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05章
  贝思甜点点头,她也想当面同杜凯博和梅西元道别。

  下午的时候贝思甜就同田青辉一道去了干休所。

  路上,田青辉问贝思甜真的要走了。

  贝思甜浅笑,“周将军治好了,年也过了,还留下来做什么?”

  田青辉沉默,想了想忽然想起田智,问道:“对了,田智那孩子怎么样?”

  “天赋和悟性绝佳,是个值得培养的。”贝思甜道,“不过我们收徒有讲究,这个急不得。”

  田青辉点点头,他就是顺口问一问。

  “大舅,最近两天似乎没看到魏仲熏?”贝思甜问道,她觉得魏仲熏前段时间一直在盯着她,可是后来突然就不见了。

  “那位现在好像有点忙,听说来了位师妹……”田青辉想起最近一次看到魏仲熏,是看到他缩在胡同旮旯躲人,就忍不住想笑。

  贝思甜一听松了口气,她还真怕魏仲熏对她有了别的手段,虽然不知道他找玄医做什么,可是看他那股劲,似乎非要找到她不可。

  魏仲熏现在轻易不敢出现在干休所,所以贝思甜现在去几乎很安全。

  来到干休所,田鹤鸣和田鹤真堂兄弟,杜凯博和梅西元两位院长都在,田青耀也在一旁,都在等着她到来。

  “让你们久等了。”贝思甜浅浅一笑。

  杜凯博忙摆手,“贝大夫客气了,坐下喝杯水吧。”他给贝思甜倒了一杯茶水。

  对于杜凯博这样,旁人已经习惯了,更何况贝思甜没有架子,杜凯博本身也不是个拿架子的人,梅西元就算偶尔有一点,也不好意思摆架子。

  众人坐下喝了两口水,便一同下楼去了周将军的病房当中。

  杜凯博将周将军的情况做了一个简短的报告,基本上和贝思甜当时预料的一样。

  “难怪贝大夫没有再来一次,当初你说的那些基本上已经涵盖了可能发生的,连措施都准备好了。”梅西元佩服地说道。

  他这人也是个和气的人,但是让他阿谀奉承却是不可能,所以他的夸赞都是发自内心的,他是真的很佩服这个年轻的玄医!

  “梅院长过誉了。”贝思甜笑了笑。

  众人一同进了大厅,田鹤真和田青耀留在了客厅,其余的人跟着贝思甜一起进了房间。

  房间当中,床头已经摇起一点,周将军正靠坐在床上,看着手里的军部简报。

  昏迷了两年,这两年发生了什么,他想知道。

  “周将军,贝大夫来了。”杜凯博笑道,周必武自从醒过来就一直想要见一见这位救了自己的玄医,直到现在才见到。

  周必武的视线一下子便落在中间的贝思甜身上,这里边只有她他不认识。

  在看到贝思甜的面容之后,他脸色微变,喃喃说道:“原来是你!”

  在场的众人包括贝思甜都是一怔,贝思甜歪头问道:“周将军认识我?”

  周必武定定地看着贝思甜,“你不认识我?”

  “在此之前,我不认识周将军。”贝思甜回道。

  周必武皱眉,“不管你承认不承认,说到底,你还是来救我了。”

  贝思甜嘴角抽搐,周必武说的认真,不像是和她开玩笑,可是她在此之前从来没见过他,这话又是从哪说起呢。

  这话贝思甜都不知道该如何往下接,她苦笑着面对众人看向她的目光,她也很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周将军,我想你是认错人了。”贝思甜苦笑着说道。

  周必武抿嘴看着他,脸上的神情好像在看一个撒谎的孩子。

  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调理,周必武不再瘦如枯槁,脸上有了点肉,虽然看上去还是蜡黄蜡黄的,不过再没有了苍白。

  周必武不能说很英俊,应该说长得很正派,浓眉大眼,面容严肃,眼神锐利,看上去十分威严,将军人的肃目严正体现的淋漓尽致,这些结合在一起让人觉得很英武!

  杜凯博等人不好接刚才的话,只能围绕着周将军的病情来说,在杜凯博的引导下,贝思甜给周必武检查了身体。

  “你姓贝?”周将军看着围绕着自己转的小姑娘问道。

  “是的。”贝思甜回答。

  “你是玄医?”周将军又问。

  贝思甜点点头,抬头看向他,便看到了他眼中的戏谑,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

  “你姓贝,又是玄医,长得还一模一样,天底下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周必武笑的有些嘲弄,那意思好像在说,你就算假装不认识,也要换一个身份换一个脸面啊。

  贝思甜颇为无语,这是又绕到了这上边,她现在也对周必武嘴里的那个人感到好奇,姓贝,是玄医,和她长得还一样,世界上真有这么一个人?

  “周将军在哪里见到那个人的,有机会我倒是也想见一见。”贝思甜道。

  周必武闻言,微微沉脸,看样子她是不会承认了,难道有什么不能承认的原因?

  他这么想着,不再多说,任由贝思甜检查了一下,取了一滴血。

  连手法都一样!

  “坏水已经彻底消融,不过身体还需要好好调理,不然很容易落下毛病的。”贝思甜对杜凯博和梅西元说道。

  “我会将一些调理方子放在田家,这方面还是由中医来吧。”贝思甜交代着。

  直到贝思甜和杜凯博等人离开病房,周必武再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只是眼睛一直盯着贝思甜,像是要将她看出一个洞来。

  带上门,来到厅里,贝思甜才悄悄松了口气,周必武那实质性的眼神太具有压力。

  “杜院长,梅院长,我这两天就准备走了。”贝思甜说道。

  杜凯博和梅西元大感诧异,不约而同地说道:“贝大夫要去哪?”

  贝思甜笑道:“这边的事情结束了,我本来也是临时来的北京。”

  具体是哪她没说,不过杜凯博却是能够猜到,当时田老大夫是去安定市找的外孙女,贝思甜八成是要回安定市了。

  只要能找到人就好,澳门赌博网站:还能限制人的自由不成。

  杜凯博想了想还是问道:“贝大夫,你和周将军……”

  贝思甜差点举手投降,“相信我杜院长,我真的不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