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30章
  田智对这个二姨谈不上有多亲近,澳门赌博网站:听母亲说,她还未嫁的时候跟这位二姐的关系也不是有多好,还是她们两个都遭到很大非议,才比以前多了很多的话。

  田智不是小孩子,他都这么大了,早就有了是非观念,在田家那段时间面临分崩离析的时候,往常时常会来做客的二姨,一次都没有再来过,现在田家又恢复了往日的荣耀,甚至比以前更上一层楼,他就又见到了这个二姨!

  田智淡淡地叫了声二姨,看向罗旭华叫了声二姨夫,便不再多说什么,只围着贝思甜说他这半年来的变化。

  自从半年前传来田智成为贝思甜的记名弟子之后,田智在田家的地位就彻底不一样了,这种不一样并不是体现在态度和变化上,而是体现在培养的侧重点上。

  以前家里也非常重视他的培养,不过现在,家里所有的资源都为他调动起来,随取随用,而且他可以自由出去内院,参与家里的大小事情。

  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

  这也让田智觉得,他这才是真正的长大了,不再被家里当做一个小孩子看待。

  田智没有骄傲自满,因为他有自己的骄傲,他知道这一切的改变并不是因为他自己的努力,而是因为表姐贝思甜,所以这非但没有让他骄傲自满,反倒激发了他的自尊心和巨大的潜力。

  邵思敏隔了一年多再来田家,脸上的笑容不变,心中却有些感慨,还以为田家熬不过去了呢,谁能想到峰回路转,撞了大运,周将军的事情被军部摆平了,他们也连带着沾了光。

  罗旭华有一个习惯,他每到了陌生或是不熟悉的环境当中,从来都是不言不语,可是眼睛却一直在看,从一些人的神态,一些人不经意的话语当中,能够发现很多东西。

  他能成功,绝对不是偶然。

  此刻,他的目光一直逡巡在田家人身前,这些人看上去走的很分散,可是如果仔细看,就能发现他们似乎都围在贝思甜周围,隐隐以贝思甜为中心。

  这个念头让他微感错愕,随即摇头失笑,眼睛也有出错的时候,这一次怕是自己想多了,田家这样的家族,怎么可能会以一个二十出头的女人为中心?

  不过贝思甜倒是很得田家的喜爱,就是田青辉都对她和颜悦色的。

  田青辉自认为表现的不是很明显,他主要是想将一件事告诉贝思甜,谁想到这几个女人将贝思甜围了一圈,叽叽喳喳的说些没用的,他这都插不进去脚。

  田青辉很是着急,进了内院再说就来不及了,可是后边还有外人在,他总不能让这几个女人闪开,他站到贝思甜身边吧,那叫什么事!

  田青辉一个劲地对自己媳妇高雅使眼色,高雅就跟瞎了一眼,根本看不见他,他这个郁闷,这几个女人什么时候和贝思甜这么好了!

  高雅若是能看到他那隐晦到极致的目光才是新鲜了,田青辉为了不让后边那些外人看到,使眼色使得非常有水平,以至于那些人发现不了,自己人也没发现。

  不过高雅此刻的心神的确是在贝思甜身上,倒也不怪田青辉生气了。

  在外院将罗旭华夫妇和周全等人安顿下来,田青辉不得不留下待客,毕竟是跟着贝思甜和罗旭东来的,有一个还是罗旭东的亲堂哥,他就不能太随意了。

  女眷里高雅和邵佳敏都留了下来,苏兰跟着贝思甜去了内院,田青辉看着几个人的背影,很想仰头望天,不是他不想说,是实在没有机会说!

  苏兰和田智同贝思甜与罗旭东一起去了内院。

  “老头老太太说过要一起吃饭的,这八成是生你气了,谁让你到了都不说的。”苏兰开玩笑道。

  田鹤鸣和董凤珍哪里会因为这种事情生气,不过既然说一起吃饭了,为什么还非要将贝思甜叫过去呢?

  苏兰想大概是有什么事情吧,田智也是刚到没多久,听说家里来人了,就没去内院,这会准备和贝思甜一起去。

  “三伯母,不是说家里来人了吗?”田智问道。

  苏兰点点头,“是听说来人了,不过你大伯没说,应该已经走了吧。”

  要是客人还在,没道理让他们过去啊。

  众人这么想着,已经进了内院,大北屋的厅门敞开着,里边隐隐传来说话的声音,竟好像是真的有人在!

  苏兰和田智相视一眼,均看到对方眼中的不可思议,有客人的话,怎么不说让他们避一避?

  几个人不由地驻足,田青辉是不是忘了和他们说了,有客人在,而且是让田鹤鸣亲自陪同的客人,他们这些小辈就不好出现在这里了,这样多少有些失礼。

  苏兰和田智的脚步停了停,连带着后边的贝思甜和罗旭东的脚步也停了下来。

  “怎么三舅妈?”贝思甜问道。

  苏兰摇摇头,对田智说道:“小智你去看看。”

  之所以让田智去,是因为现在老头老太太特别待见这孩子,他去肯定不会挨骂,就算挨骂了爷爷骂孙子也没事,她这儿媳妇就不行了,就算得个白眼也得难受好几天。

  “不用看了,进来吧。”田鹤鸣的声音传来。

  众人相视一眼,都有些莫名,抬步向里边走去。

  进了厅门,抬眼就看到一个花白头发的老者坐在里边,居然坐在田鹤鸣的上首!

  这人是谁?

  来了田家架子还挺大,居然让主人坐在下首。

  苏兰和田智都不认识这人,可贝思甜却认识他!

  陶怀林!

  他怎么会在这里?!

  陶怀林头发花白,面容无须,但是脸上的褶子已经表明了他的年纪。

  陶怀林看到贝思甜,立刻便想起这人他在吴岳凯那里见过,结合吴岳凯和杜凯博的话,他当即便认为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贝大夫别来无恙。”陶怀林目光锁定在贝思甜身上,他没有一上来就问,而是决定诈一诈,他能打听到这里,可着实不容易的。

  贝思甜浅浅一笑,“你好陶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