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20章 你到底是谁
  “不然你怎么出去?”贝思甜头也不抬地反问,她可没有束手就擒的习惯,等人来救,不如先自救,她永远都不会将希望完全寄托在其他人身上。

  “好,正好我可以观摩一下你怎么制符。”魏仲熏挑眉道。

  平时制符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在魏家算是耗费时间最短的,那也需要十二分钟,这个记录算得上相当可以了,这是在保证玄符质量的情况下。

  现在贝思甜要在这种黑灯瞎火的地方制符,还没有笔、符纸和符媒,他倒是要看看,这位高手到底要怎么制出符来。

  因为狭小的空间有了人气,田智心中的恐惧驱散了不少,也因为贝思甜从头到尾一直都很冷静,还有那个姓魏的也没有惊慌失措,让他惊魂稍定。

  两个人的镇定忽然让他觉得自己有一种小题大做的感觉,好像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偏偏他自己吓唬自己才会感到如此恐惧。

  田智这么想着,很快便镇定下来,有时候在一个环境当中,其他人的态度情绪会感染周围的人,好的情绪如此,坏的情绪也是如此。

  贝思甜将衬衣撕下一块,便想着该如何给手指头开个缝,缝不能太小,那样愈合的快,也不能太大,血液流出太多会导致浪费太多精气神,而且愈合的比较慢。

  贝思甜来到小窗口下,接着昏暗发黄的光亮看了一眼这布的大小,然后找了找有没有尖锐之物。

  尖锐的物品倒是有,还不少,这封闭的小房子都是铁皮围制成的,因为时间长了,边沿部分便会翘起一些,没有比这个更加尖锐的了。

  贝思甜比划了一下,一旁的魏仲熏看的有些蛋疼,呲牙说道:“要是不小心划一下还不觉得什么,这特意准备划个口子,就不免让人心里难受。”

  贝思甜瞥了他一眼,冷哼一声,“谢谢你提醒我。”

  魏仲熏摸了摸鼻子,他就是说一说自己的感受。

  贝思甜估摸差不多,回头对为魏仲熏说道:“把你外套脱了。”

  魏仲熏一怔,“为什么?”

  “把窗户遮住。”

  魏仲熏随机明白,因为制符的时候会有淡淡的光华,澳门赌博网站:她这是担心会露出去,被外边发现,不过他觉得贝思甜有些多虑了,这里光线昏黄,那点青色的光华一闪而过,根本就不会被任何人看到,实在太淡了。

  不过既然贝思甜这么说,魏仲熏也没有反驳,将衣服脱下来举起遮住窗户,侧头问道:“这样行吗?”

  贝思甜轻‘嗯’了一声,然后将那块衬衣上的布托于手掌心上,另一只手迅速地划过尖棱部分,刺痛传来,鲜血涌现。

  贝思甜不敢迟疑,手指轻巧地动了起来,悦动在柔软的衬衣布上,动作行如流水,优雅自然。

  随着她的血液在衬衣布上形成一个个符号,青色的光晕在指尖点点泛起,最后光芒越来越亮,越来越浓。

  若非魏仲熏用厚厚的外套将小窗户遮上,这么纯粹的光芒肯定会被外边的人发现。

  因为这里太昏暗了,这青色光芒干净纯粹透亮,在这昏暗的黄色光芒中好似清泉流过污浊的大地。

  在这光芒亮起的时候,魏仲熏就惊呆了,他双手还保持举着衣服的姿势,头恨不得扭一百八十度,眼睛瞪得贼大,眼前这一幕让他根本无法相信!

  他看到了什么?

  那是……点灵成符!!

  角落里的田智看着贝思甜也目瞪口呆,此刻的贝思甜好似落入凡间的精灵,带着一抹灵动自然的气质,那青色光华随着那轻舞的手臂上下左右翩飞,映衬着她的面颊恬静美好,让人看了便心神安定!

  田智满目震惊,他是眼看着贝思甜在小窗口那里开始挥动手臂的,此刻看的也十分清楚,她的手上空无一物,那青色光华全是凭空泛出来的!

  这怎么可能!

  这太不可思了!

  刚刚她和魏仲熏的话他都听在耳朵里,所以他知道,表姐这是在制符呢!

  怪不得表姐说符水制作过程没办法用言语表述,他一开始还有些不信,现在看来,果然没办法用言语表述。

  最为吃惊的还是魏仲熏,难怪贝思甜说不需要那些东西,她竟然会点灵成符!

  这一刻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们魏家和左派陶怀林都没办法治好周将军,贝思甜出现就见效了,她根本不是普通的玄医!

  玄医也是有相应等级的,只不过这个等级没有那么明确,通常都按照青色光华的浓和淡来判断,这个可以通过符粉判断,除此之外便是药效。

  虽然等级不是很明确,可的确有这样的分别,但是有一种却是凌驾于所有级别之上的。

  这便是点灵成符!

  点灵成符是脱离符媒而存在的,在制符成功之后进行自燃,化成的符粉细腻均匀,说的夸张一点,每一粒符粉上的药效都是一样的!

  点灵成符这样的境界,魏仲熏只在历史记载当中读到过,他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他竟然可以亲眼看到!

  此时此刻,他觉得真是不虚此行,即便被牵连了,他也觉得毫不后悔,再来一次他也愿意。

  最后点灵部分十分重要,贝思甜聚精会神,魏仲熏屏住呼吸不敢打扰,田智也咽了口口水睁大了眼睛。

  点灵顺利,符成!

  在符成的瞬间,玄符无风自动,凌空悬浮于贝思甜的掌心之上,从下开始自燃,瞬间燃尽,化作符粉落于贝思甜的手掌心中。

  狭小的空间重归黑暗,整个屋子里听不到一点省心,哪怕是呼吸声也听不到。

  这次制符过程只有不到三分钟!

  良久,田智觉得有些憋闷,这才长长吁出一口气,紧接着听到魏仲熏倒吸凉气的声音。

  “你……你到底是谁!”

  会点灵成符的人不可能是无名小辈,为什么他从前从来没听到过贝思甜的名字?

  贝思甜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说道:“一会我给你们克制的药粉,抹于鼻子下方就不会中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