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55章 你别被她骗了
  周必武肯定知道那个人的信息,贝思甜很想同他单独聊一聊,可是在酒宴过后,周必武没有停留就走了。

  贝思甜思来想去,觉得周必武不可能不对长得如此像的人好奇,可为什么他走的这样干脆?

  她忽然想起周必武送的礼物,记得他当时说过,这礼物她一定会感兴趣,或许和这件事有关系。

  人陆陆续续走了,吴岳凯和陶怀林留在了最后,魏元卿本也想留下的,却因为家族出了点事,只得赶回去。

  陶怀林和大徒弟李正军坐在那里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同贝思甜结盟才能保持更多自身的自主权。

  吴岳凯喝着茶,心里同样想着事,丫头似乎有些心神不宁,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陶怀林见贝思甜不说话,还以为她拿乔,只好先开口说道:“贝大夫,不知道你是否知道如今的形势,那些以人命制坏水的玄医已经开始露出苗头,各个地方也传出了他们活动的风声,这些人筹备近十年,就是为了能够一举控制大陆的话语权。”

  这里的话语权,自然指的医学界的,可仅仅是一个领域,对国家来说却是一个极为重要的领域,如果真的被那些人拿住这个领域的命脉,国家在有些方面也只能妥协!

  一次妥协就意味着次次妥协,而且那些人野心勃勃,绝对不甘心只有医学界的话语权,陶怀林猜测,他们是打算从医学界破开一道口子,然后进行大范围的控制。

  玄医大多数都认为自己超然物外,这类人本身就有本事,又能致人于生死之间,一些膨胀的便认为自己掌握了人类的生杀大权,有这样心思的不再少数,这些人聚集在一起,能有好事才怪了。

  陶怀林先说了目前的形势,也是希望贝思甜能够明白,她一个人势单力薄,必须寻找同盟,这样一来,他也不算是完全求着她了!

  然而他说完,贝思甜却没有回应,只是垂眸不语,陶怀林以为她在思索,继续说道:“我们左派或许在人才上不如右派,但我们的人脉广泛,消息是最为灵通的,很多事情都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当然了,人脉广,影响力自然也会大的多。”

  这大的多,是在同魏家作比较。

  他在告诉贝思甜,他们左派的优势。

  吴岳凯在一旁听得皱眉,他能理解陶怀林的做法,他是左派的掌舵人,尽可能为左派争取更多的利益,可是他从心里就站在贝思甜那边,听到他不断加筹码,便有些不悦了。

  吴岳凯一时没有说话,他要看看贝思甜如何打算的。

  贝思甜嘴角的弧度逐渐加大,澳门赌博网站:抬眸看向陶怀林,说道:“的确,在陶大夫的带领下左派已经如此强大,想必已经有了对付那些人的办法。”

  陶怀林默然,这话乍一听没什么,可是仔细听总觉得不对劲,如果放在双方达成同盟,这么说自然是好的,可现在……

  他猜不透贝思甜的想法,不过他能感觉出来,贝思甜似乎有些不耐。

  陶怀林微微蹙眉,他从来没和这样年纪却比自己有实力的人打过交道,毕竟他的年龄和地位在那里,贝思甜这个年纪的,当他的徒孙辈都嫌年纪小,可偏偏就让他遇到这么一个。

  不仅如此,性格还这么捉摸不透!

  陶怀林说道:“我们虽然人脉广,但综合实力算不上多强。”

  “所以你们想找同盟了?”贝思甜接话。

  陶怀林顿住,要找同盟不错,但如此回话,他们立刻就处于被动,也就是转变成他们左派求着贝思甜同盟了,虽然事实上的确如此。

  陶怀林心里叹了口气,这个人看似年轻,可是城府却绝对不是二十岁的城府。

  陶怀林点头道:“的确,我们在寻找同盟,我们左派这样的实力仍旧需要寻找同盟,更何况是贝大夫你了,所以,如果我们可以结成同盟……”

  贝思甜微微一笑,说道:“若是原先的确是势单力薄,不过魏老先生积极表达想同我结盟,我答应了。”

  我知道你答应了,看到今天这场景就知道了!

  陶怀林一口气堵在心里,他知道贝思甜这是在提醒他,她现在不是一个人,身后是整个魏家,不,不仅是魏家,还有吴将军!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吴将军的影响力,这样一个人却对贝思甜十分关爱,所以贝思甜身后站着的,虽不能说是一个军部,但也站着绝对的武装力量。

  就冲这些,的确是没必要和他们左派结盟!

  贝思甜是想和左派结盟不错,但陶怀林的态度不对,他现在想的都不是和她平起平坐,而是在三方当中领主导地位,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她心思大部分都在周必武送的礼物上,因此不想继续浪费在这里,如果左派没有诚意,她便不与他们结盟就是。

  “这茶都凉了,换一壶吧。”贝思甜淡淡地说道。

  这是送客的意思,茶凉了,人也该走了。

  陶怀林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站起身来,扬眉说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再打扰了,告辞!”说完转身向外走去。

  李正军连忙跟上,心里叹了口气,师父这是放不下架子啊。

  吴岳凯放下茶杯,他已经给陶怀林搭过一次桥,他自己不珍惜,就不会再有第二次。

  “丫头,有什么心事吗?”吴岳凯看向贝思甜。

  贝思甜叹了口气,“老爷子,我先解决点事情,下午去找您。”

  吴岳凯点点头,知道她有些心急,带着两个警卫员走了。

  贝思甜忙去了田家北屋,董凤珍正拿着单子清单礼品,这些东西都要记住是谁送的,送的贵重程度,将来若是还的时候,也要还至少同等的。

  “姥姥,周将军的礼物呢?”贝思甜问道。

  “在这呢。”董凤珍正想着怎么处理,周将军的礼物上没有清单,不知道是什么,只能等贝思甜拆开。

  贝思甜拿过那个红盒子,将上边的红封死掉,打开之后,发现还有一个小盒子,没有上锁,她掀开小盒子,里边安静的躺着一张照片。

  看到这照片,贝思甜蓦然睁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