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09章
  贝思甜第二天就去卫生队上班了,现在除了田磊基本上都回来了,第三诊室的人看到贝思甜都十分高兴。

  于书芳笑着说道:“小贝回来了,玩的怎么样?听说你去北京外公家了?”

  贝思甜点头道:“是啊,一趟精彩的旅行。”

  齐秀慧也轻笑起来,不过没有说话。

  这时候外边蹬蹬蹬传来跑步的声音,很快马秀丽的身影便出现在门口,她呼哧呼哧地穿着,看着贝思甜哈哈一笑,“你可算是回来了,我们都想你了。”

  沈君平没好气地看她一眼,“你是想人家值夜班吧!”

  值夜班?

  贝思甜想起来,他们已经转正了,也是要值夜班了。

  “哈哈哈,那可不,有了这三个帮手,以后每一个月至少能少值两次夜班呢!”马秀丽开心地说着,将手里的一堆东西放在桌上,又看了看桌上另外两塑料袋。

  “这小贝拿回来的?”

  “是啊,从北京和家里带来的,都是些小吃。”贝思甜笑道。

  马秀丽将塑料袋打开,发现里边有不少好吃的呢,顿时开心地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说:“你们知道吗?咱们这要来个新医生,听说可厉害了。”

  沈君平看着她坐在自己桌子上,眼神微微闪烁,却没有让她下去。

  “是说来一个,还是特邀的,一般特邀的都呆不长,而且地位高,就连孙主任怕是都管不了。”于书芳说道。

  马秀丽微微往前探身,对沈君平笑道:“沈哥,你的地位要不保啦!”

  沈君平一抬头便看到马秀丽笑嘻嘻的面容,眼睛忙转到别的地方,说道:“我不过是帮着孙主任传传话收收东西,哪来的什么地位。”

  “沈哥这可就是你妄自菲薄了,卫生队大家都挺信服你的,你在这瞎谦虚什么劲。”马秀丽双腿微荡。

  沈君平好笑,“谦虚就谦虚,什么叫瞎谦虚。”

  贝思甜看着大家聊着,气氛祥和宁静,她嘴角带上一抹笑容。

  “对了,怎么没有看到丁思思?”贝思甜忽然问道。

  众人一默,均看向贝思甜,马秀丽说道:“你居然还不知道,丁思思没能转正,后来就辞职不干了,要是下放到基层单位,也有她受的,这样做倒也明智。”

  贝思甜点点头,不再多问。

  没过两天,田磊也回来了,这次他正大光明地叫贝贝也没人会说什么了。

  罗佳丽撇嘴,“瞧你那点出息!”

  田磊一瞪眼,“我刚回来你就开怼,给我点喘息时间好不好?”

  罗佳丽噗嗤一笑,“什么时候学会以退为进了。”

  田磊哼哼说道:“我以前只不过不跟你一般见识而已,欺负小女人太丢脸。”

  罗佳丽白了他一眼,嘴角的笑容却加大很多。

  这边沈君平将夜班排了出来,他对三人说道:“晚上基本上没什么事,急救措施你们也都会,万一有个重症,先急救再打电话叫我们,如果看实在紧急,直接送市里医院。”

  三个人表示明白。

  孙旺年知道贝思甜回来了,将她叫到办公室聊了会,他想了想问道:“贝大夫,周将军的病……”

  他之所以有此一问,实在是时间太巧合了,周将军已经昏迷两年了,贝思甜这才过去,周将军就传来病愈醒来的消息,他哪能没有一点想法。

  贝思甜笑而不语,孙旺年更加确定就是她了,不仅叹了口气,这小小的卫生队装了一个大神,这马上还要再来一个大神,他这是要时来运转了?

  那个人的事情是需要保密的,因此孙旺年没有多说。

  贝思甜还没等来夜班,便等到了一个让她意外的人,看着魏仲熏作为特邀医生站在办公室中,孙旺年亲自对他进行介绍,她只想扶额。

  她以为魏仲熏放弃了,却没想到他竟然能够追到这里来,到底是什么事,让他如此执着?

  待孙旺年介绍完,魏仲熏的目光落在贝思甜身上,意味深长地笑道:“好久不见,贝大夫。”

  他没有再称呼罗夫人,而是直接称呼贝大夫,显然是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

  贝思甜淡淡一笑。

  一旁的孙旺年眼中闪过一副果然如此的光芒,两个都是玄医,还真的偶读互相认识。

  其余的人就有些惊讶了,魏仲熏可是特邀医生,贝思甜是刚刚才转正的医助,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倒是罗佳丽眼中闪过惊讶,她在魏仲熏出现的时候就显露出惊讶的神色,在听见魏仲熏同贝思甜打招呼的时候,她看向贝思甜的目光也有些惊疑了。

  魏仲熏没有和卫生队的医生们在一起办公,孙主任给他安排了一个单间作为办公室。

  “贝大夫能来我的办公室一趟吗?”魏仲熏临走之前说道。

  贝思甜只好过去,她也想看看魏仲熏到底要干什么。

  到了办公室,魏仲熏正欣赏着窗前的一盆绿萝,听见门响,才转头看过去。

  “贝大夫刚刚从医助转正?”魏仲熏饶有兴趣地问道。

  贝思甜默然不语,看着他说道:“你有什么事吗?千里迢迢追到这里。”

  魏仲熏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贝思甜坐下,“贝大夫藏的很深啊,怎么?不打算继续隐瞒了?”

  贝思甜微微蹙眉,从他的语气当中似乎听出一丝愤怒,她不由说道:“怎么做是我的事。”

  她说着,坐在了沙发上,“倒是魏先生,一而再再而三的接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魏仲熏眼皮子一跳,知道自己有些带情绪了,这位姑奶奶现在可得罪不起,他轻咳一声,“先恭喜贝大夫治好周将军的病!”

  “谢谢。”贝思甜坦然道。

  “其实,我是想请贝大夫帮忙的。”魏仲熏觉得现在说出来不太好,毕竟刚才两个人之间气氛有点不妙,可他又怕贝思甜把他当成意图不轨的,那样就更糟糕了。

  他知道是他心急了,以至于走了一步烂棋。

  “不帮。”贝思甜直接便说道。

  魏仲熏脸色一紧,她连让他说出口的机会都没有就拒绝了,显然对刚才和以前的事情都感到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