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32章 魏家
  董凤珍带着老五田青耀,叫上老大田青辉一起出去迎接了,她毕竟是女眷,心里还是担心魏家会因此不满,认为他们田家失了礼数。

  魏元卿是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看着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意味,穿着一身灰色的中山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鼻下和下巴都须有胡须,眉毛也是雪白的。

  在他身后,一个长得十分好看的青年,像是个女娃子,另外一个则是一身冷气,带着生人勿进的感觉。

  董凤珍带着两个儿子出门迎接,魏元卿很客气,完全没有露出不满的情绪,身后的两个徒弟也是这般,就算是那个冷冰冰的,都十分礼貌地打了招呼。

  董凤珍一下子对这魏家就有了很好的印象,都是玄医,魏家要和气的多。

  不过她很快就知道魏家为何会如此平易近人了。

  董凤珍领着魏家三人直接去了内院,罗旭华站在回廊当中看着这些人进进出出,眼里闪过一抹精光。

  刚才那个长的冷冰冰的人他见过,在一个大老板那里,能被他称为大老板的,定然很有底子。

  这大老板对这冷冰冰的青年十分客气,这人身份来历都颇为神秘,罗旭华几次旁敲侧击都没有打听出来这人是谁,派人去查也受到各种阻碍。

  他后来察觉出,这些阻碍不是巧合。

  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魏家?

  董凤珍带着魏元卿三个人进了内院,来到厅里,看了自家老头子一眼。

  田鹤鸣站起来将魏元卿三人迎了进来,嘴上说着客气寒暄的话,心里直犯嘀咕。

  他们田家虽然是国家征召的家族,在外人看来有这无上荣誉,可是在这些玄医眼里却不算什么,今天来了个左派陶怀林,田鹤鸣心中倒颇为惊喜,哪怕这人骄傲的很。

  紧接着又来了一个右派的魏家,全都是当家做主的人,他便心里犯了嘀咕。

  田鹤鸣自然知道他们为了什么,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贝思甜在这些人心里,会有如此地位。

  魏元卿同田鹤鸣寒暄之后,看也没看坐在上首的陶怀林,径直来到贝思甜身侧,笑着说道:“久闻贝大夫的大名,今天才得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魏元卿并没有将自己的姿态放得很高,哪怕他是右派如今的当家人,可是他也做不到点灵成符,在这一行,能者居之,尽管贝思甜只有二十岁,他也不会以前辈自居。

  因为魏元卿说话很客气谦逊,贝思甜多了一抹好感,扫了正在冲她挤眉弄眼的魏仲熏一眼,笑着说道:“老先生谬赞了。”

  魏元卿见贝思甜的神态便知道自己等人给她的第一印象不错,这时候才扫了一眼坐在上首有些惊疑不定的陶怀林,尽管你找来的早又怎么样,先机不但让我们占了,而且你还拿着自己那个劲,注定你要往后站。

  陶怀林和魏元卿打了好几十年的交道了,谁什么样都清楚的很,除了一些极为重要的公众场合,两个人连面子事儿都不做,显然这些虚的已经没用了,左右派的矛盾到如今,瞒也瞒不住,还弄这些面子事儿倒显得他们虚伪。

  因此陶怀林神知道魏元卿的德行,这位可是比他还要高傲的人,等闲之人都入不了他的眼,整个魏家能够让他和颜悦色的,怕也只有这两个传承人了!

  就是连亲生儿子平时都不会给个笑脸的人,现在正对着这个年轻人笑的一张老脸皱成菊花,陶怀林如何不吃惊。

  这老东西显然知道贝思甜的事情,否则不会笑成这个德行,让人作呕!

  刚才的接触让陶怀林有些放不下架子,他端起茶来轻轻呷了一口,垂眸想着其中有可能的缘由。

  田鹤鸣见众人都站着,忙说道:“魏老先生和两位高徒别站着了,快请上座!”

  魏元卿笑了笑,没有因着田鹤鸣的话去坐上首,转头对贝思甜说道:“这上首应该由贝大夫来坐!”

  魏元卿态度谦和,显得不卑不亢,完全一副能者居之的样子,却又恰到好处地博得了贝思甜的好感。

  论年龄贝思甜还不够资格坐这些人的上首,可是论资质却甩出他们好几条街,她原本也不是客气的人,闻言笑了笑,来到田鹤鸣身边。

  “姥爷请上座。”

  贝思甜的举动让田鹤鸣怔住了,周围的人也露出意料之外的神情,可是又觉得她如此做应该在意料之中。

  魏家看了一眼田鹤鸣,在心里对魏家有了一个重新地评估。

  田鹤鸣的神情缓和下来,这些人如此看重贝思甜,而贝思甜却在这些人面前如此尊重他,让他老怀大慰!

  董凤珍在一旁露出温暖的笑容,这孩子真是像极了她的美君,一样的可人疼!

  而田青辉和田青耀两兄弟相视一眼,均看到对方眼底的欢喜,还有一抹复杂难言。

  田鹤鸣知道这时候不能推脱,如果推脱会给贝思甜丢脸,因此笑着坐到了桌子另一次,同陶怀林坐在一起。

  贝思甜坐在田鹤鸣的下首,魏元卿坐在对面,竟是以平辈居之,其余的人也都被安排落座。

  田智和苏兰是没有资格坐的,苏兰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她心里噗通乱跳,总觉得今天要知道什么事情了。

  田智来到魏仲熏身边,轻声叫道:“熏哥。”

  魏仲熏转头笑着冲他点点头,两个人也是一起患难过的,革命友谊比别人深。

  在魏仲熏一旁那个冷冰冰的青年看了田智一眼,转头看向贝思甜。

  陶怀林深深看着魏元卿,这个从来不肯向他低头的老顽固,如今甘愿坐在他的下首,这一切竟然都是因为那个年轻人!

  陶怀林忽然有些坐不住了,他知道魏元卿不会做多余的事情,澳门赌博网站:能够亲自来到这里见一个人已经说明了问题,如今更是屈尊降贵甘为人下,这年轻人到底是谁?

  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今天才从仲熏那里知道贝大夫昨天就到了,贝大夫怎么不知会一声,我们也好派人去迎接一下。”魏元卿笑着说道。

  魏元卿嘴上这么说,其实并不是今天才知道的,本想着等贝思甜安定下来再来拜访,没想到就听见陶怀林上门的消息,这才紧赶慢赶来了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