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19章
  也不是不能制药。”贝思甜轻声说道。

  符纸和毛笔只是辅助,贝思甜可以点灵成符,她主要仰仗的是精气神,只要能将符号绘出来,以她的精气神为引,就可以点灵成符,只不过这样所消耗的精气神是平时的两三倍,不得已没有人会去做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但是如果在这里点灵成符,势必会让魏仲熏看到,这种事情十分隐秘,除了几位亲近的人,便只有师徒关系才可以。

  这是贝思甜犹豫的地方。

  不过她也不是不知变通的人,在生命受到极大威胁的时候,她只能放下这样的规矩,毕竟命要紧。

  贝思甜心中还有一丝挣扎,这时候漆黑的角落当中传来一个弱弱的声音。

  “表姐……是你吗?”

  是田智!

  贝思甜倏然回头看去,除了小窗户透出薄弱的淡黄色光亮,那角落里什么也看不到。

  “是小智?”

  “是我……”田智的声音带着颤音,显然是吓坏了,长这么大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他真是受了刺激。

  贝思甜向前伸了伸手,前边黑的让她不敢迈步,“小智你怎么不过来?”

  田智见到熟悉的人,情绪好像稳定了不少,说话也正常了很多,回道:“我被绑住了,表姐,我就在你的右手边,但绑住我的是铁链子,没有钥匙打不开的!”

  魏仲熏轻拍了拍贝思甜的肩膀,说道:“我去看看。”

  他是男的,怎么都比贝思甜要强,如果有变故,他也可以应对,现在那边一团漆黑,他们不得不谨慎。

  魏仲熏身上连个火柴都没有,也不可能照亮,只能摸索着过去,很快他就摸到一条冰凉的铁链,然后是一个有些颤抖的身体。

  魏仲熏摸索了一番,发现田智被绑在一个一个椅子上,椅子焊在地面,身上用绳子绑着,这样是怎么也跑不了的。

  他心中闪过一抹疑惑,他们这是真的在找接班人吗?为什么会如此对待接班人!

  “的确是被铁链锁住了。”魏仲熏说道。

  贝思甜伸手走了过去,来到田智身边,摸到那有拇指粗细的铁链子,心头闪过一抹愤怒,她面色越加冰冷起来。

  “你知道钥匙在哪吗?”贝思甜沉声问道。

  田智点点头,随后才发现她看不到,忙说:“在那个胖子身上!”他记的那胖子把他锁上以后就把钥匙放兜里了。

  “表姐,你是来找我的吗?”田智问出这句话显得有些激动。

  虽然关在这黑暗的地方还不到两个小时,可是他感觉过了好几个世纪那样漫长,这空间狭小,黑暗,带着一股发霉的味道让人作呕,最让他害怕的是,他估计很快就要死掉了。

  他可是清楚的记得,那些人说要放干净他的血!

  贝思甜还没说话,一旁的魏仲熏没好气地说道:“废话,不是来救你的,我们能陷在这里吗!”

  田智没有因为他恶劣的态度怎么样,想到贝思甜回来救他,心里就感动不已,在这种环境下,他十分需要哪怕一点点的温暖和慰藉。

  现在知道贝思甜是专门来救他的,他忽然就有些哽咽起来,不过让他生生咽了下去,好歹他也是十九岁的大男人了,怎么能在女人面前流眼泪,表姐都这么淡定,知道他居然害怕成这个样子,澳门赌博网站:肯定会笑话他的!

  他的确是害怕,不过此刻哽咽绝对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在这冰冷黑暗中涌现的温暖光亮,才让他鼻子泛酸。

  魏仲熏见贝思甜一直沉默,不知道她在想什么,问道:“干什么呢?不会害怕的发抖呢吧?”

  他当然知道贝思甜没有害怕的发抖,若是发抖也不会等到现在了。

  “我在想,该制什么药才能出去。”贝思甜在摸到那条拇指粗细的铁链时,就下定决心了。

  如果是找接班人,绝对不会如此对待田智,他们八成是要用田智做药,如此一来,他们也不可能让他们活下去,更何况魏仲熏已经说出他是魏家的,就算为了不被魏家联合其他家族打击报复,他们也不会让这两个人走出去的。

  魏家的打击报复不可怕,可怕的是魏家的打击报复会让他们浮上水面,军队可不是摆设!

  魏仲熏在黑暗中摊了摊手,“老实说,我从一开始就特别想看你制符,但这种事都属于亲密之间的玄医才会有的,我主动投诚,也不好意思开口,现在你就算想制符给我看,没有符媒,没有毛笔,没有符纸,你该怎么制符?”

  贝思甜清浅的声音响起在黑暗当中,“毛笔可以用血液代替,符纸可以用衣服代替。”

  魏仲熏差点没笑了,“我知道你厉害,但是这两样东西能制成符的几率太低了,不说别的,就算你真的有这本事,符媒用什么代替?现画吗?就算制成了,我们身上的火柴打火机都被收走了,你怎么燃成粉?”

  这些问题都是非常现实的,不是光凭想象就可以解决的,就算贝思甜再厉害,也不可能做到!

  “我不需要那些东西。”贝思甜只说了这么一句,便沉默下去。

  魏仲熏有些不信,玄医哪有不需要这些东西的,不过他知道贝思甜不是瞎说,心想难道有其他的办法?

  这么想着,他还是无法说服自己去相信,毕竟这些东西不是凭空能够变出来的。

  制符如果用布也是有讲究的,太糙的符号画不连贯根本无法成符,所以还必须找一些细致的。

  贝思甜思来想去,就只有她里边那层小衣服可以了,她习惯在文胸外穿一层柔软的衬衣,这样舒服又贴身,用这衣服正好可以制符。

  血液,就只能咬破手指了,还要保证手指在画符期间不自己愈合,这个倒也好办,将口子开大一些……

  贝思甜想罢就开始动手,这里这么黑,她就算解开衣服也不用担心被看到,她在一个地方开了个小口,然后一扯就扯下来一块。

  魏仲熏听到声音,顿时问道:“你真打算制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