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34章 拜师
  坐在主桌吃饭固然荣耀,可是一般人真让他去了,对他来说也是一种煎熬。

  罗旭华还记得自己的事业刚刚起步那阵子,在其他老板的带领下和一些大老板去吃饭,他就算是极力保持冷静,故作淡定,却还是从言谈举止当中露了相。

  那时候太年轻,本身也没什么底气,在那一桌子老板当中就数他资历最浅,缺乏自信之下,自己就先觉得不如人,说出来的话自然而然就带了出来。

  罗旭华看向坐在主桌的罗旭东和贝思甜,一个淡漠从容,一个恬静自如,拘束紧张在他们身上根本不存在。

  罗旭东就不说了,毕竟是个男人,贝思甜一个女人,还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女人,也能如此坦然,让罗旭华刮目相看。

  他就算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人,可是却知道这些人的身份都远在当初和他一起吃饭的那些大老板之上。

  主桌这边,魏元卿一边同贝思甜说笑,眼底眸光闪烁,一边想着该如何同贝思甜开口。

  自从他知道魏仲熏见过贝思甜点灵成符之后,他就有了想法,只不过这种事必定是要当面说,而且他一直斟酌着,什么样的场合说才不会被拒绝!

  魏仲熏这小子看着机灵,这半年来愣是没有能拉近半点关系,也真够笨的!

  魏元卿笑容满面地看了贝思甜一眼,人老成精,他知道想要将贝思甜拉入魏家的可能性不大,但是魏家想要同这位攀上关系却是相对容易一些。

  这件事本来他是不着急的,但是陶怀林知道了,那就不一样了,有了今天这一码事,陶怀林回去肯定会查个底朝天,那些对外保密的事情,以他的特殊身份,肯定可以从一些渠道知道。

  到了那时候,魏家的先机可就没了。

  魏元卿想了想,觉得今天这就是一个时机,尤其是贝思甜还特意提醒了魏仲源一下,想来对这两个人是满意的。

  魏元卿心里权衡着,虽然魏仲源得了贝思甜一句提醒,可到底第一次见面,所以他觉得还是魏仲熏合适,毕竟贝思甜看到了他制符,重要的魏仲熏也见到她点灵成符!

  这种事通常只有师徒之间以及家族传承者之间才会有,于玄医而言是极为隐秘重要的事情。

  所以思来想去,他还是偏向于魏仲熏。

  “贝大夫,你看我们家老五怎么样?”魏元卿笑眯眯地问着贝思甜。

  这话让在座的所有人都是一怔,眼神都变得奇怪起来,怎么听着像是要保媒的感觉?

  坐在一旁一直不说话的罗旭东淡淡地瞥了魏元卿一眼。

  魏元卿神识敏锐,立刻察觉这道冷锐的目光,他顺着感觉看过去,便看到罗旭东正端着一杯酒向他举了举。

  即便是魏元卿活了这么大的年纪,见过那么多的人,也被这道目光看的心里一寒,虽然很快便逝去,可能让他老人家产生这样感觉的,这年轻人不简单啊!

  魏元卿看着罗旭东仔细想着这人是谁,随机想起来刚开始介绍的时候说过,他是贝思甜的丈夫,是个当兵的。

  普通当兵的可没有这样让人心惊的眼神!

  两口子都不是一般人,魏元卿这么想着,却有些奇怪这年轻人怎么忽然对他产生了敌意,转念之间才恍然大悟,他那话若是不让人误会都奇怪了。

  他哈哈一笑,也不等贝思甜回答,笑着说道:“我们家老五虽然不如仲源长进,但底子扎实,也是自小各种资源予以培养的,我看贝大夫身边只有一个人,不如让老五留在贝大夫身边打打下手。”

  他说的只有一人,指的是田智,他从魏仲熏那里得知贝思甜收了一个记名弟子,一般的记名弟子自是不必放在心上,可田智不同,贝思甜和田家有亲缘,而且听魏仲熏的意思,贝思甜对这个记名弟子十分上心,这就不能不当回事了。

  他一直盘算着让魏仲熏也成为贝思甜的徒弟,这样一来,他们同贝思甜便有了扯不断的关系!

  魏家是家族传承,所以家族中的弟子们可以拜访名师,可不管拜谁为师,他们骨子里流的都是魏家的血,将来还是要为魏家出力!

  听到魏元卿的话,主桌上的人都有些呆滞,田鹤鸣夫妇张了张嘴,面露震惊之色,原先还让他们觉得高高在上的魏家,现在居然让家族的传承子弟拜他们的外孙女为师!

  田青辉呆滞地看着魏元卿,总觉得有那么一点不现实,魏家居然要自己家的子弟拜他外甥女为师!

  没开玩笑吧!

  这里边最为不可思议的就是陶怀林,若是之前陶怀林心中还有怀疑,现在他几乎可以肯定魏元卿这老东西肯定知道贝思甜的大部分底细,至少知道了一个他不知道的大秘密!

  他可是知道的,魏仲源和魏仲熏这两个人是魏元卿十分宝贝的两个孙子,才华出众,让很多的同代子弟望尘莫及,尤其是魏仲源,更是一个妖孽,如今才三十一二的年纪,竟然直逼玄医临界点,说不定哪天就会传来他突破的消息!

  就算魏元卿有客气的态度在里边,但是他能说出让魏仲熏给打打下手这样的话,这说明了他很清楚贝思甜的本事,足够成为魏仲熏的师父!

  陶怀林看向贝思甜,他知道贝思甜有些本事,能够拥有那样细腻的符粉,将吴师长体内的毒排出,就是这样活泛的脑子都让人赞誉,可是她的年纪也的的确确摆在那里!

  若是旁人,他定会嘲笑,让一个快三十岁的人拜比自己小近十岁的人为师,说出去不是笑掉大牙吗,可这话是魏元卿说的,这位的分量在这个圈子,可一点不比他轻!

  陶怀林神情迅速变幻,有些后悔一开始的拿乔,澳门赌博网站:也有些庆幸幸亏田家的小子打断了他的话,让他那要收贝思甜为徒的话没有说出口,不然现在笑话可就闹大了!

  他这张老脸也没地方放,现在就没地方放了!

  陶怀林在魏家和贝思甜当中扫了两眼,心里琢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