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41章 又开始了
  贝思甜这两天观察了一下,澳门赌博网站:发觉这里边以罗新芳和一个叫秦丰旺的五十来岁老中医水平最高,误差很小,开的方子也十分具有自己的特色,而且他们看病,开中成药的次数不多,除非是病人要求,很显然他们对汤药的要求比较高。

  秦丰旺像是个老学者,戴着一副老花镜,垂在鼻尖上,面容平和,脸上也时常带着笑,是中医科室年纪最大名望最高的人。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叫刘晶的人,四十来岁的年纪,头发绑在后边,扎的很紧,感觉头皮一直紧绷着,别人看着都替她头疼,她不太爱笑,看人喜欢低着头,那眼睛往上翻,给人一种刻薄的感觉。

  看这年龄段,贝思甜果真是最年轻的,别说在这中医科室,就是在整个中医学界,她也算得上年轻了。

  通常在她这个年龄段,很多都还在实习。

  “小贝独立看过诊吗?”刘晶低着头抬着眼看着她,眼珠上翻,眼底露出很多眼白。

  这样看人让人很不舒服,不过贝思甜刚来到这里,总不能因为人家的一个动作就表现出什么。

  “看过。”贝思甜回答。

  刘晶垂下眼皮,“本事挺大的,一会来了病人你给看看。”

  周雯雯扫了刘晶一眼,看向贝思甜,见她脸上并没有不悦的样子,又看向罗新芳。

  罗新芳轻轻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不赞同的样子。

  周雯雯没说话,这刘晶就是爱难为人,尤其是年纪小的,她刚来的时候也被这刘晶难为的够呛,哭了好几次,最后罗姐看不过去了,说了她几次,虽然她面上带着不屑,不过以后也没再难为过她。

  那时候虽然不再难为周雯雯,可是对周雯雯也没什么好脸色,时常支使她去干杂活,过了一年多了状况才好一些。

  现在贝思甜来了,比她更年轻,肯定更让她质疑,这就开始了,不过周雯雯一直是这里年龄最小资历最浅的,她可不敢帮贝思甜说话。

  罗姐也不是贸然出头的人,她又不是老好人,谁的闲事都管,不过这贝思甜和她侄女认识,做过同事,若是刘晶太过分了,周雯雯估计她也不会放任不管的。

  罗姐话不多,但是人真的很好,周雯雯最尊敬的是秦丰旺,最爱戴的就是罗新芳。

  周雯雯是过来串门的,反正没有病人,贝思甜则是跟着熟悉环境的,现在科室的所有女性都在这诊室了。

  周雯雯有心提醒贝思甜的,不过她不了解贝思甜,和她也不熟,突然这么开口,总觉得有些交浅言深,而且贝思甜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也不知道,万一比刘晶还让人讨厌呢!

  周雯雯想到这里就沉默了。

  不多会,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走了过来,来中医科室看病挂号就是交给钱,到这就能马上看到。

  刘晶看到这个人,对周雯雯说道:“你把她叫进来,让小贝看。”

  周雯雯抿嘴,有心不去,可刘晶在这年头久了,她不敢违背,只好走出去。

  看到来人的时候,周雯雯就知道贝思甜不妙,这人是个老病患了,她一直调理身体,但是见效一直甚微,后来在秦师傅那里看病才有所见效,就一直在秦丰旺那里看了。

  今天秦丰旺没有来,她怎么会来呢?

  “江阿姨,您来了,上这边来吧。”周雯雯觉得自己像拉皮条的。

  江艳梅微怔,看了那诊室一眼,发觉罗新芳也在,笑着点点头过去了。

  进了门,她刚要做到罗新芳桌旁,便听到那姓刘的大夫说道:“坐在这吧,我们这有个新来的大夫,是军医,水平挺高的,让她给你看看。”

  罗新芳眉头一皱,这刘晶果然开始了。

  周雯雯很想回去自己的诊室,可是又八卦的想看一看接下来怎么发展,于是硬着头皮留下来,佯装去给两个人倒水。

  贝思甜听到刘晶的话,抬眸看向她,她把自己抬得这么高,可绝对不是好心。

  江艳梅看着贝思甜十分迟疑,这姑娘看着像是护士,哪里像个大夫,不过这刘大夫也是这里的老人了,她又不好直接驳她的面子,看了罗新芳一眼,心想罗大夫在这里,就算有什么问题肯定也会指出来,而且她若是觉得不对,可以要求换人!

  现在没有投诉这么一说,看病的都求着大夫,除非到万不得已,谁敢去闹,说的不好听的,这要是稍微有点坏心的,把病耽误了,到时候去哪说理!

  江艳梅坐在贝思甜身边,把手放在软垫上,客气地说道:“麻烦小大夫了。”

  贝思甜正在看她的面相,见她伸出手,也就搭了上去,其实看面容她基本上已经知道她是什么问题了,摸了脉便更确认。

  江艳梅的问题说大不大,不过却很是苦恼人,她这是因为更年期引起的内分泌失调,心火肝火旺盛,还有一点神经衰弱,睡眠质量严重受损,连带着便秘严重。

  江艳梅这次来其实是希望能给她开点润肠的,开塞露一类的,她都五天没有上厕所了,憋得她肚子难受,有时候都心慌!

  这药其实应该去西医那边开,但是那边人多,她和中医这边的大夫也都熟悉,便来了这里,让她赶紧排出来,要不她都感觉要出人命了。

  “大夫,能不能给我开点开塞露?我都五天没大便了。”江艳梅说着话,手就一直揉着肚子,总感觉里边有个大疙瘩,揉开了就排出来了。

  “我给您开点药,先把便排了。”贝思甜说道。

  她说完,江艳梅脸色顿时不好了,说道:“您就给我开点开塞露就行了,我真是没时间再吃药了,憋死我了!”

  憋死了就是出不来,江艳梅哭的心都有了。

  贝思甜一听便知道她想错了,笑道:“我给您制药,你就在这里喝,后边有厕所,一会就在那里排,刚开始会有些疼。”

  江艳梅一听顿时大喜,能出来就行,便便尖都硬了,刚开始排肯定疼!

  刘晶在一旁皱眉,说道:“你先给开点开塞露吧,等你制药要等到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