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62章 你感兴趣的礼物
  魏仲熏面对着身穿素雅长裙的贝思甜,忽然有些恍惚,尤想起他第一次看到她时,是在一个傍晚,他差点被人给劫了,最后还是被贝思甜和她丈夫给挡下的。

  他们帮着他拜托了困境,他反而还哄骗着这两口子供他住了一晚上,连带着两顿饭,如果没有那两顿饭,在找到干休所之前,他就要饿肚子了。

  堂堂一个玄医居然饿肚子,如果让老头子知道,估计是要打断他腿的……

  现在,当初那个被她视为普通人的女子,成了他的师父!

  世事变幻,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魏仲熏心有感慨,田智同样有着感慨,表姐当初刚来到田家的时候,家里很多人都认为她是找上门来的穷亲戚,想要仰仗着田家,结果没想到,最后她成了田家最大的仰仗!

  不知道四伯一家子如果知道了,会是什么样精彩的表情。

  “向师父叩首!”杜凯博的声音响起。

  两个人心中感慨着,缓缓跪了下去,以额触地,磕了三个响头,再抬起头来,便看到贝思甜手捧一个小瓷瓶来到田智面前。

  这小瓷瓶是特质的,董凤珍专门联系了陕西那边的瓷器师设计了这种小瓷瓶,小口瓶,大肚子,瓶口较长,白腻的细瓷之上绘制着蓝色祥云,看上去低调大气,又很上档次。

  贝思甜一看到这小瓷瓶就喜欢上了,董凤珍将那家陶瓷厂的联系方式告诉了她,并且告诉她,如果愿意可以先签订一年的合同,在这一年之内供应多少。

  所以现在贝思甜用的都是这种细瓷小瓷瓶。

  众人关注的不是这个小瓷瓶,而是小瓷瓶当中的东西,这是玄医的收徒仪式,里边装的自然是符水!

  这收徒仪式在玄医的心中十分重要,他们的传承人通常都出自这些徒弟当中,能够在收徒仪式上送出的符水,必然不是普通的符水!

  这一点左右两派知道的更清楚,魏元卿和陶怀林不约而同盯着那个小瓷瓶,很想看一看那小瓷瓶当中到底是什么!

  “你我师徒缘分从此刻开始,这是师父送你的礼物,望你今后匡扶正道,救死扶伤,道路且长,勿忘初心!”贝思甜郑重地说道。

  田智肃然,双手恭敬地接过小瓷瓶,恭声说道:“谨遵教诲!”

  随后,田智在众人期盼的眼神当中,在贝思甜鼓励的眼神之下,他打开小瓷瓶,将其中的符水喝下去。

  如果说以前田智对喝的符水有所感觉,现在他更觉得不一般,喝完有一种他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里边。

  如果精神是一杯不满的水,那么喝下这符水之后,他感觉精神这半杯水被灌满了!

  这种感觉很奇妙,田智只觉得浑身上下都舒爽极了!

  见田智喝下,贝思甜便走到魏仲熏身前,说了同样的话,将同样的小瓷瓶交到他的手上。

  魏仲熏恭敬地接过小瓷瓶,神情严肃认真,“谨遵教诲!”随后,喝下这符水。

  田智不是玄医顶多能够感觉到一些浅显的变化,魏仲熏做了这么多年的玄医,也喝过很多符水,对其中的奥妙知之甚多。

  正是因为知道的多,他才知道刚才喝下的符水有多珍贵!

  这符水极大地补充了他的精气神,如果单靠他自己的努力,或许要七八年之后才有可能完全充盈,向着点灵成符前进,可喝下这符水,只要这两天养神得当,他的精气神会完全超过被称为妖孽的堂哥魏仲源,可以直接进击点灵成符!

  田智当时喝下符水的时候,脸上都是疑惑和茫然,不知道身体的变化到底在哪里,魏仲熏却是知道的。

  因此众人起初在他的脸上看到的是呆滞,随后是震惊,紧接着是狂喜!

  魏元卿和陶怀林都心痒难耐,他们想知道贝思甜给他们喝的是什么,能达到什么效果!

  魏元卿还有点盼头,等到仪式结束之后,可以询问魏仲熏,但陶怀林就悲催了,他根本没有可问的人,就这么憋得心里,非得憋出毛病!

  拜师仪式并没有很长,结束之后,也到了吃饭的时间,内院已经摆了酒席,等着人们去落座。

  因为到场的不是玄医派系便是军中首长,因此不分主次桌,虽是这么说,不过还是隐隐以贝思甜坐的那一桌为主。

  吴岳凯和魏家必定是要同她坐在一桌的,为了体现不分主次,田家老二坐在了第二桌。

  贝思甜丝毫不端着架子,每桌都走动着,魏仲熏和田智跟在后边,一副为师父马首是瞻的样子。

  这两桌每桌也就坐着几个人,像是田俊等人,没有资格上桌,也没打算现在吃饭,他们要将这些人伺候妥当,等他们走了才能安心吃饭。

  田家准备的饭菜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到场的都是大人物,吃的也都不差,不像一般老百姓肚子里没有油水,因此他们要荤素搭配,更是将田家擅长的药膳搭配进去,倒是让人眼前一亮。

  因此不论是将军也好,玄医也罢,吃的唇齿留香,满嘴赞誉,就是较为挑剔的陶怀林,在心里也十分满意。

  他的大徒弟李正军中规中矩地坐在师傅身旁,时不时便会看向贝思甜,这个人就是师父嘴中的那个人,真是太年轻了。

  出于礼貌,贝思甜要向来宾敬酒,今天来的人不是朋友就是极为关键的人,她自然不会怠慢。

  当她来到周必武身边时,周必武和旁人一样礼貌地站起身来。

  “谢谢周将军莅临,思甜敬你一杯酒。”贝思甜笑着说道。

  她用的都是小杯子,里边的白酒度数不高。

  周必武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随后说道:“我对之前的事情向你道歉,是我误会了,我还要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没有贝思甜,周必武在床上同坏水争斗了两年,最终还是会落得身死消亡的下场,所以贝思甜是他的救命恩人,这一点都不错!

  这番话说的贝思甜却是怔住了,后边的感谢她承了,可是前边的话让她心中生出一种莫名的激动。

  周必武承认他认错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