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36章 放松
  “为什么?”魏仲源微微蹙眉,澳门赌博网站:看着贝思甜,想从她的神情当中看出些什么。

  贝思甜淡淡地说道:“这一步必须你自己来,一旦有外力介入,你或许可以成功,但也止步于此。”

  贝思甜不是危言耸听,点灵成符这一步不管能否突破,只要是真心想成为玄医,一心一意在这条路上走的人,都会选择自己来。

  无数的例子都在证明外力介入的严重后果,所以有些人只有在完全没有希望的情况下才会选择外力相助,否则是不会去做这样毁自己前程的事情的。

  魏仲源冰冷的脸上露出些许茫然,愣了会神,才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是我太着急了。”

  他知道自己的水平在什么位置,如果真的止步于此,他将后悔终生,倒不如再寻求突破的办法。

  魏仲源重新坐下来不再多说。

  看看天色已经很晚了,商议好收徒的仪式在田家进行,魏元卿就带着两个孙子离开了。

  他们走了,贝思甜和罗旭东也向田鹤鸣二老告辞离开。

  田鹤鸣让田青辉将二人送了回去。

  进了小院,贝思甜知道回了家,肩上的重量一下子就消失了,整个人都松懈下来。

  罗旭东抬手轻轻抚了抚她的柔顺的头发,轻声说道:“不必这么勉强自己的。”

  他看的出来,在那些人面前的贝思甜是刻意装出来的,淡然,超群,从容,显得高高在上。

  贝思甜揉了揉肩膀,半垂着眼皮坐在沙发上,说道:“人老成精,在这些人面前,就要把架子端起来。”

  不管是陶怀林还是魏元卿,都不是一般的人能比的,这些老家伙们心眼太多了,就算贝思甜再有本事,如果很好说话,或是像个普通人似的,很容易便会被牵着鼻子走。

  贝思甜不习惯端架子,这若是换做她的师父,架子早就会端的高高的,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一字千金,多一个字都不会多说,的确免了很多麻烦,也不会被人商量各种事情。

  像今天这样,贝思甜即便将架子端起来,也难免被魏元卿那个老家伙‘逼着’认下一个徒弟。

  魏元卿的这种逼迫并非明面上的,不但不会让你感到反感,反而会给足了你面子。

  就像今天,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请求贝思甜认下魏仲熏,何尝不是觉得贝思甜不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驳他魏家的面子。

  贝思甜的性子就算再耿直,她也只有一个人,而魏家即便没有能够点灵成符的玄医,在这一行业当中屹立这么久,影响力也不是她一个新介入的人能够比拟的。

  贝思甜这个面子,是给也要给,不给也要给!

  这就是魏元卿的厉害之处,明明牵着你的鼻子走了,还要你自我感觉十分良好,对魏家的感官和印象也是绝佳。

  和这些心里九转十八弯的老狐狸打交道,贝思甜只要稍稍好说话一点,就会‘被商量’各种事,所以她必须将架子端起来。

  今后她逐步将本事展现出来,还会将架子端的更高,让这些老狐狸们不敢过多打她的主意。

  今天因为从头装到尾,贝思甜真真是累了,靠在床上就眼皮打架,还是罗旭东拉着她去刷牙洗脸,她才起身的。

  洗漱完毕,贝思甜上了床缩在罗旭东的臂弯当中便沉沉睡去,只有在这个男人面前,她可以卸下所有防备和伪装,安心地做她自己。

  罗旭东轻轻抚摸着她水嫩柔滑的小脸,心中暗暗下定决心,要尽早强大起来,只有他强大了,贝思甜才不用如此勉强自己。

  其实贝思甜也并没有过多勉强自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伪装,在父母面前和在同事面前就不一样,在信任的人面前和在点头之交面前也是不一样的,这可能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也可能是怀着某一种目的。

  丰富的人生阅历让贝思甜形成了自己的一层保护膜,她没办法将真实的自己随便表现给别人看。

  陶怀林回去之后一夜都没有阖眼,他让人彻夜去查,也问询了很多军部上边和他有交情的人,终于让他打听出什么。

  周必武的毛病居然是这年轻人给治好的!

  陶怀林坐在沙发上,脸色阴晴不定,他给周必武检查过,他体内的坏水对他的作用太大了,深入到五脏六腑,这样的问题已经不是他或者魏家那老东西能够解决的。

  这样的身体状况,除非来一个能够点灵成符的玄医,否则根本就没有治愈的可能性!

  点灵成符!

  陶怀林刚刚就想到了这个问题,可是他否决了一次又否决了第二次,主要是因为贝思甜的年纪实在太小了,二十出头能够点灵成符的玄医高手?

  如果这是真的,陶怀林真心觉得这个世界不真实起来。

  这些搜寻来的消息姑且放到一边,陶怀林深深知道魏元卿不会做无用功,他能如此放低姿态极尽拉拢贝思甜,定然也不仅仅是因为那年轻人本身的本事。

  这怕是和魏家最近同那伙人有所接触有关系。

  魏元卿那老东西知道,一旦被那伙人盯上,魏家的子弟肯定第一个遭殃,所以他急于找一个强大的同盟,贝思甜怕是他的第一个目标!

  如果是这样,那么贝思甜怕是真的可以做到那一步,不然以她个体的实力,不可能被魏家看中选择同盟。

  其实陶怀林一直急于见贝思甜也是这个原因,最近两年那伙人活动开始猖獗起来,左派下边的人开始和那些人有了小范围的摩擦,都在可控制范围内,可现在他们已经敢于挑衅,慢慢地便会更加嚣张。

  魏家不愿意找陶怀林同盟,陶怀林也不愿意和魏家同盟,于是贝思甜这个有着强大本事的个体,便成了他们争抢的对象!

  可惜的是,左派是师徒传承制,所以他没办法像魏元卿那个老不要脸的一样,让自己家的徒弟去跟着别人学习,学成了回去服务自己家!

  当然,这也是因为没有可能性,但凡有可能,陶怀林也准备不要脸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