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50章 将功折罪
  田青云和苏兰被叫来的时候一脸茫然,澳门赌博网站:看到贝思甜坐在那里,苏兰心里忽然生出淡淡的不安。

  田青云脸上还带着笑,这几天他心情十分舒畅,不管是同田家交好的世家也好,还是生意上的伙伴也罢,不禁恢复了和田家的生意和往来,对他更是恭敬有佳!

  这一切都得益于魏家,不,应该说是贝思甜!

  今天正好她在这里,田青云想问问她和魏家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魏仲熏真的是拜她为师?

  那天苏兰回去后将她在大北屋大厅里听到的看到的跟他一说,他还觉得不可置信来着,这个低调的外甥女,居然被魏家看中了!

  不过他觉得魏仲熏要拜她为师的事情有些不太可信,魏家是什么人家,怎么可能拜贝思甜为师,有关系是肯定的,其中的门道他也想知道一些。

  这件事因为没有了解清楚,而且既然家里不声张,田青云也没敢过分声张,只说魏家要在田家举行拜师典礼,就这一件事就足以让那些家族另眼相看。

  田鹤鸣见三儿子脸上兀自带着笑容,殊不知自己到底给贝思甜给田家惹了多大麻烦,气的脸都青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震得茶杯叮当响。

  田青云吓了一跳,脸上的笑容一下子便敛干净了,另一边的苏兰心脏也扑通扑通跳的厉害,果然让她猜中了,今天被叫到本家来,不是什么好事!

  “你还有脸笑!”田鹤鸣一声怒喝。

  田青云吓得一哆嗦,慌忙站起身来,低着头不敢说话,心里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苏兰见丈夫站起来,也跟着站了起来,低着头,心中惶恐不已。

  田鹤鸣雷霆震怒的时候,就是田青辉也不敢说话,这里边还算淡定的就要数贝思甜了。

  田鹤鸣气性一上来,就有些不受控制,见到三儿子这幅德行,他的火气直往上涌,抓起一旁的茶杯,向着田青云就砸了过去,里边还有滚烫的茶水。

  田鹤鸣都没感觉到手上的痛疼,胸口上下起伏的厉害,贝思甜见状,走到他跟前,低声说道:“姥爷别气。”

  茶水溅了田青云一头一脸,烫的他闷哼一声,连带着一旁的苏兰也跟着受了牵连,脸上被溅了几个热水珠子,疼了的她一呲牙。

  田青云脸上和脖子通红一片,他却不敢吭声,有多久他都没见过父亲如此生气了!

  “爸,到、到底怎么了……”田青云颤颤巍巍地问道,死也得做个明白鬼啊。

  他不吭声田鹤鸣生气,他一说话田鹤鸣更生气,又想用东西砸他,这个不成器的东西!

  “魏家拜师的事情是不是你说出去的。”田青辉沉声说道。

  他若是不接过去,估计田鹤鸣说不了两句就得上手了,打两巴掌田青云倒是没事,他担心田鹤鸣气坏了身体。

  田青云懵了,老爷子是因为这个生气?

  他心思电转,这件事难道不应该多宣传宣传,那可是魏家啊,魏家能够同田家交好,这是多大的荣誉,应该让所有人都知道才好,为什么要捂着藏着的。

  田青辉见此,便知道田青云没有明白,其实他不明白才对,毕竟不是学医的,对玄医的认知更是为零,就算现在告诉他,他怕是也没有什么概念,这样的心思,如何能够明白其中的隐秘。

  贝思甜从怀里掏出药粉,轻轻涂抹在田鹤鸣手上被烫伤的地方,心里也在想着这件事。

  田青辉将老爷子发怒的原因告诉了田青云,田青云脸上还有这一抹茫然,一旁的苏兰却是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爸,是我的错,那天是我问青云的,要不是我好奇,青云也不可能知道这件事,是我辜负了爸对我的信任!”苏兰声音有些哽咽,她心里害怕的很,自从进门她就没见过老爷子发这么大的火。

  苏兰的主动认错也没有让田鹤鸣脸色好看一分,仍旧是阴沉着脸,似是在努力平息怒火。

  田青辉摇头说道:“这些你们应该对思甜说,你们给思甜带来多大的麻烦不知道吗?给田家带来多大的麻烦不知道吗?”

  苏兰看向贝思甜,然而贝思甜却没有看她。

  田青云也看向贝思甜,刚才从大哥的嘴里知道,魏家之所以同田家交好,是因为贝思甜的缘故,他们真正想要交好的是贝思甜,但是这件事贝思甜不愿意声张,似乎会带来很不好的后果。

  可是事情都已经传出去了,他该怎么挽回呢?

  田青云顾然不明白其中的缘由,可是现在心里也后悔的不行,他不知道这些事情,但是不知道不能作为理由,因为不知道,所以才更要谨言慎行,仅仅是因为他的虚荣心,就让田家处于如此被动的境地,他心中说不后悔怎么可能呢。

  事情是不可逆的,田青云知道,贝思甜当然知道,现在不但不能将老三老四两口子外放,还要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这样反而让其他人少了很多的猜疑。

  贝思甜抿嘴不语,这件事弄得她有些被动,不过幸好传播途径都是口口相传,她的个人信息还算是保密的,这样她还能继续在232军区医院。

  之前她做这份工作是抱着随遇而安的心态,可是在看到郑启威之后,她知道在232军区医院或许能够找到什么线索。

  还有赵一伦,郑启威对这个人似乎有些敌意,至少是知道他的事情的。

  留给贝思甜的时间不多,她也不想浪费在这种找责任人的事情上,于是开口说道:“这一次三舅和三舅妈的确做错了。”

  苏兰抿嘴,被小辈说难免有些难堪,可她说的没错,能让老爷子发这么大火,很显然因为他们的传播的确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

  田青云叹了口气,“思甜,是三舅错了。”

  “将功折罪吧。”贝思甜说道。

  至于怎么将功折罪,贝思甜没有直接说,而是让他们继续保持现状,不要露出被训斥或是其他的端倪。

  几个人都没有提老四两口子,老四是个宠妻的,这顾然好,可也要看被宠的人是个什么人,不分青红皂白的宠,那是一种错。

  至于雷叶红,众人一个字都不想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