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45章 不正常
  赵一伦看着贝思甜,见她双手背后跪坐在地上,小脸紧绷着,明明她是很漂亮靓丽的类型,可是此刻却显得有些蠢萌。

  赵一伦挑眉,这位看着精致漂亮,身材对于男人来说算得上娇柔,可力气却不小,一把就将他给推开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会将他推开的女人!

  “我只是想帮你!”赵一伦可不是个会解释自己行为的男人,这一次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对这女人说一句,让她明白明白,刚才她对一个试图要帮她的人做了什么。

  贝思甜小脸木然地看向赵一伦,抿了抿嘴,从嘴里挤出三个字,“对不起……”

  赵一伦眉头抖了一下,嘴角不自觉就上扬起来,见到她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就想笑……

  她直接道歉,赵一伦反而不好再说什么,站起身来,正要伸手将她拽起来,便看到她跟着站了起来。

  赵一伦挑眉,他刚刚有种错觉,这女人是为了避开他想要伸出的手才会如此快速站起来的。

  “你是哪个科室的医生?”赵一伦问道。

  “中医科室。”贝思甜已经恢复了往常的淡然,屁股上的疼痛虽然还没有完全散去,但是已经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了。

  “中医科室……为什么会在这里?”赵一伦挑眉,刚想着是不是她故意来碰自己,便想到刚才被那双小手大力推开,顿时止住念头。

  贝思甜沉默不语,虽然赵一伦刚才是好心出手,她无理将人推开了,可也没有必要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

  “你没事吧?”贝思甜问道。

  赵一伦低头看着她,说道:“暂时没事。”

  ……什么叫暂时没事?

  贝思甜与他对视两秒,说道:“既然没事了,我先走了。”

  赵一伦点点头,看着她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去,目光追着她的背影,直到他进入郑启威的诊室。

  赵一伦收回目光,转身离开。

  贝思甜进了郑启威的诊室,里边没有人,郑启威正坐在办公桌前写着什么东西,听见动静抬起头,看到是她,淡淡地说了句“来了”,便埋头继续写。

  贝思甜的心放下一半,看样子这一次应该比较正常,希望能够知道一些有用的东西。

  “坐吧。”郑启威抬头看了她一眼,目光平静,没有了第一次那样的目光,就好像不认识她一样。

  贝思甜坐在了他对面,“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她来是为了给郑启威打下手的,干坐着叫什么。

  郑启威闻言将一旁的纸壳箱子推过去,说道:“这里边的病例你分类一下。”

  “按照什么分类?”

  “随意。”

  “……”

  贝思甜看着郑启威埋头认真写东西,一时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故意的,既然要分类,还有随意的?

  贝思甜拿过那些病例看了看,发现有些并不是232军区医院的,看来郑启威平时也很忙,来这里的半天即便没人也不闲着。

  她拿了几分病例看了起来,每一份病例上边都有一份报告,这是郑启威自己加进去的,上边有他对这个病患的认知和看法,最后还注上了他认为最好的治疗办法。

  看了几份病例,贝思甜心中不免惊讶起来,原先说郑启威是靠着自己的本事坐到这个位置上的,她颇不以为然,现在看来,他的确有些本事,没有固守中医的规矩,很多治疗办法都有很大的创新。

  这些创新在贝思甜看来,对于中医推陈出新,适应社会有很大的帮助。

  贝思甜最后是按照调理类和治疗类分类的,病例一共有十几份,全都看下来也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分好之后,依然没有病人来。

  “还有其他的工作吗?”贝思甜问道。

  郑启威抬头看着她,“你有事?”

  “没有。”

  “嗯。”

  嗯是个什么鬼?

  贝思甜皱眉,见郑启威现在勉强算正常,她觉得直接开口问比较好。

  “我长得很像你认识的人?那个人是谁?”贝思甜问道。

  郑启威手中的钢笔一顿,猛地抬起头来,目光中带着一抹愤怒,沉声说道:“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贝思甜深深吸了口气,一字一顿地说道:“那个人是谁,叫什么名字?”

  郑启威死死盯着贝思甜,将钢笔往桌子上一拍,双臂撑在桌子上,弯腰凑近她,沉声说道:“你这人从来都是这么不老实,澳门赌博网站:我劝你还是别耍这些花招,我不傻!”

  我看你就是傻!

  贝思甜气的眼皮子直跳,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完全没办法正常交流!

  这种有口说不清的感觉,贝思甜真是觉得很酸爽,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难受的很。

  她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面对一个执着认定一件事的人,你说什么都没有用。

  另外贝思甜也觉得很惊奇,如果上一次郑启威在光线比较暗的后台可能是没有看清楚她,可是现在光线充足,两个人距离又比较近,这个理由便站不住了。

  她和那个人到底有多像!

  贝思甜心中的好奇像是猫挠一样,这种麻痒无法缓解,恨不得伸手进去抓一抓。

  尽管她特别想知道答案,可奈何眼前这人根本就不肯配合,认定了她是那个人,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贝思甜强压下心头的不耐,默默坐在一旁不再说话。

  郑启威见此,重新坐回椅子上,好似心中怒火难平,脸一直阴沉着。

  贝思甜也沉着脸,知道今天是不可能继续谈下去了,便有心离开了,这时候外边传来敲门声,随后进来一个人,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人,今天的一个病人。

  “郑教授,可算等到您了!”这男人笑呵呵地看着郑启威,坐在桌子的侧面,这样方便医生看诊。

  面对病人,郑启威脸色终于好看了许多,虽然谈不上和蔼可亲,却也显得平和了很多。

  郑启威看起病来很认真,而且贝思甜不得不承认,他的水平的确高,不需要号脉,一眼便看出这男人肾络不通,他询问了几句,这人的确四肢发冷,畏寒,还有腰酸的毛病,这是肾阳虚。

  “这个拿回去,常温水泡服,连喝三天可以缓解你的症状。”郑启威将三个小药包推到男人面前,打开其中一包,里边是黄色的粉状物,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地看了贝思甜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