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78章 去世
  小÷说◎网 】,♂小÷说◎网 】,

  “你个臭不要脸的浪货,什么时候轮到你对老娘指手画脚的,当初要不是强子求着,老娘还能让我儿子要你这浪货!你个不要脸的东西,你瞧瞧你那天那浪样,想起来我都没脸在村里头待着了!”

  掀翻的炕桌砸在秦红梅身上,然后又砸中了她的脚,耳边传来罗老太太尖锐刻薄的声音,将秦红梅深埋在心底的疤痕重新血淋淋地翻了出来,彻底将她的邪火激了出来。

  秦红梅尖嚎一声,猛地将炕桌往炕上砸去,嘴里大吼:“你个老不死的东西,你怎么不去死呢!”

  好巧不巧的,炕桌桌角一下子就砸在了罗老太太胸口,然后向着白金凤呼了过去,白金凤花容失色,情急之下什么也顾不上,转身用后背对着飞来的炕桌,把怀里的孩子护了个严实!

  而罗老太太,连吭都没吭一声,仰头向后一倒,不动弹了。

  变故发生的太快,所有人都始料未及,就是罗爱国也都没有反应过来,待反应过来,连忙爬上炕去看罗老太太。

  罗爱国爬上炕,就看到罗老太太仰天躺着,眼睛瞪的老大,一摸鼻息,竟是已经没气了!

  罗爱国顿时瘫软在炕上,怔怔地看着罗老太太,脸色发白,眼泪一下子就涌了下来,喉头好像哽住了东西说不出话来,虽然亲娘要抛弃他们,可是当时是一个感觉,现在她死了又是另一个感觉,更何况这死还是横死!

  “奶……”罗旭强也跟着上了炕,看到这情景,也吓坏了,脸色煞白,也没顾得上一旁满脸痛苦的媳妇。

  “我奶死了……”罗旭强喃喃自语。

  站在地上的秦红梅双手哆嗦着,这时候不是气的,而是吓得,刚才罗老太太说着句句扎心的话,她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谁想到这一失手,竟然将人给砸死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是她先说我的……是她……”秦红梅倒退着,后背顶到柜子,缓缓跌坐在地上。

  因为罗旭强的开口,罗爱国终于缓过这股劲来,猛地大吼一声:“娘!”

  这一声,惊了左邻右舍,也惊了已经走到门口,正打算和他们说明白不去北京了的罗安国两口子。

  听见这一声吼,再迟钝也知道出事了,罗安国和秦氏急忙跑了进去,就看到秦红梅坐倒在地,罗爱国坐在床上大哭。

  罗安国顾不上问,一抬腿上了炕,就看到罗老太太大睁着眼睛,已经断气了。

  秦氏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番光景,他们到底都不懂医,虽然心里知道已经断气了,可是总想着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因此罗安国当即让秦氏去找杨五郎。

  杨五郎来到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罗老太太身体都已经开始僵了,他摇头叹了口气,说道:“赶紧给穿衣服吧,要不再过段时间就穿不上了!”

  身体僵了穿不上,就只能将肢体掰弯,有可能会导致肢体的折断,因为要保持衣服的完整,也就是要保持走时候的体面,但这也是对逝去之人的不敬。

  罗安国双手微微颤抖,脸上一片哀戚,顾不上伤心,招呼大哥一声,两个儿子一起给罗老太太穿衣服。

  这边的媳妇,要最亲近的人穿衣服,还有比两个儿子更亲近的吗?

  杨五郎走的时候看了一眼还坐在地上一脸呆滞的秦红梅,暗自摇了摇头,罗家要不是有这么个儿媳妇,也不至于闹成这样,也这事罗老太太自己造的孽。

  当初老大娶得媳妇多贤惠,愣是联合着秦红梅把人给活活气死了,现在人家儿子有出息了不回来,连自己都被自己拉进门的媳妇给砸死了,这就是报应!

  杨五郎知道罗家的这些事,村里还有谁不知道的,当初罗二家糟了难,两口子瞎的瞎瘫的瘫,他们立刻划清界限,连亲娘都一个德行。

  现在人家儿子儿媳妇出息了,在北京落了下来,要接着二老去那边享福,这一家子又不要脸的往上贴,要死要活地跟着,结果好,因为这事居然窝里讧闹出人命了!

  杨五郎一点也不怜悯罗老太太,更加不怜悯秦红梅,对于她们,只有两个字,活该!

  贝思甜接到电话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钟了,她和罗旭东正在家里商量着贝佳乐和贝德旺的事情。

  罗旭东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跟着这些蛛丝马迹或许能够找到什么。

  贝思甜接到电话的时候感到一阵错愕,听了秦氏的话,她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奶奶去世了,我们得回去。”贝思甜说道。

  罗旭东听了贝思甜说的大致经过,并没有多少感想,对于罗老太太和秦红梅,他基本上没有什么感情。

  两个人向各自的部队和单位请了假,就开车往回走了,这一次回去,他们准备直接将罗安国两口子以及罗旭平接过来。

  路途遥远,时间和精力都有限,所以他们才决定开车回去。

  有些高速公路正在修建当中,没有高速公路,需要绕很多的路才能到靠山村,全指望着罗旭东一个人开车,只能走走停停,到了第三天凌晨的时候才到家。

  趁着还有些时间,罗旭东去了西厢房睡了一会,贝思甜在东屋炕上坐着,听秦氏说着这两天的事情。

  这边的习俗是要穿孝衣的,贝思甜作为孙媳妇也要穿上白色麻布的孝衣,不过扛幡是要罗爱国或者罗旭华扛的,长子长孙,长孙不在,就只能罗爱国来了。

  罗爱国也通知了罗旭华,不过罗旭华推脱有事没回来,如果没有罗老太太的纵容,罗旭华当初也用不着逃出靠山村才能活命了,现在怎么可能回来披麻戴孝送葬呢。

  大街上还大着大棚,棺木就停在大棚当中,因为白天还要叩拜,晚上罗爱国就在那里守灵,这一次他说什么也不让罗安国守灵,就算罗安国在那,他也不肯走。

  如果不是秦红梅,罗老太太也不至于横死在家里!

  罗爱国心中羞愧不已,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减轻一些罪恶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