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46章 你给我的
  看到这小药包的时候,贝思甜心中一顿,不由抬头看了他一眼,正巧便看到他扫了她这一眼。

  在看到他打开药包,里边的分明就是符粉!

  贝思甜瞳孔一缩,他为什么会有符粉,最主要的是,这符粉细腻均匀,绝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那种制符方法制出来的,倒像是点灵成符制成的!

  那男人收了药包,欢天喜地地离开了,虽然郑副教授的药比较贵,可是真的很有效。

  那男人走了以后,郑启威看向贝思甜,嘴角带着似笑非笑,问道:“你刚刚那么吃惊做什么?”

  贝思甜默然看着他,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认识我的药?”郑启威又问。

  贝思甜继续沉默。

  郑启威见状叹了口气,“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贝思甜深吸一口气,天知道她现在有多想掀桌大骂,还从来没有人可以让她从内心就失了淡定,郑启威是第一个!

  她只好伸手扶额,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但是看到刚才的符粉,她又如何能够冷静的下来。

  虽然只看了一眼,但是她有八成的把握确定那应该是点灵成符来的符粉,虽然不如她的细腻。

  贝思甜无法确定郑启威的身份和好坏,不敢贸然承认玄医的事情,只能用沉默来回应,这样也算是给自己留下余地。

  郑启威问完之后发觉贝思甜根本没有回答的意思,脸色再次阴沉下去,沉声说道:“别说你不认识这药,这是你给我的!”

  贝思甜微怔,不是郑启威自己制的?

  “这么说,你有肾虚的毛病?”

  郑启威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气个倒仰,谁有肾虚的毛病!

  主要是,这是重点吗!

  贝思甜也是看出郑启威脸色无异,才会觉得奇怪,为什么那人要将这药给他?

  然而郑启威却将她的回答认定是个心机回答,这样的答案不但避重就轻,而且轻巧地回避了他的试探!

  这个女人果然太不老实了!

  贝思甜当然想知道那个人是谁,不仅和她长得一样,而且还会点灵成符!

  可她知道她就算问出来,郑启威也绝对不会正常回答她的,那她干脆看看能不能从其他方面套一些话出来的好。

  不过郑启威比她想的要谨慎,她说完这话只看到郑启威怒火冲天的脸色,却没有说明为什么会给他这药,自然是一点信息也没有了。

  郑启威和她对视良久,最终无奈地叹了口气,神情低落下去,嗓音低沉地说道:“你走吧。”

  贝思甜闭了闭眼,也觉得目前最好还是离开的好,因此她站起身来,向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听到郑启威的声音。

  “小心姓赵的。”

  贝思甜回头看向他,见他已经坐下来低头写字,便转身离去。

  姓赵的,指的是赵一伦吧。

  贝思甜回到平房的时候,也已经快中午了,从郑启威那里她还是得到了很重要的信息。

  从他的反应来看,不管他和那个人是否熟悉,至少她和那个人在外表上几乎是一样的,最重要的是,那个人也会点灵成符!

  她和魏仲熏交流过关于玄医的事情,他说目前为止只有她一个可以点灵成符,现在却不尽然。

  贝思甜每每想到那个人同自己长得一样,也可以做到点灵成符,她便有种古怪的感觉,若非她对自己很清楚,她甚至都要认为他们见到的就是她自己了!

  这件事让贝思甜心中罩上一层阴霾,有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人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活动,做的事情还不可知,是什么人也不可知,对她的影响很大,这影响虽然现在还未完全体现出来,可是已经开始路出端倪。

  从郑启威和周必武就能看出来!

  现在还看不出影响是好是坏,可随着她以后活动频繁,随着那个人活动频繁,这种影响会越来越大!

  贝思甜皱眉,她决定加紧同魏家的联盟,如果有可能,她也想尽快将左派拉进来!

  这边贝思甜决定了加紧脚步,另一边陶怀林险些没疯了,这两天通过各种渠道和各种关系,终于知道了魏家为什么会如此重视贝思甜。

  她竟然可以点灵成符!

  陶怀林的脸色非常难看,澳门赌博网站:他万万没想到真的让他猜中了,贝思甜那个二十来岁的姑娘,居然有这样的本事!

  他现在只觉得肠子发青,悔的他的肝都疼了,这么一个人物,明明是他左派先发现的,结果居然让魏元卿那老小子的给捷足先登了!

  他好不甘心!

  陶怀林看着眼前五个聚集在一起的徒弟,最小的也有三十九岁了,而且没有一个成气候的,别说比不上魏仲源,就是魏仲熏也比不上,拿什么去和贝思甜接触!

  “看看你们一个个的,天天邋邋遢遢,像什么样子!”陶怀林指着五个徒弟破口大骂。

  五个徒弟面面相觑,全都被骂懵了,他们怎么会邋邋遢遢呢,玄医很注重形象,他们也都是爱好的人,从来不会让自己显得邋遢的,师父今天这是发的哪门子火?

  五个徒弟全都低着头,即便他们当中最大的已经四十多岁,可是对这个师父依然噤若寒蝉,尤其是在陶怀林发起火来的时候。

  陶怀林在屋子里左右踱步,魏家面临着那群人的威胁,他们左派同样面临这样的威胁,这个圈子和平太久了,早晚会风起云涌,在一开始察觉到的时候,陶怀林便开始做准备,但是准备的再多,他们还是缺少强大的同盟。

  陶怀林甚至做好了最后的准备,如果最后没有强大的同盟,他们要不放低姿态同右派合作,要不完全依附国家。

  两者他们更倾向于前者,毕竟是同一类人,之后还可以独立出来,做他们地位超然的玄医,可如果完全依附国家那就不一样了,那时候他们是国家手里的武器工具,或许福利待遇增加了,可是却没有了自由自主权。

  这不是陶怀林愿意看到的,因此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考虑这一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