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02章
  贝思甜听了马天来的话点点头,“再喝几次药,你儿子清醒的时间会越来越长,很快会恢复正常的。”

  毕竟不是将坏水喝下去,所以马冬的状况反而比马天来还要好。

  马天来知道贝思甜不是一般人,对她十分恭敬,能够认识一位玄医,这是多大的荣耀,而且玄医啊,谁不生个病什么的,认识这样一个人,就等于生命有了更多的保障!

  “贝大夫,真是太感谢您了,我马天来遇到您,真是三生有幸!”马天来说的话虽然有些夸张的成分,可是一想到儿子醒了,他心里的感激却是真的。

  翁永安和田秋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澳门赌博网站:田秋还好,不知道马天来是谁,翁永安却是非常清楚,马天来可是翁家最具实力的合作人之一,他那次合作的主要洽谈人,他当初为了那次合作,可是着重查了马天来的身份地位以及一些喜好。

  因此翁永安很清楚马天来是什么人,什么来头,所以看到马天来对贝思甜如此恭敬,甚至带着讨好的意味,真是惊掉了下巴。

  马天来余光扫了翁永安一眼,轻声对贝思甜说道:“您让我办的事情我也已经办好了,今天他们就会收到书面协议了。”

  贝思甜微微一笑,点头表示知道了,马天来见此,知道她和翁家依然有嫌隙,至于为什么翁家的继承人在这里,他也不好多问。

  “那个,贝大夫,您要是有时间,能不能再去看看我儿子?”马天来说道,他担心会出其他问题。

  “不必了,按时给你儿子吃药就行,倒是你,再不抓紧点的话就危险了。”贝思甜道。

  马天来一听心里一紧,儿子不要紧了,他也要担心自己了,他忙道:“那贝大夫,我这个可怎么办?”

  贝思甜挑眉,“你该不会以为我的药是免费的吧?之前的交易等你儿子好了就算结束了,你的另外算。”

  马天来连连点头,“这个是自然的,原本这药就是想买也买不到,贝大夫肯出手,我已经感激零涕,哪里还能恬不知耻的认为和药是免费的!”

  符水原本就是千金难买的,贝思甜可不打算一直免费下去,以后除了真正的疑难杂症,就算是军部的人请,也要收费的。

  “我记得你是八点半左右就开始疼对吧?”贝思甜问道。

  马天来应是。

  “晚上七点来这里,我给你进行治疗,一次治疗五百。”贝思甜说道。

  五百或许对旁人来说很贵,对马天来来说倒不算太贵,就算是五千,他该治疗也得治疗啊,不然小命都保不住了。

  贝思甜这么要价,真的是良心大夫,马天来心生感慨,对贝思甜更加信服起来。

  马天来高高兴兴地走了。

  翁永安看向贝思甜的目光当中带着奇异,他忽然想起来,小秋的这个表妹,似乎从一开始就知道他的那个毛病,因为闹得太乱,这个问题他一时给忘了。

  想到这里,翁永安不自觉地走了过去,坐在梅花石凳上,问贝思甜道:“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有那个问题对吗?”

  贝思甜抬眸,点点头。

  “你是怎么知道的?”翁永安忽然觉得这个问题很重要,他可是连家人都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那几个外国的医生。

  “看出来的。”贝思甜道。

  翁永安抿嘴,显然并不相信,一旁的田秋说道:“贝贝说的应该是真的,老中医都可以通过面向观察的,不过贝贝这么年轻都能通过面向观察了,怪不得奶奶这么喜欢你。”

  田秋也有些惊讶,她知道贝思甜是学中医的,也知道爷奶对她赞誉有加,可是没想到她的水平比她想象的还要高。

  贝思甜浅笑不语。

  翁永安看了田秋一眼,随即问道:“如果、如果我要治的话,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其实他心里已经决定,不管有多大,只要有希望他就准备治,尽管田秋说不在话,可是谁不希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尤其是他和田秋的孩子!

  贝思甜浅浅一笑,“我说过,你的问题不是大问题,治好并不难。”

  翁永安的心一下子就浮到了水面上,既有看到天光的惊喜,又有沉浮不定的恐惧。

  贝思甜说的很轻松,可是翁永安却是再做心里建设,让自己的希望不要抱的太大,这样即便失败了,他也不会感到太失望!

  “一瓶药多少钱?”翁永安听到了她刚才和马天来的对话,五百他以前不是出不起,不过既然已经脱离翁家了,他还要想办法从头再来。

  贝思甜笑笑,“我要是收钱的话,表姐会不会打我?”她开着玩笑。

  田秋却认真地说道:“收钱是天经地义的,该收就要收的,不过能不能先赊账?”

  她怕是从家里也要不出钱的,尤其是给翁永安治病。

  贝思甜摇头失笑,“不要这么认真好不好,看在表姐的面子上,这钱我就不收了,不过,姐夫可要对表姐好啊,不然,我能推你上马,便能拉你下马。”

  贝思甜虽然笑着,可是翁永安却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郑重地点头道:“得来不易,我会好好珍惜的。”

  小院这边一派宁静祥和,田家却是不太平。

  上午闹了那么一场,尽管最后翁家灰头土脸地滚蛋了,可董凤珍还是气的要命,都被人这么找上门了,她能好受的了。

  下午几个儿媳妇听到信当先赶了回来,听说了前因后果,也都气的不行,雷叶红瞥了瞥嘴,原本翁家就不待见田秋,还非要将人嫁过去。

  几个媳妇正讨论着,谁想到下午翁家又来人了,这次不仅有翁老太太和冯欣莲,同来的还有翁家老爷子翁贵祥!

  “还不向你亲家母赔礼道歉!”翁贵祥冷着脸喝冯欣莲。

  董凤珍忙摆手,“翁老先生可别乱攀亲戚,两个孩子明天就去办离婚手续,哪里还来得什么亲家!”

  翁贵祥叹了口气,“无怪亲家生气,这事就是换做我也会气死,家里老婆子糊涂,儿媳妇是个不消停的,居然带着那么两个人找上了自家人的门,我下午回来听完差点要打死她们!”