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35章 意外的举动
  魏元卿说完,便感觉到那似有似无的敌意消失无踪,看了罗旭东一眼,暗道这家伙倒是护的严实。

  陶怀林轻咳一声,说道:“魏仲熏可是你们魏家的传承子弟,如何能够拜旁人为师?”

  他知道说这话有些不妥,都是别人家的事情,他根本管不着,可是他总觉得如果眼看着这件事成了,他就会有莫大的损失。

  或许最主要的是因为他不想看到魏元卿达成目的吧,陶怀林如此想着。

  魏元卿嘴角的笑意转冷,“是我魏家的传承子弟不错,但是我魏家向来不会阻止家族弟子拜师,海纳百川,方能有所成就。”

  他知道陶怀林这老小子是故意的,就是为了提醒贝思甜魏仲熏已经是魏家的传承人了,好好教授也未必是一条心,但如果两方愿意,他管得着吗!

  魏元卿很清楚,这就像政治联姻一样,魏仲熏拜贝思甜为师,最大的目的是为了结双方之好,他也很清楚,贝思甜就算真的收了魏仲熏,也不可能将他当做传承人。

  陶怀林冷冷地看了魏元卿一眼,这老东西如此极尽手段地拉拢这年轻人,总不会是为了做给他看的,这样代价就太大了!

  贝思甜在两个人唇枪舌战的功夫,心里转了很多的念头,她一个人是不行的,之前的想法是将左右两派联合起来,不过看这样子,这样做有些难度。

  然而相比于联合左右派,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现在培养她自己的人来对付那些人,还需要不短的时间。

  有魏元卿的话在前,贝思甜倒觉得这的确是个办法,如果她收魏仲熏为徒弟,那么她和魏家的关系也更近了一步,魏家需要她,她也需要魏家。

  虽然魏元卿说的客气,意思是让贝思甜收个记名弟子就好,但魏家的地位摆在那里,贝思甜当然不可能真的只收个记名弟子,若收必定就是正式的徒弟,这样一来也给了魏家面子。

  不过第一个徒弟就是用来联络两家感情的,贝思甜心里有些不愿意,可魏元卿在主桌上说出来了,就算是第二桌的一些人也都能听到,若是她没有这个意思也就算了,可现在她有,总不能不给他面子。

  想到这里,澳门赌博网站:她笑着说道:“魏仲熏的精气神的确很不错,本身我也很欣赏他,既然老先生如此慷慨,愿意让给我一个徒弟,我自然是求之不得。”

  贝思甜的话即大大的给了魏家面子,又不会让自己显得很被动,这份老练让魏元卿刮目相看。

  贝思甜的人生阅历,可和她的年龄完全不符,这话稍微不注意,就很容易被他牵着鼻子走,不管他是不是故意的,场合在这里,他魏家的身份在这里,他必须这么说。

  魏元卿脸上露出喜色,“贝大夫这是答应了?”

  贝思甜浅浅一笑,“这是自然,我身边正好缺人,另外今天来姥爷这里,也是为了向姥姥姥爷讨一个人,趁着这次机会,我想一并收为徒弟。”

  田鹤鸣抬起头来,不用说,她说的肯定是田智了!

  她要收田智正式为徒了!

  田鹤鸣哪里有不答应的道理,自是一百个答应,他之前还担心田智这孩子不太成熟,让贝思甜失望,没想到这么快就成了正式的徒弟。

  这件事在饭桌上只是口头上的承诺,正式的拜师仪式还要在后边,这个要等酒席散去之后再说。

  魏元卿成功拉拢到贝思甜,笑得合不拢嘴,比平日里多喝了好几杯酒,陶怀林却阴沉着脸,总觉得心里十分不安。

  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不久就散去了。

  罗旭华和周全等人都是自己开车回去的,陶怀林不需要人送,也自己走了,他走的很匆忙。

  魏元卿爷孙三人留了下来,还要再商量一下拜师的仪式。

  玄医拜师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不过考虑到贝思甜现在的状况,众人决定从简。

  魏家现在虽然不能说和贝思甜一条绳上的蚂蚱,但怎么也是绑在一起的,将贝思甜保护好了,对他们魏家才是真正有益的。

  魏仲熏也是很欣喜的,这在以前如果有人让他拜一个比自己小七八岁的女人为师,他肯定给那人一巴掌,将他打醒,但自从见识到点灵成符之后,他知道自己比贝思甜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对贝思甜心悦诚服,能够拜师,他也是高兴的。

  魏仲熏这边和田智聊着天,魏仲源坐在一旁冷漠不语,他这样子魏家人也都习惯了,因此并没有多注意。

  现在是田家的内院,厅里只有眼下这几个人,魏仲源双唇微抿,忽然站起身来,对贝思甜说道:“如蒙不弃,仲源也想作为贝大夫的帮手!”

  魏仲源并不是一个靠着外表来评判一个人的人,尽管如此,他还是受到了贝思甜年龄的影响,以至于他没有直接开口说拜师,而是同爷爷的说法差不多。

  不过他虽然换了一种说法,可是目的和意思是一样的,众人听到后静默下来,魏元卿看着长孙颇感意外。

  他这个孙子外冷内也冷,那种傲气是镶嵌在骨子里的,等闲之人他都不会服气的,这一次如此放低姿态,他这是着急了。

  贝思甜静静地看着魏仲源,魏仲源也认真地看着她,他如此说虽然有些着急,可并非是一时冲动,他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魏家已经没有能够教导引导他的人了,放眼整个医学界,他也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现在唯一能够继续为他引导的,只有贝思甜,即便她如此年轻!

  贝思甜嘴角带上一抹清浅的笑容,“有些事急不得。”

  魏仲源默然,她看出来了。

  “如果你想,我现在就可以让你成功。”

  贝思甜的话让魏仲源怔忪片刻,随即面上一喜,一旁的魏元卿也是喜形于色,然而接下来她的话,却让他们的心一沉。

  “可从今往后,你将再无寸进。”

  贝思甜的话很轻,却好似一颗巨石砸落在魏仲源的心头,让他的心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