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23章 记名弟子
  罗旭东将贝思甜抱了出来,澳门赌博网站:将她放在地上才让她睁开眼睛。

  贝思甜睁开眼睛看到后边有不少穿着迷彩服军靴端着武器的军人,顿时羞的不想出现,她哪里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在!

  魏仲熏搀扶着田智也走出了仓库,罗旭东轻轻一挥手,立刻便有一队人端着枪冲了进去。

  他们这一次的任务追捕的是一个跨境走私武器的团伙,没想到会牵扯到那些人,也就是里边已经死了的三个人。

  那三个人所在的组织,似乎也在私购武器,不过里边的三个人已经死了,被铁链生生勒死。

  罗旭东看了魏仲熏一眼,是他做的。

  不过他又不是警察,自然不会带着魏仲熏回去立案调查,看着下边的人将里边的两个人带出来,就准备收队回去审讯了,三个死了的玄医也一并带走,应该能找到些什么。

  “将他们送到安全的地方。”罗旭东对两个士兵说道。

  两个士兵一并腿,应了声‘是’。

  贝思甜看向罗旭东,罗旭东轻轻向她点点头,两个人默契地没有再多说。

  田智此刻已经恢复过来,不需要魏仲熏搀扶了,不过他第一次看到死人,尤其是这四个死人还是在他面前死的。

  这和病死的不一样,是被人生生结束了生命,而这个结束他们生命的人,是他的表姐夫!

  田智之前对这个表姐夫最大的印象就是长得好,有军人的冷肃之气,今天他真正地看到了罗旭东冷冽冷厉,冰冷无情的一面,如今他对这个表姐夫是全然的敬畏!

  贝思甜三个人上了一辆军用吉普,一个士兵开车,一个士兵坐在副驾驶,将三人送往安全地带。

  魏仲熏见罗旭东没有专门留下他审讯,便知道这不是他的任务,他只是来救媳妇,顺带将他们一起救了,如此一来他倒是放心了,免得罗旭东审讯。

  田智被送回学校领导身边,魏仲熏和贝思甜被送回部队,两个人都各自回了宿舍。

  学校领导见到田智安然无恙地回来,全都松了一口气,他们简直都要吓死了!

  田智在路上就想好了借口,只说因为田家的缘故,所以他被绑架了,歹徒勒索要钱,只不过一时没能联系上田家,最后被表姐夫救了,事情就是这样。

  领导们也都没有怀疑,田家现在如日中天,的确有可能被不怀好意地人瞄上。

  田智借口说表姐夫还有话要问,因此想和他们说不和学校一起回去,多留在安定市几天,他还有话想问表姐。

  不过他才刚被绑架,田家大概还不知道,学校领导哪里敢单独留田智在这里,直说先送其他同学回去,留下两个领导等一等田智。

  田智没办法,也只好任由他们等着。

  他第二天就去了部队,昨晚上因为受到惊吓,一晚上都没睡着觉,闭上眼睛就是那四个人死不瞑目的样子,吓得他一个大小伙子开了一夜的灯。

  田智其实并不瘦弱,只不过看上去很清秀,所以才会显得有些瘦弱,毕竟是快二十的大男孩了,身高一米八,力气也不小,顶多没什么肌肉而已。

  他这样可不想被人小看了,因此他心中恐惧的事情,谁也没有说。

  来到部队家属楼,贝思甜今天请了半天假,没有去卫生队。

  “我知道你会来找我的。”贝思甜笑道。

  田智了然,怪不得她会请假呢。

  “表姐都不害怕吗?”田智问道,她可比自己大不了多少,怎么可能不害怕呢,可是看她的样子,明明就是不害怕!

  “有什么好害怕的。”贝思甜笑道,前世一辈子什么事情没有见过,这种事算不得什么大事,也没有被逼到危急时刻。

  田智抿嘴,然后说道:“的确是没什么可怕的。”好吧,他一大男人,总不能在表姐面前丢份。

  “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贝思甜知道他今天来的目的,还是打算让他自己说出来。

  田智果然问道:“表姐,昨天那个就是制符吗?”

  “是的。”

  “我从来没见过那样制符……”田智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了,他不是没见过那样制符的,而是根本就没见过制符的。

  贝思甜一直说制符,他就将制符当做了制药,他想说从未见过那样制药的。

  贝思甜微微一笑,问道:“有什么想法吗?”

  田智抿嘴,看着贝思甜有些纠结,良久才说道:“表姐,我……我现在想拜你为师还行吗?”

  他的表情有些急切,却又十分认真,他是真的想拜贝思甜为师,他想学习那制符的手段,他想成为玄医!

  贝思甜看着他,田智也看着贝思甜,见她没有说话,心一点点往下沉,的确啊,表姐一开始要收他为徒,他给拒绝了,现在自然也会拒绝他的。

  “可以。”贝思甜说道。

  田智顿时一喜,沉落的心也从新浮上来,随即又听贝思甜说道:“不过,暂时收你为记名弟子,以后看你表现,记名弟子还不算我门墙之人,如果你的品性不佳,我会让你失去从我教你东西那天起的记忆,再将你逐出师门,所以切记!”

  田智忙点头,他还不是很明白徒弟和记名弟子之间的区别,不过既然贝思甜肯答应,那说明还是给他机会了,他要做的只是把握好这次机会就行!

  贝思甜也是有她的考虑,田智已经见到过她点灵成符,原本也是打算收作徒弟的,只不过提前了一些,至于如果日后发现田智品性不佳,她是真的会那么做的,她的手段是绝对不会传给一个有问题的人。

  至于魏仲熏,贝思甜也正在想这个问题,当时为了应急才让魏仲熏看到的,魏仲熏这人可信不可信贝思甜还都不知道,现在想想真是有些烦恼。

  不过唯一让贝思甜心里好受一些的是,救回田智还是魏仲熏帮的忙,不然他们一转移,找都没地方去找。

  可以说他们救得相当及时,这一点是要感谢魏仲熏的,而且当时魏仲熏为了拖延他们,将魏家都抖搂出来了,这需要冒多大的风险,贝思甜是知道的。

  若是这样看来,这个人倒是不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