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06章
  贝思甜回到小院之后,发现家里多了一个人,正是那个装神弄鬼的郑璐璐。

  郑璐璐是来和她告别的。

  “过完年了,我也该回去了,我家在津城,要是以后有机会再回来找你。”郑璐璐说道。

  这段时间郑璐璐偶尔回来贝思甜这里做客。

  “找我做什么,来吓唬我吗?”贝思甜揶揄地说道。

  郑璐璐青葱手指挠了挠脸颊,不好意思地说道:“你别笑我了,这件事都快成我黑历史了。”

  “我也要走了,回安定市。”贝思甜说道。

  “安定市?”郑璐璐一喜,“那样咱俩倒是离得不远了啊。”

  的确不远,安定市距离津城只有两个小时的车程。

  “对了思甜姐,我知道你是学中医的,你看看这里边有没有你用的上的东西,要是没有的话我就准备扔掉了。”

  郑璐璐将桌子旁的一个小匣子拿过来,这小匣子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很古朴陈旧。

  “这是我小时候的宝盒,里面珍藏的都是我小时候的宝贝和回忆。”郑璐璐笑着说,“这是我在你住进来之前挖出来的,被我藏到一个很隐秘的地方,这房子换了这么多主人也没有被发现。”

  贝思甜看着她脸上的得意,摇头失笑。

  “因为我家以前也是中医世家,虽然后来变成这样,不过以前也有一些方子的,都是我和爷爷打赌,被我赢过来的,可惜我对医学这方面没有天赋。”

  如果大哥还在,这些东西说不准大哥能用上。

  郑璐璐想起那个不知所踪的大哥,心里一叹,也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希望能够再见一面。

  她将小匣子打开,然后往桌上一扣,所有东西都被扣在桌子上,让贝思甜颇为无语。

  “这不是你的宝贝吗?你就这么粗暴地对待你的宝贝!”贝思甜挑眉说道。

  郑璐璐哈哈一笑,“一样一样往外捡多麻烦,而且小孩子的宝贝能是什么真正的宝贝啊。”

  贝思甜看过去,里边有陈旧的小荷包,里边是几根变成黑色的银针,还有一些毛笔,毛笔比较短小,像是给小孩子准备的,除此之外的确有些发黄的方子。

  中医世家,就算是小孩子的宝物,都和中医脱不了关系,贝思甜不禁笑了。

  “这些方子是我从爷爷那里赢过来的,可惜我都看不懂,就算学了两年医,我也看不太懂,有些倒是能看明白,不过现在西医打针吃药这么快捷,这些我也从来没用过。”

  郑璐璐吐了吐舌头,“要是让我爷爷听到这话,肯定要瞪我了。”

  贝思甜拿起一个发黄的方子,上面记载的是治疗支气管炎的,只不过这样吃下去,顶多一时有用,没办法根除的。

  贝思甜又看了两个方子,都是类似的,有些像是偏方,“这些东西留着是个念想,干什么要扔了?”

  郑璐璐叹了口气,我家遭遇了那种变故,现在家里谁也不说中医的事情,就是看病也从来不去中医院,就怕想起一些不开心的事情。

  这些不开心的事情,只要想起来,就会影响好几天的心情。

  贝思甜不再多说,拿着一些方子随意看着,她展开一个十分陈旧的黄纸,发觉上边是一张奇怪的图纸,不由地问道:“这是什么?”

  郑璐璐拿过来一看,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刚开始我跟爷爷要,爷爷死活不给我,后来在家变前夕,我和爷爷玩游戏,爷爷输了就把这个输给我了,我当时还得意了好久,可是这东西我看不懂,这还有好几张呢。”

  郑璐璐从里边摘了几张出来放在贝思甜面前。

  贝思甜拿起来一张一张看,越看脸色越是凝重,这东西仔细看,竟像是话在符纸上的符号!

  在符纸上画下符号,是点灵成符的一个组成步骤,这些符号代表着药性,不同的符号会制出不同的玄符,再配合相应的中草药。

  若是不懂的人自然看不懂,虽然外边有很多古怪的东西,但贝思甜看到其中的几个符号,立刻便认出这些玄符符号!

  郑璐璐手里竟然会有这些东西,这到底是什么?

  贝思甜虽然一时半会还看不出来,但是可以猜到,郑璐璐家肯定和玄医有关系,只可惜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也无从问起。

  “思甜姐,你要是有用就拿走吧,这东西郑家家变之前爷爷给我的,那时候不懂事,现在想想,爷爷肯定知道家里要有变故,才会将东西放在小孩子那里,这样不容易引人怀疑,所以我想,这东西应该不是太没用的东西。”

  何止不是太没用的东西……

  贝思甜心中疑惑,“你既然清楚,为什么不自己留着?”

  郑璐璐无奈地笑了笑,“我父亲已经发誓不再看病,我母亲本来就不是中医,我也不是那块料,我们留着这个,除了浪费便是徒增烦恼,看一次想一次,倒不如送给思甜姐,反正如果你不要的话,我就准备烧了。”

  贝思甜点点头,“我也想知道这是什么,先留在我这里,你如果想要,随时可以拿回去。”

  郑璐璐笑笑不语,她如果真的想要,也不会给贝思甜了,这东西留着一点用处都没有。

  郑璐璐第二天一早就走了,贝思甜比她晚走了半个小时,和来的时候差不多,是田磊和田秋一起送她,旁边还多了一个翁永安。

  临到进站之前,贝思甜笑着说道:“姐夫,药至少吃半年,这半年不要抽要不要喝酒,不然会功亏一篑的。”

  翁永安点头表示知道了,虽然他接了马天来的生意,经常会有应酬,但是为了田秋,他也会滴酒不沾的。

  田磊有些闷闷不乐,“贝贝怎么不跟我一起走?”他再过几天也要回安定市,可是贝思甜不等他。

  田秋白了他一眼,“等你干什么,人家得赶紧回去投入老公的怀抱。”

  贝思甜白了她一眼,脸颊微红,老实说,她的确有些想罗旭东了。

  虽然每天都有通话,可是看不到人啊。

  “行了你快走吧,等到了地方给我们打电话。”田秋说道。

  田秋二人暂时住在贝思甜的小院当中,贝思甜不愿意让小院空着,正好两个人的房子还没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