身体太软,仪器都承受不住!

  邱教授心中叹息一声,这孩子这样,怕是救不活了!

  “你得做好心理准备。”邱教授对田秋说道。

  田秋眼神忽然就无神了,做好准备,做好什么准备,她心里其实很清楚,只不过不能接受而已,她期盼了这么久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了小生命。

  贝思甜上前将孩子从医生手里接了过来,说道:“交给我吧。”

  那医生看向邱教授,见邱教授点点头,这孩子是救不活了,如果刚开始没有耽误那段时间,兴许还有点希望,可惜……

  贝思甜接过孩子,将孩子平放于铺了柔软垫子的托盘上,除了两个负责抢救的医生,其余的人包括邱教授在内都开始给孕妇缝针,这个时候对她们来说,孕妇的重要性已经大于胎儿。

  “你打算怎么做,我们帮你!”两个医生说道。

  她们看得出,贝思甜是真心想要救这个孩子。

  贝思甜点点头,“我要给孩子灌点药,有没有可以软管之类的?”

  她那按摩喉咙的手段在婴儿身上可不能用,刚刚出生的婴儿太柔软了,就算贝思甜控制力道,也会伤了他的喉咙。

  医生很快拿来一个细小的软管,都是消过毒的。

  贝思甜将一小包的符粉融入清水当中,然后轻轻掰开婴儿发青的小嘴,将软管小心翼翼地送了进去,送到喉咙的位置,用滴管送入两滴符水。

  贝思甜轻轻抚着婴儿的脖颈,待确认已经成功顺着向下进入胃部,这才将软管拿出。

  一旁的两个医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茫然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