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18
  司机王涛去了侧面半天也没有回来,贝思甜和魏仲熏相视一眼,均看到对方眼中的担忧,难道是遇到什么危险了?

  又等了一刻钟,依然没有见到王涛出来,贝思甜知道情况有变,决定暂时先退走,别到时候全折在这里,连个报信的人都没有。

  她向着魏仲熏打了个手势,魏仲熏和她的想法一样,两个人达成一致,便准备向回撤,然后他们刚刚站起来身来,就从四周围过来四五个人,将他们围在中间。

  贝思甜看着这么多人,沉着脸说道:“你不是说只有三个!”

  “是啊,但不保证后来又有来的呢。”魏仲熏苦笑道。

  贝思甜抿嘴,情报有误真是害人,怪不得军队在情报上如此下功夫。

  别说贝思甜是个女人,就算是个男人,两个男人也不是四五个男人的对手,他们除了束手就擒,没有其他的办法。

  两个人被推推嚷嚷地进了废弃仓库,外边是漆黑一片,往里走,在一堆高大的箱子后边,亮着一盏昏黄的灯,不是很亮,但是能够看清楚人的样貌。

  此刻正有三个人在围在一个木头箱子周围玩着牌,听见动静三人也没有抬头。

  其中一个瘦长脸的人眼睛都不往这边瞟一下,便说道:“先扔一边,等我们玩完这一把牌。”

  那五个人便将贝思甜二人推倒在地,然后转身出去了。

  这个仓库算不上很大,好几个地方都有箱子,堆得很高,有的甚至接近房顶。

  贝思甜环视一周,并没有发现田智的人影,也没有看到司机王涛,她又仔细看了四周一下,发觉废弃仓库有个二楼,上边有几间简易的屋子,看上去就像是薄薄一层铁皮围的那种,窗户门倒是都齐全,也能看出是临时应急用的,不过时间太长,外边都长满了绣。

  等了五六分钟,三个人的牌玩完了,那个瘦长脸像是马脸的人抬起头来,眼睛上下打量二人。

  另外两个一个胖子满身都是肥肉,还有一个个子不高,澳门赌博网站:穿着一件皮夹克,头发三七分,显得油油的。

  瘦长马脸男看着魏仲熏问道:“你们两个是哪的?”

  魏仲熏嗤笑一声,“是哪的我干嘛要告诉你。”

  肥胖男抖了抖身上的肥肉,嘿嘿一笑,“不说?这是你小师妹吧,你不说我可就拿她开刀了啊!”

  魏仲熏脸上变得难看,阴沉着脸说道:“你敢!”

  肥胖男呦呵一声,一边往贝思甜走一边说道:“臭小子还来劲,你看我敢不敢!”

  魏仲熏眼看着他那肥胖的大手伸向贝思甜,脸色大变,阴沉着脸说道:“我说!你别动她!”

  肥胖男果然听说,抱着胳膊站在那里笑道:“说吧,别玩虚的,哥们没工夫跟你扯淡,有一句假话我们肯定让你们玩完!”

  魏仲熏脸上阴沉的能滴出水来,他哼了一声,说道:“我们是魏家的。”

  贝思甜垂眸,魏仲熏难道不是在演戏,他怎么将自己的真实身份说出来了?

  肥胖男一听脸上便有了变化,回头和三个人进行了一番无声的交流,那瘦长马脸男走了过来,蹲在魏仲熏面前。

  “小子,别耍花招,你说你是魏家的,总要有个证明吧。”

  魏仲熏冷笑,“我本来就是魏家的,还需要什么证明,你肯定知道我们家族吧,赶快把我放了,不然等我家里人知道,肯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贝思甜看着魏仲熏,这色厉内荏演的真好,这家伙不去当演员可惜了。

  那三人也看出他底气不足,纷纷笑了起来,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们还是决定去查一查,万一真是魏家的呢?

  他们是来找接班人的,可不打算和这些家族起冲突,还没到时候。

  “你们追我们到这里打算干什么?”瘦长马脸男继续问。

  魏仲熏一挑眉,“你绑了我们看中的人,我们当然要找回来,不然怎么跟家里人交代!”

  瘦长马脸男恍然,眼底却是不尽信的神情,不过这个说法倒是合情合理,毕竟他们也是来找接班人的。

  那三七分油头招呼二人去了箱子后边,低声说道:“这家伙或许没说错,这两个人连着三天都来看比赛,和那小子也一副很熟的样子,他们应该没说假话。”

  “是真是假不重要,如果真的是魏家的,必须除掉,不能泄露我们的行踪。”瘦长马脸男说道。

  “不是魏家的也得除掉,他们都看见咱们了,除非加入咱们,不然都得死。”肥胖男眼底闪过杀机。

  三人点了点头,都觉得是这个理,不过资源不能浪费,到时候给这两个人下点药,还能取点精华。

  他们嘴里所谓的精华便是毒血,给活着的人下剧毒,在他们即将死亡的弥留之际将血取出,再制出坏水。

  三人杀人都杀习惯了,对于取人性命一点多余的想法都没有,能够多集一些精华,他们才能制出更多的坏水,对此他们习以为常。

  三个人商量妥当,先去查一查这两个人的身份,将他们带上二楼关了起来。

  临走的时候,三个人将两个人身上的东西搜了一遍,着重将符纸和毛笔以及符媒带走。

  贝思甜身上只有毛笔和符纸,魏仲熏身上却有好几张符媒,全都被搜走了。

  贝思甜不想被那咸猪手搜身,主动将身上的东西交了出来,她穿的也不是很厚,符媒藏不住,而且毛笔和符纸收走了,她就算有符媒也没用。

  三个人还没有弄清楚他们的身份,暂时也不会为难他们。

  门咣当一声关上,屋里漆黑一片,隐约能听到外边三个人嬉笑的声音。

  “这群混蛋,居然将家伙都收走了,没有这些东西,我们想要出去可就难了。”魏仲熏气的咬牙。

  他原先想着制出迷药一类的符粉,想办法扩散到外边,这样从窗户都能逃出去,可现在却不行了。

  贝思甜默然不语,没有那些家伙,不等于无法点灵成符,不过只是制作迷药可不管用,这窗户太小,她或许能逃出去,但魏仲熏肯定出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