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53章 私扣药
  秦丰旺问罗新芳道:“我多问一句,你们找杜院长,可是为了田家的事情?”

  罗新芳苦笑,“可不就是吗。”

  秦丰旺语重心长地说道:“老头子也是中医这行当里的,有些消息我也会关注一些,新芳你在这里也有十几年了,我劝你一句,这件事不要去参与。”

  他知道梅家之所以想要得到田家的请柬,除了想借此机会认识魏家,更重要的是想知道能够让魏家传承子孙拜师的人到底是谁!

  可这件事既然田家魏家都保密,就算是他那老同学都绝口不提,这事不简单,人也不简单,梅家去趟这浑水,很有些不明智。

  不过秦丰旺也能理解,最近这传言风风火火的,魏家都要上赶着拜师的人,不少人都想结识一番,说不定家里的哪个子弟被看上,家族就能跟着一跃而起呢!

  抱着这种想法的人不再少数,梅家就是其中一家。

  罗新芳叹了口气,“其实我明白您说的,这么多人都有着差不多的想法,可到底这个机会十分渺茫,可您也知道,我只是个媳妇……”

  罗新芳为难就为难在这里,她只是梅家的儿媳妇,虽然公公让她参与家里的大事,那也是因为她是罗家人的关系,没有这层关系,她怕是在梅家什么也不是。

  公公梅志伟向来也不会让她去做什么,现在开了口,她能直接给推辞了不成,总要问过秦丰旺的。

  秦丰旺知道罗新芳的为难,劝了一句也就不再多说,他也不愿意去当那得罪梅家的人,因此答应下来,不过是搭个桥,行不行的就看他那老同学了。

  贝思甜心里叹了口气,看这样子,不说人尽皆知,不过这行业的,估计也差不多了,听见他们谈论这个,她只能不说话,心里不免有些尴尬。

  第二天江艳梅就来了,今天来是拿药来的,也不用挂号,所以她直接来了这里。

  “小贝大夫,我来拿药来了。”江艳梅脸上带着笑,来到1诊室。

  贝思甜将三个手表表盘大小的小纸包放在桌子上,说道:“每天清晨一包,常温水或是凉水冲开,连续服用三天,看看效果再说。”

  如果她有斥符现象,那至少要喝三到五次才会有效果,这效果虽然比不上正常人吸收的效果,但是比一般的中西药都管用,所以贝思甜才会让她喝一次试试,三包算是一个疗程。

  江艳梅看到这三个小包怔了怔,她抓了五六大包的药,最后就浓缩成了这么三个小包?

  虽然知道浓缩的有可能是精华,不过江艳梅还是非常怀疑,澳门赌博网站:她这毛病太顽固了,是生理期引起的,哪里是这三个小包能够见效的。

  “小贝大夫,这三个小包,就是我抓回来的那些药?”江艳梅不由问道。

  “是的。”贝思甜道。

  江艳梅脸上带着些许迟疑,那药就算是再熬十几次,就算是渣滓也不可能只剩下这么点啊!

  她觉得自己花了冤枉钱,那么多的药,可不少钱呢,结果只得到这么点东西。

  贝思甜看到她脸上的怀疑,说道:“东西不再多而在精。”

  江艳梅笑了,“就像您说的,再精,那我回去先喝着。”要是不管用她会回来找的!

  至少她要知道她的那些药去了哪,不可能只剩下这么点药。

  不仅是她,就是一旁的秦丰旺和过来的周雯雯等人都觉得很惊奇,刘晶冷冷瞥了她一眼,她觉得贝思甜是把药给扣下一部分。

  有些人就是会以公谋私,贝思甜把人家的药留下一天一晚上,最后就给出这么点东西,不是扣下了是什么!

  她当时就在奇怪,抓完了药不让病人拿走,反而要留下自己制,这样她以后再用药就不用花钱了,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简直是社会主义的蛀虫!

  江艳梅其实和刘晶的想法差不多,不过她没有证据,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先看看药是不是像贝思甜说的那样见效,因此她拿着药走了。

  江艳梅一走,刘晶就发难了,她对着秦丰旺说道:“秦师傅,药都是病人自己买的,抓来的药应该当时就让病人拿走,哪有说帮着病人制药的,这太不符合规定了,而且您也看到了,江艳梅拎过来的是六大包的药,今天返还给她的却只有那么大点的三个小包,长此以往,病人对中医科室定然充满了怀疑!”

  刘晶微微抬着下巴,义正言辞地说着,就差指着贝思甜鼻子说她挖社会主义墙角,薅社会主义羊毛了!

  秦丰旺倒觉得事情或许不是大家想的那样,贝思甜又不是傻子,就算真的扣药,也不可能差的这么明显,这不是摆明了让人怀疑吗。

  “小刘这么激动做什么,到底怎么样,咱们听听小贝怎么说。”秦丰旺示意刘晶坐下。

  罗新芳和周雯雯也都没走,二人从脸上看不出怎么想的。

  贝思甜的情绪并没有收到刘晶激烈言语的影响,依然平淡如水,笑笑说道:“我以为你是资深老中医,没想到会凭着药量来判断。”

  刘晶冷哼一声,“你也不用拿话激我,我不针对人,我只针对事,我们中医诊室从来没有过说替客户制药的,你这是违反规定,会让我们诊室受到严重的质疑,你也看到了,我们诊室本身就没有多少病患,你这样来,肯定会引起病人不满,如果捅到院长那里,一定会说我们监督不到位,对新人不负责任,我们也是要受到牵连的!”

  贝思甜端起水杯喝了口水,还没说话,就又听到刘晶说道:“你替病人熬药也行,那你就将你熬药的过程公开,这样显示咱们公平公正!”

  她说完,贝思甜便笑了,她就算真的将点灵成符的过程公开,你看的懂吗?

  贝思甜声线冷了下来,淡淡地说道:“你是怕影响不好对吧,这样好了,等到三天之后江艳梅再过来的时候,由她来决定,如若她不希望我继续为她制药,我也得个清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