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72章 神志不清
  贝思甜打算寻个机会去一趟魏家,她现在对这个世界的玄医了解的太少,这让她非常被动,有些事情或许属于奇闻异事的范畴,但是从玄医的历史当中会了解得到很多的信息。

  以前是没有机会,现在开始接触玄医了,本身他们是有自己的历史的。

  不过除了这些正规的玄医历史之外,贝思甜也打算从其他途径了解这个世界的玄医,比如马三枪口中的战友。

  这天休息,贝思甜给贝德旺喝下符水,这是养神的符水,贝德旺似乎除了脑部受到重创,精神上还受了刺激,因为前天晚上的时候,他突然开始发癫,紧闭着双眼浑身抽搐,嘴里一直喃喃自语,说着他要报仇之类的话。

  为谁报仇,向谁报仇,却是只字未提。

  贝思甜知道很多秘密就在贝德旺的记忆当中,只要治好了贝德旺,很多事情都可以明白!

  关键是,治疗失忆和脑部重创这样的问题,需要很多时间。

  贝思甜让范平和卢刚看着贝德旺,一个是别让他自己跑出去,另外一个别让人偷着进来伤害了他。

  范平和卢刚是老爷子的人,正经的军人,因为院里平日里只有贝思甜一个女人,老爷子不放心,便让他们来院子里看顾,罗旭东的人全部都在外边守着。

  对此罗旭东自然是没有意义,都是为了贝思甜好。

  范平和卢刚都是吴岳凯警卫连的人,澳门赌博网站:身高一米八左右,长相都是一般人,二十六七的年纪,能进入吴岳凯的警卫连,身手自然是不用说的!

  对于这两个人,罗旭东也是亲自验过的,不是不信任吴岳凯,只是保护对象变成贝思甜,他就想亲自过眼。

  贝思甜回到北屋准备收拾东西去一趟魏家,电话忽然响起,她接起电话,那边传来秦氏的声音。

  “小甜儿,是我。”秦氏说道。

  “娘,东西都收拾好了吗?”贝思甜问道。

  之前给秦氏和罗安国打电话说明了情况,希望他们能够来到北京和他们同住,两口子一开始很犹豫,后来在贝思甜以罗旭平为借口,劝说了好几次,才终于答应来北京一起住。

  电话那边的声音很犹豫,“小甜儿,是这样的,我和你爸商量了一下,我们还是不太想离开村里。”

  贝思甜一怔,不由问道:“是不是奶奶那边不愿意?”

  那边沉默了片刻,说道:“主要是我们也不太想走。”

  看来还是罗老太太阻碍的,秦氏和罗安国要来北京,自然是常住,这个瞒不了村里的人,罗老太太原本是城里的,知道老二一家子能回城里,她要是能不想办法跟着才新鲜。

  贝思甜知道秦氏是不愿意带着罗老太太来的,她要是来了,肯定搅得全家都不得安宁,贝思甜怕是也没办法将这里当成一个安稳的窝了。

  “娘,这件事你不用担心,我来想办法,你就踏踏实实地收拾东西,该卖的都卖了。”贝思甜说道。

  秦氏叹了口气,说道:“其实也不全是因为你奶,咱这房子刚盖好了,我和你爸都舍不得走,而且你和旭东也老大不小了,咱们家这边的习惯,孩子成家立业了是要出去单过的,我们过去了,还得跟你们住一块,你们两口子自己也不方便。”

  贝思甜闻言笑道:“娘,这一点更不用担心了,我和旭东已经商量着看看能不能把后边的四合院买下来,然后将中间打通了,这样我们既是独门独院,咱们互相也有照应。”

  秦氏一听又犹豫了,她舍不得走是一点,可她又想时常看到大儿子和贝思甜,又怕和他们一起住给他们添麻烦,人岁数大了就填毛病。

  可另外一点,也是让他们两口子下定决心的一点,就是罗旭平的教育问题,北京的教育水平和村里这边的水平能一样吗!

  秦氏叹了口气,贝思甜的话对她影响很大,本来打电话之前已经决定了的事情,现在被她这么一说,又动摇了。

  “行,我听你的。”秦氏说道。

  回去再想想办法吧。

  放下电话,贝思甜就出去了,虽然部队给罗旭东配了车,但是车一般都开到单位,她也用不了,好在这边交通十分便利。

  来到魏家,开门的人看到她立刻就放行了,连通报都不用,显然魏元卿早就上下交代好了,让所有人都认了贝思甜的面容,见到就放行。

  进了门,便有人带着贝思甜直接去了魏元卿的书房。

  贝思甜还是第一次来魏家,魏家给她的感觉十分亲切,因为这里不同于一般的四合院,亭台楼阁,还有一小片自制的水系,是活水,听说引自地下,围绕着假山潺潺流淌,水中各种金鱼游弋着,十分自得,虽然规模很小,但是用于观赏已经够了。

  这里的感觉让她有一种回到前世的感觉。

  贝思甜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一路看着风景走了过去,其实魏家布置的虽然精巧,可是同前世的庭院楼阁相比差远了,只是这种神似也让她感到亲切。

  这里的格局比田家还要复杂一些,也分前后院,只不过院中还有小院。

  魏元卿住的地方在最幽静的地方,他喜欢安静。

  贝思甜来到的时候,魏仲熏正看着魏元卿写字,她没有打扰,安静地等在一旁,爷孙两个一个写的入神,一个看的入神,竟是谁也没有发现贝思甜来了。

  等到魏元卿写完了,抬头才看到贝思甜,忙放下笔,“贝大夫来了,下边的人也不说一声。”

  “是我不让他们说的。”贝思甜笑道。

  寒暄了几句,贝思甜道明来意,随后便看到魏元卿面现古怪之色,和魏仲熏相视一眼。

  “怎么了?”贝思甜不由地问道。

  魏元卿叹了口气,说道:“玄医的历史有是有,但是残缺不全,就是不少家族的历史记载都是不全的,我们魏家也是其中一家,这其中缺失的部分,几乎都在九十年前到三百年左右的范围,差不多两百年的历史,全都是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