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71章 不可能的人
  罗旭东听到贝思甜的惊呼,澳门赌博网站:强压下怒气,下了车,来到这个人身前,脸布满脏污,但是大致模样还是能够看出来,是个男人,大概四十岁的样子。

  罗旭东见周围的人逐渐增多,后边的车辆被堵住,低声询问片刻,这人只是茫然地坐在那里,根本不给他回应。

  罗旭东眸光微闪,不再压低声音,反而扬声说道:“我先带你去医院吧。”说罢,前架起他的胳膊,将他拽到了车,瞥了贝思甜一眼,见她面容仍旧带着惊骇,他从来没见过她这副模样!

  周围的人不少都看到了,是这个人突然冲出来的,那辆军车没撞到人,还将人送到医院去,还是当兵的好啊!

  罗旭东根本就没去医院,他绕了个圈直接将车开回自己的小院。

  路,贝思甜就已经恢复常态,和罗旭东两个人一起将人带了进去,将大门紧锁。

  罗旭东没有将人带到北房中,而是带到了东厢房,这个男人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脸茫然,眼神呆滞,完全无法聚焦,罗旭东知道这八成是脑袋受了重创。

  “你认识他?”罗旭东问面色凝重复杂的贝思甜。

  贝思甜沉默半晌才说道:“认识。”

  “他是谁?”

  “我的父亲……贝德旺。”

  罗旭东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待看到贝思甜脸的神情才知道是真的,可是她的父亲不是早在她几岁的时候就死了吗!

  贝思甜也想问,一个本应该死去的人,为什么会毫无征兆地出现在这里?!

  巧合?

  贝思甜不信,她总觉得有一张无形的大网正在向她罩来。

  护理的工作贝思甜也会,不过大面积的护理,还是要找专业的人员,罗旭东找了两个专业男护理,都是嘴紧的人,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全身清理和检查,贝德旺恢复了本来的面容,头发花白,白的部分更多一些,脸的皮肉褶皱发黑,一点光泽都没有,四十岁的年纪,已经老太尽显,像是六十岁的。

  就算当年贝德旺没有死,为什么会落魄到这个地步,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又为什么没有回去找过原主?

  疑问有很多,然而贝德旺现在的状态很不对劲。

  贝思甜几乎不用多检查,就知道他脑补受损,严重影响了神智和记忆力。

  现在的贝德旺,就像是个傻子一样,根本不认识人!

  看着面前眼神呆滞空洞的贝德旺,贝思甜和罗旭东相顾无语,到底怎么弄成这样的?

  “你有办法治好吗?”罗旭东问道。

  贝思甜一时没有说话,脑部太复杂了,就算是玄医也没有完全的把握,更何况现在不知道贝德旺是怎么伤的脑袋,想要治疗难度很大。

  但是难度再大,贝思甜也得去治,不治不行啊,如果贝德旺能够恢复神智,那么她就能知道贝佳乐到底是谁。

  也就是说,这一连串的事情也就有了答案。

  所以顾然没有十全的把握,但是贝思甜也是必定要治疗贝德旺的。

  “这件事除了老首长之外,任何人都不要提起来。”罗旭东说道。

  贝思甜点点头,除了罗旭东和老爷子,她其实谁都不能完全相信,田鹤鸣也不行。

  为了不引人怀疑,贝思甜照常去班,虽然面无异,但是心里却满腹思虑。

  原本已经死了十几年的贝德旺突兀地出现在她的面前,如果说没有人安排,她真的是不信,可是这安排是到什么程度,知道她的所有信息,还是只是一知半解。

  最重要的是,让死去这么多年的人来到她身边,是什么意图?

  贝德旺知道贝佳乐的存在吗,知道有一个和他的女儿长得如此相像的人吗?

  随着贝德旺的出现,越来越多的疑惑出现在贝思甜的脑海当中,好似一团乱麻,根本理不出个头绪。

  这一日贝思甜心里正想着事情,马三枪来了,他还是老样子,拄着拐棍,走路歪歪扭扭,路过的人都不敢碰他,感觉一碰就倒似的。

  不过马三枪这一次脸没有以往的愁容满面,满脸痛苦,这一次脸带着笑,来到诊室1,进门就说道:“秦老弟,见效了见效了!快快跟我好好介绍一些这位小大夫,我要好好感谢感谢她!”

  这一次的见效不同于以往,以往喝药总要过一段时间才能见效,而且等到下一次雨季之前要提前喝才会奏效,可哪天下雨老天爷都不知道,指望天气预报,那不是逗乐吗。

  马三枪这一次是在阴天的这两天喝的,而且是在疼的时候喝的,没想到中午那阵喝了,半夜里就不疼了,难得睡了一个好觉,第二天马三枪继续喝,居然一直就没再疼。

  秦丰旺也是连连赞叹,佩服不已,古方就是古方,效果真是不一样!

  贝思甜却笑道:“您现别高兴的太早,我在第一次开的方子里加了一些止痛的,才会见效这么快,这药还得喝至少三个疗程才能见效,七天一疗程。”

  止疼也是中草药止疼,不同于止疼片,副作用小得多。

  马三枪哪里懂这个,之前秦丰旺给他开的方子里边也有止疼的,可没有这么管用。

  “贝大夫,这一次也给我加止疼的行不?”马三枪主动说道。

  尝过不疼的滋味,他是真的不想再疼了。

  “我不打算给您加了,每一副药的效果需要您自己来记录一下,如果加了止疼片,您感觉不到药效的,而且但凡这种药,都对身体会有一定的副作用。”

  马三枪有些可惜,他是真的想让贝思甜给她加,可是这小姑娘说的不错,如果一味的服食止疼的药物,时间长了和吃止疼片也没什么区别了。

  贝思甜又给马三枪开了一副药,一边写着方子一边听见马三枪念叨:“我在抗日的时候,也见过像贝大夫这样特别厉害的大夫,那时候都是随军的,那药效真是杠杠的,你看着像是一杯清水,结果喝下去人就不那么疼了,伤口好的也特别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